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江西乡村医生现状调查:身份尴尬期待重新定位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7日 18:34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江西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龙南县关西镇新彭村卫生所医生张振煌下乡巡诊 记者 海波摄

  【核心提示】我省(江西)农村人口众多,长期植根于广大农村的乡村医生在维护广大农村居民健康方面发挥着难以替代的作用。随着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和医改工作的深入推进,乡村医生队伍发展也出现了新情况和新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前不久,国家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指导意见》,对于如何完善乡村医生的补偿、养老、培训等政策,改善执业环境,保障乡村医生合理待遇水平等,都有了比较明确的回答。面对这些全新的政策,乡村医生们是如何看待的,他们还有什么具体的建议?他们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能否抓住机会改变自身命运,同时提升所服务群众的基本医疗卫生保障水平?记者就此在宁都县进行了深入调查。

  奉 献

  脚印遍布 执著守护

  “头戴草帽、肩背药箱、双手老茧、两脚泥巴”——半个世纪前,活跃在农村的乡村医生被视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伟大创举。半个世纪过去了,乡村医生依然肩负着基本的公共卫生和医疗服务职能,是农民健康的“第一守护人”。

  “我在去病人家里的路上。”9月26日清晨6时10分,凉风习习,拨通竹笮乡松湖村乡村医生赖文东的电话时,他正骑着摩托车往2.5公里外的病人家里赶。

  在松湖村卫生所见到赖文东时,已是上午8时30分了。他满脸黝黑,笑容憨厚,晨露扫湿了他的裤脚,摩托车刚停稳还没来得及吃早饭,身边就围上了几个患病的村民。他趁着给村民挂点滴的空闲,赶紧给我们介绍起了他的工作。

  43岁的赖文东从事乡村医生工作已有23个年头,他父亲也是乡村医生,现在年过花甲只能在家帮忙坐诊。卫生所的服务对象大约有4000人,赖文东的职责是提供力所能及的医疗服务,以及配合上级卫生行政部门搞好健康普查、疾病防控等公共卫生服务。

  几十年来,不管是数九寒冬,还是炎炎夏日,他们父子俩从来都是有叫必到,还每天坚持主动下到各个村小组巡诊。赖文东说,他们是离村民最近的医生,病人在第一时间得到救治是他们的天职。虽然辛苦,但他们父子俩却很欣慰。村民对他们很尊敬,无论走到哪里,大家都亲切地喊他们一声“赖医生”。赶上饭点,村民总是争着请他们吃饭。村民说,他们父子俩几十年来脚印踩遍了松湖村的每一户门槛,是行走在田间的健康守护神。

  目前,整个宁都县有乡村医生872人,绝大多数都是中年以上年龄段人,普遍有几十年“医龄”。他们除担负农村一般诊疗工作外,还要协助相关部门完成大量的公共卫生工作,他们用每一个脚印执著地守护着乡亲们的健康。然而,他们没有正式编制,也没有工资。

  迷 惘

  身份尴尬 “坐标”难觅

  9月27日下午,眼看就要下雨,我们是在曾勇革家的稻田里“拦”住他的,他正在抢收晚稻。作为一名乡村医生,56岁的曾勇革必须同时演好两个角色——医生和农民。

  曾勇革是竹笮乡布头村人,20岁开始在村里个人行医。卫生部取消“赤脚医生”称谓后,他考取了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在村里开了一家卫生所,由“赤脚医生”变成了“乡村医生”。因为他只有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并没有取得医师的执业资格证,这注定了他只能在布头村范围内看病。

  “老了,老了,还要学习种田。”谈起新农合试点后收入的变化,曾勇革一脸无奈。2006年以前,由于病人比较多,每个月收入有3000多元,他根本抽不出时间管其他事,家里的几亩地都是租给别人种。2006年全县开始新农合试点,此后,村民看病都跑到有报销的乡卫生院去了,到村卫生所的病人大为减少,他每个月只有1000来元,只能糊口。

  “民办教师和兽医都转正了,就偏偏剩下我们乡村医生。”老曾说到此话题时,眼眶微微泛红,“我本来想不做了,但又担心乡村医生后继无人。另外,我又没有养老保险,不看病不出诊就没有收入来源。真不知道,再过几年干不动了该怎么生活。”

  由于乡村医生的身份依然是农民,被认定为卫生系统的“编外人员”,随着队伍趋于老龄化,养老保险缺失问题日趋凸显。

  老医生退了,年轻医生补充不进来,乡村医生队伍后继乏人,农村三级卫生服务网络的网底正面临着人走网破的威胁。如何妥善解决乡村医生基本待遇和养老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期 待

  重新定位 不再“赤脚”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乡村医生生存压力日益加大,队伍日趋不稳,已经成为影响和制约农村卫生工作发展的瓶颈,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就在于乡村医生的基本待遇以及养老保险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事实上,近年来,宁都县在解决乡村医生基本待遇和“老有所养”问题方面出台了相关政策。在省财政划拨给每名乡村医生每年1800元防疫保健津贴的基础上,县财政再每年给予每个村卫生所360元的补助。此外,县里每年对所有乡村医生开展定岗培训和不定期培训,并为每个村卫生所配备一台电脑。

  7月14日,国家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指导意见》,体现了国家对乡村医生的重视。但是,对于政策到底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乡村医生们仍有担心和期待。

  乡村医生群体的命运,是否再次站到了历史的转折点上?针对《指导意见》许多乡村医生都谈了自己的看法。

  “盼望能对‘严禁以任何名义向乡村医生收取、摊派国家规定之外的费用,要为乡村医生创造良好的执业环境’一条出台更加细化的规定。”

  …………

  “我们不仅希望能‘老有所养’,更希望得到认可。”竹笮乡竹笮村69岁的乡村医生赖应亮从行医开始至今,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乡村医生的命运,《指导意见》的出台让赖应亮老人看到了有生之年告别“赤脚”的希望。(廖鸿鹏 记者 鄢朝晖)

热词:

  • 乡村医生
  • 农村三级卫生服务网络
  • 赤脚医生
  • 老有所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