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从2.2元到10.5元:一公斤苦瓜的身价之旅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3日 13:31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时近年尾,消费市场又开始红火起来。昨天,在广州白云区新供销购物广场黄边店,家住天河的张伯搭乘地铁差不多横穿了整个广州城区在挑选菜品,“明年?我当然最关心物价了,菜价不要再涨了,今年已经涨了不少了。”

  12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11月份我国CPI(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涨幅从上月5.5%明显回落至4.2%,其中以生猪、蔬菜为代表的食品类价格近来走势变化更是明显。

  作为“百价之基”,肉菜等食品价格是此前CPI快速上涨的主要“推手”,也是11月CPI回落的最大“功臣”。但不管涨跌,有关物价话题总是让人“纠结”:一方面,市民抱怨饭桌上的肉菜越来越贵;而另一方面,农产品滞销烂在地里的“菜贱伤农”新闻又让人揪心。供与需真的是一个零和游戏?这条从田间到餐桌的长长供应链上,菜价的变化究竟隐藏着多少有关物价的秘密?

  为解开这些谜底,记者近日走进基层,分别探访了普通农民、农产品流通企业等肉菜产销主体,试图寻找答案。

  链条追踪

  苦瓜的身价之旅

  一种果菜从源头到终端差价会有多大?

  以苦瓜为例。12月7日,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南岗村的田头,戴着一顶斗笠、皮肤晒得黝黑的今年50岁的村民陈耀结告诉记者,“今天我们节瓜的供货价是2.2元—2.4元/公斤之间”。陈耀结现在还有一个身份,是富民瓜果合作社的社员。之后记者走访了广州市江南果菜批发市场和广州市白云山农产品综合批发市场,两个市场节瓜的批发价分别是3.9元/公斤和4.0元/公斤。而当天广州市菜篮子平均零售价格市价为7.6元/公斤,记者在广州市东川新街市走访市场得到的报价则是10.5元/公斤。

  2.2→4→7.6→10.5,这是我们调查的这个样本从产地到“菜篮子”的身价变化曲线。而我们的产地还是相对贴近消费终端的广州近郊。在这个价格变化区间中,短短几日的流通环节加价,几乎是辛勤耕种加上等待了一个蔬菜季节价格的4倍。

  “都说菜贵,其实我们农民都没得到什么好处。”望着田里成片藤蔓间的节瓜和苦瓜,富民瓜果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周赐楠告诉记者。富民合作社位于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南岗村,是镇里13个农民生产合作社之一。合作社的2000多亩田地都在流溪河的冲积平原上,土地肥沃,物产颇丰。

  田间生产

  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了

  大家经常抱怨菜贵,但是农民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呢?

  “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了。”周赐楠说,村里许多农民宁愿去城里做散工也不愿从事农业生产。记者在空旷的田头随机采访了十几位农民,发现年纪最小的是刚过40的周仲良,其他大多都超过了50岁了。不过村民告诉我们,与相对分散的个体种植户相比,富民合作社的农民日子还算过得不错的。

  按照传统的流通模式,合作社生产的瓜果蔬菜都由小菜贩来田间收货,价格随行就市。遇上产量太低或者销售淡季,就只能烂在地里,否则个体农民自己拉一点出去卖,运输成本都不一定赚得回来。2008年10月,南岗村291户村民组成了合作社,提高了自身的议价能力。据周赐楠介绍,合作社种植的农产品以日常食用的瓜果、蔬菜为主,年产量超过7000吨,产品主要销往珠江三角洲地区。

  村民现在感受比较深的难题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田地不够耕。”村民周绍泰说,村里的人均耕地只有四分田,所以现在村里种地的农户就会一年给亲戚或邻居800元“茶水费”,然后把他们的地拿来代耕,“否则大家都吃不饱”。周绍泰告诉记者,他现在就种着五亩地。一亩地一年大概有七八千块钱的收入,平均下来一年有四万块左右的收成。“但是要扣掉种苗、化肥的钱,还有给亲戚邻居的费用,能收个两万多就不错了。如果一年里碰到洪涝灾害,那收成就难说了。”

  “这一两年,生产资料也涨了不少。”周赐楠指着田头的那堆肥料说,2008年的时候有机肥只要六十元一车,但今年要200多元才能买到。

  更重要的是农业总是摆脱不了靠天吃饭的尴尬局面,在采访中,多数受访农民都提出希望小水利设施得到政府资助。“希望政府能加大投入修小水利。”一受访村民说,“由于排水设施不好,一年下来这里每年都要淹几次。像去年5月7日的暴雨,我们的菜田全浸了水,整个合作社一个月都没产出。”

  “再就是希望多点人来收菜。”2009年开始,富民瓜果合作社在供销社指引下开始尝试“农超对接”和“农机(团)对接”,分别与供销社,以及一些大型商超开展销售合作。但全社种植的生鲜果蔬产量一天就有4万公斤,而供销社目前每天只能消化1-1.5万公斤。

  流通环节 

  规模化专营是破解之道

  “其实市民觉得菜贵,主要还是贵在流通环节太多。”白云区供销总公司社会事务部经理沈国英告诉记者。

  沈国英介绍,蔬菜从田头到餐桌,传统模式至少要经过5个环节:菜农→小菜贩→大菜贩(批发市场)→分销商(二级批发市场)→终端市场(肉菜市场、超市等)。其中每个流通环节都要收取两三成的加价,如果是进超市,还要更贵。

  与此同时,还要加上农副产品的损耗。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只有1%-2%的损耗率,我国的果蔬在采摘、运输、储存、包装、配送等物流环节高达25%-30%左右的损失率。经过这些环节后,零售终端的菜价相比田头收购价翻上两三倍很正常。

  从2008年开始,南岗村成立合作社后,开始直接给供销社供货。陈耀结说,供销社报价一般都比小菜贩要高上10%-20%。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当天他摘下的300斤苦瓜计算,供销社的收购价是1.2元/市斤,小菜贩只能出到1元/市斤,足足可以多挣60元。

  那么供销社的利润在哪里呢?广东新供销丰业公司是广州平价商店新供销超市的供应配送商,在丰业公司位于江高镇的配送中心,记者看到上百平方米的仓库、冷库、清洗台、冷链配送车一应俱全。

  “我们直接从合作社手里采购蔬菜,然后进行农药残留检测和清洗、分拣、包装等工序,再直接送往门店,差不多把过去中间几个环节菜贩的工作都做了。”公司总经理甘法文介绍说,公司的配送价格是在田头收购价的基础上加10%—15%,这种“农超对接”、“产销对接”的模式,对降低终端菜价作用非常明显。而压缩流通环节和上马冷库、冷链车等设备,也大大减少了果蔬的损耗。当天,同样以苦瓜为例,记者看到,由丰业公司提供配送的新供销购物广场(黄边店)的报价是6.76元/公斤。

  但甘法文也承认,按照现在的收购和出货量,扣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日常运营成本,企业基本无利可图。再加上很多农户不能提供发票,收购果蔬之后,13%的增值税只能流通企业来承担,客观上也增加了流通环节的成本。

  “从长远来说,农产品的服务领域还是大有可为的,我们也看中这块市场,但只有规模上去了,企业才有可能做大。现在很多大商场有很多进场费和‘潜规则’,我们进不去。”甘法文感叹。

  ●南方日报记者 郭亦乐 牛思远

  实习生 杨名

  记者观察:

  顺着一根苦瓜,记者从田头走近采购、物流、商超、普通消费者,一路跟着算账,一路感慨:农民挣的真的也不算多,采购商赚的也是微利,消费者当然有理由希望物价能降下来。那么,菜价还能下降吗,降价的空间又在哪里? 在我们一路的走访中,有一个感受越来越清晰:要从根本上解决“菜篮子”问题,仅仅扩大和保障农业生产是不够的,政府还应当从战略高度着眼,一方面改变我国现有农业无序生产、农民组织分散的现状,另一方面整顿落后低效的农产品流通体系。

  生产无序组织分散落后生产流通体系造就价格困境

  从广州白云区南岗村的调查来看,我国的农产品生产主要还是以个体经营为主,这种生产方式处于高度的分散无序状态中,已经无法跟上现代物流和商业模式的发展了。

  “根本的原因就在我们农副产品无序生产和流通体系的落后低效上。”华南农业大学广东农村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杜金沛认为,农产品的价格问题,并不仅仅是蔬菜的问题,也不仅是广东的问题,而是全国普遍面临的困局。

  据了解,目前中国大中城市的蔬菜供应,90%左右都要通过批发市场和集贸市场。其间层层加价,环环损耗,蔬菜零售终端价格中有70%都在中间环节。批发市场基本上由企业投资并经营,为了收回投资并获得利润,只能采取收取高额进场费、摊位费、交易费等办法,更推涨了农产品的价格。

  相关调查表明,虽然我国从 2008年就开始推行“农超对接”,但到目前为止效果不太理想。由于上游农民种植户分散、规模小,组织化程度和信息不对称,而大卖场要求农产品的量大、品种多,农户们提供的产品很难做到匹配需求。“日本60%的农产品都由农协和零售商直接和‘对手交易’来完成,而且比例还在上升。”杜金沛说,反观中国,农产品的流通却主要还是延续着从个体农户到流通商再到批发市场集散的模式。

  扶持合作社降低交易成本合理流通链有赖系统性改造

  “要解决农产品的价格问题,关键还得让农民组织起来。”杜金沛认为,否则不管政府怎么补贴农民和低收入市民,仍然会面临“一会儿是消费者受不了,一会儿是生产者受不了”的尴尬局面,政府两头都难办,做起来两头都不满意。

  记者在调查中也看到,富民合作社的形式,在一定程序上改变了单个农户处于市场绝对弱势、没有议价能力的困境,通过与供销合作等组织的联系,不仅提高了农民获得市场价格信息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增强了农民的谈判话语权。但要真正要改变农产品的传统生产流通模式,仅仅依靠供销社显然不够。对此,广东连锁经营协会会长孙雄认为,要根本上解决农产品流通问题,对于上游生产环节的大棚建设、水利修缮等基础设施应当加大投入,对于中间环节进行税费减免,降低交易成本也都应当考虑。虽然像新鲜农产品免收过路费等针对农产品流通问题的政策政府也在做,但还是缺乏系统性和战略性的举措。

  显然,在稳定物价的工作中,也需要政府有更系统性的通盘考虑,要在充分发挥引导性作用的基础上,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和引进其他社会力量,以推动先进生产流通模式的建立。牛思远 郭亦乐

热词:

  • 苦瓜
  • 菜篮子
  • 田头
  • 菜价
  • 南岗村
  • 农超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