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连涨三年 要提防辣椒重走姜蒜路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1日 09:30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生活新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连续三年的价格上涨,让丘北的椒农们尝到了收获的甜头。不过对于广大椒农而言,目前的状况并不足以让他们高枕无忧,在过去的10年中,云南的辣椒产业经历了剧烈的跌宕起伏。用椒农的话说,种辣椒的谁没有被“辣翻”过几回?如何不让辣椒重蹈“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在游资撤出之后的覆辙,成为了当前云南辣椒原产地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辣椒价格水涨船高

  当大蒜、生姜遭遇价格寒流时,辣椒却成为了今年农产品中的“新贵”。在和平村农贸市场,产于云南丘北县的干辣椒每公斤售价已经达到了28元,品质稍微差点的也卖到26元/公斤,这样的价格几乎接近2009年的历史最高位。“总体来说,今年农副产品的价格都有所提高,不过干辣椒算是涨得最厉害的,总是会有消费者抱怨说今年干辣椒的价格太高了,但我们也没有办法。”销售农副产品的张老板说,今年以来干辣椒的批发价就一直居高不下,这也导致零售价水涨船高。

  辣椒价格的上涨,自然也让辣椒原产地的椒农们喜笑颜开。在云南丘北县,今年的辣椒才刚刚上市,收购价就一路上涨。“目前,丘北辣椒的平均收购价在每公斤10元左右,随着辣椒收购旺季的到来,预计还有上涨的空间。”丘北县辣椒所的工作人员吴仕先介绍,丘北辣椒近年来呈现出了良好的市场发展前景,因其色泽鲜红、辣味香浓纯正以及维生素含量高等特点而深受消费者喜爱。不仅如此,丘北辣椒近年来的收购价也维持在高位,这大大刺激了椒农种植的积极性,因此丘北县已经连续多年扩大辣椒的种植面积。“去年全县辣椒播种面积为35万亩,今年扩大到了39万亩,预计明年将超过40万亩。”

  辣椒畅销的火热场面还出现在了云南另外一个辣椒主产区——砚山。今年砚山县种植辣椒41.78万亩,达到历史最高。据介绍,砚山种植的鲜食朝天椒、小米椒多数为冬早育苗,早春种植,于7月中下旬陆续上市。虽然今年受旱灾影响较大,产量较往年略低,但辣椒市场价格总体稳定,本地干椒型辣椒(干)价格18-22元/公斤,朝天椒(鲜)价格3.2-4.5元/公斤,小米椒价格2-3元/公斤,椒农获得了较高收益,辣椒种植户平均亩产值均达到2400元以上。在9月辣椒上市的旺季,砚山县城内辣椒交易市场每天都有近400名中小经纪人从事本地辣椒、朝天椒、小米椒收购,椒农带着辣椒从四面八方赶到辣椒交易市场,仅2-3个小时,市场上约150吨的辣椒就全部交易完成。

  “西边太阳东边雨”

  从全国来看,今年辣椒的价格也维持在高位。全国36个大中城市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8月鲜辣椒价格较去年同期平均上涨40.4%。由于干辣椒为一年销售产品,其中去年8、9月份受南方干旱影响,在产季价格出现了较大幅度上涨,其他季节受供应偏紧、成本增加和上涨预期等因素影响,导致了干辣椒价格以上涨为主。对此,也有人将辣椒上涨的势头调侃为“辣死你”。

  然而,并不是所有椒农都如此幸运。在云南其他一些辣椒产地,今年却遭遇了辣椒滞销的悲惨命运。比丘北和砚山的辣椒成熟更早一些的蒙自产区,今年就上演了辣椒收购“滑铁卢”。5月份,在炙热的阳光下上百辆满载辣椒的拖拉机涌入蒙自草坝电机厂辣椒交易市场,一座座小山似的辣椒,把整个交易市场染得通红,空气中也流动着辣椒的清香,然而前来交易辣椒的种植户却是一脸低落的表情。

  据蒙自白平村的辣椒种植户李绍天介绍,4月中旬的辣椒价格在20多元/公斤,而到了5月份,价格狂落到0.2元/公斤,最好的辣椒也只能卖到0.8元/公斤。“20天前,一车辣椒能卖到7000元—8000元,现在只能卖到300多元。别说赚钱,就连成本都保不住了。”李绍天说,一旦辣椒价格低于1.2元/公斤,基本上是本钱都收不回来,今年到头来只能是白辛苦了。

  为什么会出现收购价暴跌的情况?当地农业局的一位负责人介绍,由于今年辣椒成熟前气温上升较快,加速了辣椒成熟周期,成熟采摘期相对集中,供大于求。加上去年冬天气温比往年低,推迟了辣椒的种植时间,造成今年草坝辣椒上市时间推后,早熟的优势大打折扣。另外,今年辣椒主产区海南等地的辣椒种植面积、产量均比去年有所增加,使得草坝辣椒的对外销售也受到一定影响。而今年辣椒收益的惨淡也直接影响了蒙自椒农种植的积极性,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椒农今年的损失超过十万元,“没想到种植辣椒的风险这么大,我不知道明年是否还要继续种植辣椒。”有椒农说。

  辣椒产业的挣扎

  同是云南的辣椒产地,为何会出现冰火两重天的情况?其实,丘北和砚山也曾遭遇过严重的滞销。早在上世纪60年代,云南小辣椒就已经声名远扬。然而,长期以来由于主产区缺乏对这一品牌的保护和培育意识,加之广大椒农在种植上长期信奉“打不走的懒婆娘,晒不死的辣子秧”这种落后观念,视辣椒为懒庄稼,一直都是沿袭传统栽种方法,对辣椒生产粗放管理,致使云南小辣椒品种单一,品质逐渐退化,产量低下。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云南小辣椒在国内外市场竞争中节节败退,备受冷落,以致严重滞销,几乎走不出云南,导致主产区许多农民家里辣椒成堆霉烂无人问津。

  另一方面,由于饮食习惯及传统农业的观念,政府投入不足,缺乏技术、人才储备,专门从事辣椒研究的科技队伍力量薄弱,政府支持辣椒产业发展的科技项目少,导致生产上缺乏高产、优质、抗性强的自主选育的新品种,一些地区长期依靠传统的老品种。而一些地区则依靠进口国外或省外的新品种,但缺乏标准化、无害化生产技术研究和推广应用。不仅如此,云南辣椒种植的困境似乎要比全国更为复杂,云南辣椒种植主要集中在边远山区,大部分销售主体是农民,不了解现代营销知识和国内外市场行情、动态,把握市场机遇的能力差,盲目生产经营,面对变化多端的市场信息不灵,常常处于被动地位。

  尽管经过多年的发展,云南许多辣椒产区已经逐渐形成了企业+基地+农户、企业+农户的模式,形成了合同收购和保护价收购等方式,但是企业和椒农的联系还是以合同契约型为主,缺乏紧密的联系,企业和农户双方的利益缺乏制度保障,二者的利益分配关系还是简单的买卖关系,还不能真正形成“利益均沾,风险共担”的利益共同体。特别是在守约履约上,诚信度差,不是农户不愿将商品椒交给企业,就是企业在收购商品椒时压级压价。如此一来,难以实现辣椒的小生产与流通大市场相接,产业发展跌宕起伏,面积小时,货源紧俏,哄抬物价,掺杂使假;面积大时,产品滞销,价格低廉,挫伤农民种植辣椒积极性。

  正是由于以上的种种原因,导致蒙自今年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惨重的辣椒价格“滑铁卢”。

  如何规避游资影响?

  丘北和砚山的情况要比蒙自好得多。经过政府的多年扶持,丘北辣椒已经初步形成了规模化产业化,这无疑增强了抵御辣椒价格变化的抗风险能力。丘北县的辣椒商人孙世卫说,他现在差不多一年能销售数百吨的云南小辣椒,主要是销往墨西哥、美国等地。在和国外客户打交道中,有些辣椒商还因为信誉好,客户对他们出口的云南小辣椒在售货确认书上不再作质量条款限制,甚至免检出口。

  孙世卫认为,今年辣椒价格上涨一方面是因为云南辣椒品牌效应逐年提升,另一方面则是受国内游资推手的影响。有些辣椒商人去年就发现,一些曾经炒蒜炒姜的游资逐渐转移到了辣椒领域,这也让云南辣椒成为了“香饽饽”。丘北县辣椒所的工作人员吴仕先说,从三年前开始,一些省外的收购商就开始到丘北囤货,特别是在辣椒收购的时节,经常可以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轿车和货车来来往往,在农产品收购已经形成了产地无粮的怪圈后,这些外来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奔着辣椒来的。“从2009年开始,西南五省区大旱导致辣椒主产地减产,也让辣椒经销商们开始担忧辣椒会大幅涨价,于是一些经销商开始囤货待涨,丘北作为全国辣椒的重要产区,自然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辣椒价格的上涨对原产地来说是个利好消息,可这并不能让椒农们高枕无忧。吴仕先的一句话正好道出了最令人担心的事情:“爆炒过后,先期进入的游资或许能挣得盆满钵满,而留下的可能是烂在地里的一堆堆辣椒,最受伤的还是农民。”事实上,只要看看这几年大蒜、绿豆、生姜这些农产品的价格轨迹,就不难发现一旦游资撤出,将对这些产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热词:

  • 7+农业
  • 香饽饽
  • 干辣椒
  • 朝天椒
  • 丘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