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国内中药市场商贩农户囤药致中药材价虚高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1日 11:33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中药材一年涨跌

中药材上市公司及产品股价波动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妍|河北安国报道

  河北安国,中国“药都”,赌客仍未散场,但胜负已然分明。曾经疯狂攀升的中药价格,在政府施压、各方围剿之下终于又急坠至底。在这场资本游戏中,伤了元气的不单是囤积客,还有药农。

  如果药贱不如菜,下一轮豪赌已为时不远。

  药都赌局

  一觉醒来,又亏本上万。

  深秋的早晨,老徐头大口地嘬着烟,蹲在门口,看着满仓库的怀山药,久久叹息。

  老徐头,57岁,河北省安国市药城大街经销商,从业三十余年,主营怀山药、金银花、草果、川芎、黄连等中药材。

  最近三年,老徐头切身体会着“中药赌局”的疯狂,赢和输,都是极致。

  2009年,怀山药的价格坐上了过山车,从3.5元/公斤直接飙升到35元/公斤。“一批货多压上十天,赚个七八万的没问题。”老徐头说,那些日子,遍地都是金子。

  2010年秋,药城大街上,怀山药的单笔成交价一度炒到了55元/公斤。老徐头彻底蒙了,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极限,他有些后悔:“还是没沉住气,出手太早。”

  2011年7月,怀山药的价格逐步回落,刚到32元/公斤,经销商们就一哄而上,家家户户都囤了货,其中也包括老徐头,囤货5吨。

  两个月后,怀山药的价格跌到23元/公斤,老徐头眼睁睁地看着,没有出货,因为出货就会赔本,而且,他相信新的波峰就在不远处。

  10月,新一季的怀山药上市,最高价——10元/公斤,老徐头没有了选择。

  之后的每一天,怀山药的价格都在走低,老徐头知道,“不能再等了。”他开始动用所有关系寻找“下家”,直到半个多月后,一辆来自东北的大卡车停在门口,老徐头出货2吨,8元/公斤,亏本4.8万。

  老徐头是幸运的,因为这一天,只有他出了货,附近的经销商都很久没有开过张了。老徐头也是不幸的,因为他剩余的存货——金银花、草果、川芎、黄连跌幅都过半,任何一样的亏损,都超过了怀山药。

  “没有不赔的品种,90%以上的中药材都在大跌。没有不赔的经销商,十万以下的不叫赔,赔个几十万上百万的到处都是,关门多少家了。”老徐头满眼血丝,感慨道,“这三年,比我之前的三十年都刺激。”

  秋意渐浓,寒冬将至。在素有“药都”之称的河北安国,数千家经销商都在感受着彻骨的寒冷。在安国背后,是整个中药材市场的大萧条,根据全国中药材市场价格指数(综指200)显示,7月至今,从2900左右的高点下行400多点,抛售成风。

  “愿赌服输”

  “三个月前,到处都是买卖,现在,到处都是打牌的。”

  “炒药就是赌博,愿赌服输。”每一个安国药商都熟知这个游戏规则。

  河北安国,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自古便有“举步可得天下药”、“草到安国方成药,药经祁州始生香”的美誉,在这个以药闻名的小城里,中药材收益占全市GDP的三分之一以上。

  进入安国,直奔“天下第一药市”——东方药城,全国最大的中药材专业市场,上市品种2000多种,年成交额达45亿元以上,药材吞吐量10万吨。

  可是,在今年的“金九银十”,东方药城却格外冷清,广场上排列着几十辆准备“跑货”的大小卡车,司机师傅在挂斗中酣然入睡。“没活呗,都闲了一个月了,车都没发动过。”大刘师傅说,去年一整年,他没有休息过一天,每天都能从东北到安国跑个来回。

  交易大厅共两层,一层主打常见药材,如当地自产的怀山药、菊花、防风、桔梗和外地运来的三七、茯苓、白芷、南星等。偶尔有三两散客在摊位前张望,要货不多,都是半斤一斤自家食用,摊主自然也懒得招待,只是从牌桌旁站起身来,漫不经心地报价,眼睛还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牌。

  在楼梯拐角处,刘大姐和雇工用手中的刮片熟练地去掉桔梗的硬皮。“这种‘细活’是为了讨好散客,买回家就可以直接入锅了。”刘大姐说,原来都“论车出货”,根本不用做“细活”。三个月前,刘大姐以63元/公斤的价格囤了2吨的桔梗,现在卖25元/公斤都出不了货,桔梗不易储存,已经渐渐发霉腐烂了。

  二楼主打珍稀药材,如朱砂、珍珠、蜈蚣、蛇皮、海胆、鹿茸等,一连三四家摊位都蒙着蓝色的塑料布,压根没有开张。

  突然一阵嘈杂,原来是内蒙古赤峰市卫生系统的人前来采购,摊主们慌忙扔下扑克牌和棋子,蜂拥而上。“我们只是补缺,少量进货。”话音刚落,唏嘘声一片,采购方告诉记者,中药材价格只会跌不会涨,他们要等,等到最低点。“我们有大批库存,耗得起。”

  摊主刘喜来扎紧了满袋子的水蛭,决定不卖了。“我760元/公斤进的货,现在市价不到500元/公斤,怎么卖?”刘喜来决定,把百余斤水蛭存放在附近的一家冷库里,虽然成本又会增加上千元,药价也会因冷冻过而降低,但他决定赌一把。“也许过年时价格会好些。”

  “三个月前,这里还走不动人,广场上都在买卖,看看现在,到处都是打牌的。”交易大厅管理所所长杨林望着他管理的1300多个摊位说,“90%以上的摊主都赔了钱,明年怎么收摊位费?”今年3月,考虑到中药市场一片火爆的盛况,交易大厅的摊位费也上涨了30%,1.5平方米的摊位平均年租金3200元。

  上午11点,交易大厅到了关门的时间,摊主们陆续收了牌局,多无进账。

  同样经历“交易寒冬”的还有另外两大中药材集散地——安徽亳州和广西玉林。

  在安徽亳州,土木香、土茯苓、土贝母等基本储备中药材都因价格持续下跌而偶有流动,在广西玉林,黄芪、莲子、当归、胖大海、山楂等多种中药材已经名列“跌幅排行榜”前列,无论是陈货还是新货都有价无市。

热词:

  • 怀山药
  • 中药材储备
  • 土贝母
  • 药企
  • 败酱草
  • 囤货
  • 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