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萝卜哥”回顾:伤心农场 萝卜大战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5日 09:34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12月1日,韩红刚集中收地里剩下的红薯。地里散落着被哄抢后留下的破碎萝卜。本报记者 崔木杨 摄

  面对销路不好的萝卜,在郑州城郊种地的“农场主”韩红刚(微博),做了一个特别的决定——让市民免费拔,顺带或可卖些红薯。

  事情的发展不在预料,局面失控了。随后的两天,萝卜被哄抢。红薯、辣椒以及其他蔬菜也被“顺”走了不少。他觉得当时的场面,就像一场战争。

  这场“萝卜大战”后,媒体报道了韩红刚的遭遇,人们又排队买他的红薯。

  □本报记者 崔木杨 郑州报道

  清晨,郑州市郊黄河滩区。

  人群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树林里,壕沟中,脚步急促。

  守在萝卜地里,韩红刚和他的父亲韩顺长心里清楚,局面失控了。

  这个场面的出现,源于韩红刚两天前的一个决定。为了不让滞销的萝卜烂在地里,11月24日,韩红刚告诉媒体,请市民免费来地里拔萝卜。

  之后的两天,城里人、乡下人,都冲进了韩红刚的菜地。他估计先后上万人。

  结果出乎他的预料。40万斤萝卜被拔光后一地狼藉,而红薯和辣椒,也被“顺”走了很多。

  “几万块钱的东西没了。”韩顺长哭了,那是他预备的来年的地租。

  种子

  韩顺长觉得,日子紧巴得让他犯了糊涂。他后来后悔买了最便宜的萝卜种子

  韩红刚租种的60亩田,位于郑州市黄河大堤北侧。田是七年前租来的。

  他说,这些地以前是附近村民免费种,后来管理部门将地收上来以后往外承包。为此,附近很多村民认为他种了村里的地。

  韩红刚在郑州城区租了个小房子住。父亲韩顺长则住在田头。地里主要是60岁的韩顺长在照看。

  韩顺长住的平房,七米长三四米宽,没取暖设施。所有家产是一张铁床、一个掉了漆的桌子、一只猫和一对瘦得皮包骨的土狗。

  过去的七年里,韩顺长始终生活在这里,种地。

  在老家滑县,一家七口人只有十几亩地,一年的收入最多几千块。韩顺长认为,儿子韩红刚租下的地,或许能改变生活。

  韩红刚雇了70岁的李老汉,帮父亲的忙。

  李老汉说,韩顺长当过兵,能吃苦,爱和大家拉家常。老韩每天对着土坷垃拼命。头几年,地里种玉米、麦子和白菜,一年下来有个一两万块的收入。韩顺长每天笑嘻嘻的,有时还和老伴喝上一两口。

  幸福生活止于2007年。那一年,韩顺长的老伴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种地——卖钱——看病——种地”的生活,韩顺长和家人坚持了多年。

  去年秋天,韩顺长的老伴走了。看病花了30多万。

  原本勤俭的韩顺长更加节约。冬天也不生火,电灯几乎不开,两毛钱一个的馍,一天吃六个。肉是奢侈品,一年吃个一两回。

  后来回头想,韩顺长觉得,日子紧巴得让他犯了糊涂。

  去年萝卜价格高,韩顺长和儿子合计着,在田里种萝卜。他没种过萝卜。40元到80元一公斤的种子,他买了最便宜的。

  “老了,老了。”12月1日,韩顺长蹲在地上,用枯树枝一般的手抱着头,说,没想到会因为这种子,落个天大的麻烦。

  种地

  爷俩合计了要种萝卜后,韩红刚决定专心种地。他认为,市民生活好了,农产品会更有市场

  37岁的韩红刚在郑州租房子住,是为了方便儿子上学。

  在郑州种地,带来了与老家不同的生活。儿子放学后能学英语。用他的话来说,娃要是在老家,想学都没人教。城里闪烁的霓虹灯和林立的高楼大厦,也让韩红刚大开眼界。

  他说,在老家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人,视野很窄。杀猪的就知道杀猪的事,养鸡的就只知道该怎么养鸡。他却什么都知道一点。每逢过年回老家,很多村民都请他吃饭。他会跟村民讲述城里的见闻。

  “村上谁挨打了,谁被政府罚了,他们都问我咋弄,在老家我是个小头目。”韩红刚很自豪。

  不过他也有一些遗憾,“城里的小孩都吃什么肯德基、德克士,我儿子从来没吃过”。

  韩红刚是韩顺长的长子,除了跟父亲一起种地外,他还兼职做过烧鸡、推销白酒、养羊等。他说赚少赔多。去年,爷俩合计着种萝卜后,他决定专心种地。

  他认为,市民的生活好了,农产品更有市场。

  成为“专业农民”后,韩红刚把心思都用在了种地上。与他相邻的渔场工人说,韩红刚很勤快,天不明就在地里忙活,等到看不见了才回家。

  他雇不起长期的帮工,只在秋收的时候才请人帮忙,这个秋天,他雇了6个人。

  他也知道网上的“开心农场”,他说“你真种上菜,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春天播种,施肥;夏天除草养地,地里蚊子成群;秋天抢收就像打仗,动作稍慢,一场雪下来菜烂在地里,全年都白忙活。即便在冬天也闲不下来,修农机、给机器抹黄油,“冻得满脸都是鼻涕”。

  他最享受的是秋收后的感觉。不过,今年萝卜大丰收,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丰收

  萝卜丰收了但卖不出,韩红刚不想让它们烂在地里。他决定做件特别的事

  今年10月,韩红刚和父亲韩顺长如往年一样蹲在地里等着来收菜的菜贩。十几个日出日落后,仍不见前来收菜的卡车的影子。

  韩红刚和父亲不是当地村民,政府推行蔬菜的统购统销和他们不搭边。他们也少有朋友,他们的希望在距离农场10多公里、大厦林立的郑州城。

  天渐渐凉下去,担心萝卜烂在地里,韩顺长决定去菜市场碰碰运气。他揣着烧饼,拉了一拖拉机的萝卜,在市场呆了一天,一无所获。

  “从市场回来,菜全都倒进沟里了。”韩顺长说,到了市场里,他才知道,便宜种子惹了祸。

  12月1日,他从床下掏出一个罐子形状的萝卜,“贩子们管它叫罐萝卜。这货水多,炒出来不好吃。没人要。”

  韩红刚一次次到蔬菜批发市场和城里,试图卖掉萝卜。

  在批发市场,他的萝卜车呆了一天。他说管理费和给车加油花了200多块,一天下来萝卜才卖了100多块。

  到城里卖菜是件冒险的事。拖拉机开在大街上,交警要罚钱,随时准备跑。停在菜市场附近,管理员出来嚷嚷着撵人。躲在小区里,也不受城管待见,甚至清洁工也要出来管事。

  韩红刚说,菜根本没法卖,一天换了十多个地方,扣除油钱还是赔。

  卖菜难,困扰的不仅是韩红刚。

  12月2日,在郑州毛庄蔬菜批发市场,几名菜农聚在一起发牢骚。

  菜农刘老汉说,以往希望丰收,现在有点打憷。菜多了,没人要,进批发市场又没有下家。另一菜农拿出一张罚单,罚金600元,无证驾驶,“一车菜也就落个300多块,你说这庄稼人开拖拉机,哪有驾照?”  卖洋葱的小李裹着棉被,在露天市场睡两天了,菜依旧没卖出去。他说,今年运气不好,前些天丰收了的洋白菜,都烂在了地里。

  韩红刚不想让萝卜烂在地里。他每天上网看新闻,家里订了两份报纸。他决定做件特别的事。

  11月24日,他找到媒体说,欢迎市民免费来拔萝卜。

  “城里人吃菜也贵,烂了还不如送给他们吃,没准还能搭着卖点红薯。”回忆起当初做这个决定,韩红刚提高嗓音说,“我是一个花过大钱的人(指给母亲看病花费30万),我的言谈举止和村里人不一样,我对钱看得很淡。

  “采摘”

  “场面太乱了。”这天夜里,韩红刚思来想去,要采取些措施

  11月25日一大早,帮工告诉韩红刚有人来摘菜时,他正在睡觉。

  一个小时后韩红刚出现在地里,给拔萝卜的人当向导。最初的几小时秩序井然,大家还会把萝卜缨子放到指定的地方。

  10点半,城里人来了。韩红刚回忆,当时一辆皮卡车冲进菜地,车停得很猛,几个小伙子扛着麻袋跳下车,直奔菜地。“我说我是管事的,人家连理都不理”。

  皮卡车冲进菜地时,李老汉正在厨房准备午饭,当他走到菜地时,感觉头皮发麻,“黑压压地,地里全是人”。

  韩红刚试图维持秩序,大喊注意素质,不过他的声音被人群的喧嚣淹没。地里的人越来越多。

  菜地附近有家生态园,门卫记得,从园门口到韩红刚家的地头至少一里路,那天上午车在路上排得满满的。

  望着人群,李老汉想起了虫灾,“绿油油的萝卜地,人群一过就光秃秃的了”。

  免费采摘持续到晚上,此时附近的村民也加入了。相比旅游兼采摘的市民,村民的动作更快。

  “场面太乱了。”这天夜里,韩红刚思来想去很担忧,决定要采取些措施。

  首先,他请来了六名帮工,大家围在一起开了个会,研究明天怎么控制场面。

  他用麻袋给帮工们做了马甲,上写着“管护”两个字。然后,在田地四周拉起了围挡,只留两个口,一进一出。

  他还用四米长的铁皮写了宣传条幅,戳在地边。大意为,未经同意车辆不得入内。“萝卜免费,红薯每袋10、20、30元”。

  失控

  牵着狗的市民,穿着黄军装的村民,挺着肚子的孕妇,甚至开着警车的交警都涌入了菜地

  11月26日清晨。人从四面八方涌进了地里。有人提着菜刀(砍萝卜用),有人扛着耙子。

  直到今天,韩红刚也说不清楚,人们是怎么一下子就冲进地里的。他只记得,前夜设置的“防线”一道道迅速被突破。

  地四周的围挡被突破了。面包车、皮卡、越野车轰鸣着闯倒了地里,车轮碾过,围挡被埋进了土里。

  写着宣传口号的白铁皮被推倒了。人们扛着麻袋、铁锹,推着小车冲了进来。

  韩红刚开始寻找负责管护的6名帮工,开始找不到,随后他发现“原来他们也开始挖萝卜了”。

  混乱中,韩红刚注意到有些人开始挖地里的红薯。

  曾去拔萝卜的白小姐称,挖红薯的人多是农民打扮,两三人一组。前面的人攥着铁棍,一下接一下往土里戳,红薯一个接一个翻出来,跟在后面的负责用耙子收红薯。两三分钟,一米高的麻袋就塞得鼓鼓溜溜。

  韩红刚和父亲韩顺长心里清楚,局面失控了。

  各种人进入了菜地。有牵着狗的市民,有穿着黄军装的村民,有挺着肚子的孕妇,甚至还有开着警车的交警……

  父子俩称,当时地里有几千人。大家拿着各种工具在挖,有用菜刀砍萝卜的,有用钉耙刨红薯的,场面看起来就像一场战争。

  韩红刚在地里跑来跑去。

  “为啥挖红薯?”

  “大家都挖,你咋就管俺?”

  “别挖了,红薯要钱,买点吧?”

  “不中,这地以前都是俺们的,挖些红薯咋了”

  “那个别挖了!”……

  报警求助是下午的事。警察来之后挠了挠头说,“注意安全别打架”。韩红刚说,警察走后一些人更肆无忌惮,不但拿红薯,还拿晒在田头的辣椒,一次好几捆。

  混乱的场面让韩顺长喘不动气,他也在不停跑动。他一会儿夺回被挖走的红薯,一会儿又跑在儿子身边,向人赔不是,“我怕他脾气不好,把人家打了,”韩顺长说,“我们是外来的庄稼人,不经事”。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又来一个开着车的市民,遍野的残缺萝卜让他很觉遗憾。在得到韩红刚同意后,他用车灯照着,挖走几麻袋萝卜。

  韩红刚说,有些人来晚了没好萝卜了,很不高兴,“说我炒作,我急了,这钱都不要了还炒个啥”。

  人走光之后,满地的萝卜缨子、烂萝卜。按韩红刚曾经的设想,市民免费拔完萝卜后,地里是干干净净的。现在他发现,还得雇人重新清理。

  韩顺长蹲在地头,估算丢失的红薯和辣椒,“红薯三万斤,辣椒二百捆……几万块的东西没了”。老人说,红薯和辣椒本来是准备卖了之后,交第二年地租的。

  转变

  因为萝卜的遭遇,韩红刚出名了。之后他卖红薯,一上午卖掉了三万斤

  媒体报道了“萝卜事件”,韩红刚出名了。网上称他“萝卜哥”。

  在郑州市区,“萝卜哥”至今还是市民热议的话题。

  “人家农民挺不容易的,忙了一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你说要是一个下岗工人种的地,谁还好意思拿人家东西?”

  在韩红刚农场附近,“萝卜哥”同样是热点人物。

  有的村民说,外来人脑子就是精,不像村里人多少东西烂在地里都不言语。还有村民说,政府就不该把地租给外地人,如果交给村里打理,也不会弄成这样。

  也有村民觉得小事一桩。一名抄着手晒太阳的村民说,“他家的萝卜压根不能吃,不过红薯还不错。”

  “萝卜事件”让韩红刚感到了一些困惑。他有些不解,为什么城里人不理解他,同样是种地的乡下人,拿了东西还不领情。

  他同时也“反思”,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是我没组织好”。

  韩红刚“出名”,地里红薯的命运被改变了。

  有媒体人和志愿者帮他联系地方卖红薯。在郑州一个小区的广场上,12月3日一上午,卖掉了三万斤,有志愿者帮着卖。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这一天,来买红薯的市民排起了长队,有的老人还拿着刊登了“萝卜哥”故事的报纸。

  对比萝卜,红薯的遭遇,韩红刚一时还缓不过神儿。

热词:

  • 7+农业
  • 红薯
  • 萝卜哥
  • 采摘
  • 反思
  • 萝卜事件
  • 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