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城镇化大幕下农村除夕落寞:农民工忙结账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30日 10:48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国际金融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王凯 发自江苏如皋

  2012年1月22日,历经商业文明33年洗礼的中国迎来除夕。扫除、祭祖、贴对联、点炮竹,依然是这一天的家庭规定动作,但农业文明时代所特有的欢乐、团聚和祝福,没有成为这一天的主旋律。农民工汤贵民这一天的头等大事是赶赴包工头家“领饷”,村组长汪正义还有3万多余款需要“厘清”,小企业主邓智祥为政府拖欠工程款作最后“挣扎”。

  历经2011年货币紧缩调控,房地产产业链条不再“润滑”,地方政府财务状况略“窘迫”,身处其间的商业角色在除夕夜,将奔波、算账、落寞意外谱写成迎接龙年的问候曲调。而原本的主角“除夕”,落寞之余,也不断地向当下发出拷问:如何让年轻人对祭祀仪式充满敬意和信任?如何将传统农耕时代的节日气质融合现代商业文明的精神特质?如何打破留守一代与务工一族之间渐起的情感藩篱?

  8点25分

  提前20多天回家的汤贵民,家住江苏如皋磨头镇,和往年一样,除夕,吃完早饭,开着电瓶车去老板家结算工资。

  作为一位资深建筑管理人员,他跟着现在的老板在山西已经干了7年。“今年还可以,和孩子他妈两个人在同一个工地,她负责给工程管理人员做饭,我负责整个工地的管理工作。”汤贵民告诉记者,两个人2011年一共做了596个工,收入在7万元左右。

  汤贵民的老板其实是自己的亲妹夫。“这是个优势,但也是个劣势。”汤贵民的老婆似乎对这个妹夫老板颇不满,“每天给20多人做饭,只给我30元/天。平时想领点钱用用,一分也不给。听说今年工资还开不全。”

  2011年,由于国家对房地产的调控,使得行业发展的资金偏紧,这也直接影响到房地产业链各个环节。对于商品房建筑承包商来说,一方面要应对钢材等生产性资料的季节性波动风险;一方面要防止产业链上下游资金链断裂风险。

  “总的来说,我们的业务量没有萎缩。”汤贵民的妹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资金上还是有一部分是民间资金,利息还可以吧,主要是用在钢材的采购,以及工程预付款的缴纳上。

  当汤贵民到老板家时,已有不少同事在那里。大家寒暄,落座,聊家常,偶尔冒出一句“荤段子”,惹来哄堂大笑。

  对于农民工的工资发放问题,汤贵民的老板特别强调“不欠任何人一分钱”,借钱也要把他们的工资发了,下一年人家才会继续跟着你干。

  “别听他吹了,我们家今年就没领全。”汤贵民老婆事后告诉记者,大概10%的工资被扣发了。而汤贵民对此表示非常理解,“这么大的生意,遇上这么个年景,不容易,体谅体谅。”

  15点14分

  当李娜的2012年澳网征程结束时,天色渐浓,大部分农户家已经将去尘秽、净庭户、换门神、贴春联这些除夕规定动作一一完结。

  汪正义,62岁,干了一辈子农活,前年当上村组长。当记者到汪正义家时,大门的正中央横躺着一副梯子。“准备贴对联用的。”汪正义的老伴向记者抱怨,从早上一起床,“老家伙”就跑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中午饭也没回来吃。

  汪正义夫妇膝下三女,皆出嫁,上有老父老母,因患病,已卧床数日。除夕夜,“月穷岁尽之日”,本是团聚、欢腾之日,但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却平添了几分月穷岁尽之感。

  近几年,随着城镇化发展思路的贯彻实施,农村工作主要围绕两个方面的工作展开:一,做好因道路建设、城市扩张而产生的农村拆迁征地工作;二,落实农村盖房小区化发展政策。

  “经过前几年的村与村的合并,现在村组长的工作量很大。再加上这两年新政比较多,所以显得他日理万机的。”汪正义老伴的揶揄中夹杂着无奈,“现在的老百姓见世面,工作稍有不到位,就闹情绪。平时村民家里有个困难什么的,还要帮他们。”

  经过几番闲谈,汪正义老伴才告诉记者,除夕夜老伴是被自己“逼走”的。“有几家农户合计欠他们3万多元,过年了,这些困难户里在外务工的人都回来了,看看能不能结清这些款子。”

  据不完全统计,“十一五”期间,江苏省如皋市共培训转移农村劳动力多达25000人。该市自2007年开始,多次被评为“全省农村劳动力转移示范市(县)”。但这也造成了一个尴尬现实:越来越多的农户老人独守“空巢”。在医疗保障制度落后,养老保障体系滞后的现状下,如何让这些固守“养儿防老”观念的老人,在社会转型的大势下,平顺、幸福地度过晚年,成为当下的棘手问题。

  汪正义夫妇的三个女儿均成家,且都在外地打工。“平时最多打打电话,有时候忙起来连电话也没有。”汪正义老伴似乎对这样的处境已然习惯,四个老人,有吃,有喝,只要不生大病,就很知足了。

  23点45分

  龙年钟声即将敲响,邓智祥还要给几个客户送一些礼品,“欠款没还,向债主赔不是”。

  邓智祥,上世纪末国有企业改革的首批下岗职工。“辞职后,到处找生意做,哪里有商机,哪里就有他。”邓智祥的妻子抱怨中带着赞许,邓智祥2001年在如皋市如城镇搞了小型灭火器企业,2009年在如皋市磨头镇与友人合资开发了大型养殖基地,去年和人投资800多万元投资了一个由政府主导的工程项目。

  正是这个项目,让邓智祥“很受伤”,“三套房产全部抵押。”工程已经完工数月,政府也已验收好几次,但就是没有将工程款拨下来。邓智祥坦言,“很多人的工资都没有发放。工程太大了,牵一发而动全身。为政府打工,钱不到账,只能痛苦等待。”

  事实上,关于地方政府财务状况拮据的报道在2011年渐多。从2011年6月,国家审计署公布的迄今为止对于地方债务问题解答最为详细的《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看,截至2010年,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0.7万亿元。而从偿债年度看,2012年到期须偿还的占17.17%,2013年至2015年到期偿还的分别占11.37%、9.28%和7.48%,2016年以后到期偿还的占30.21%。而对于当前的房产调控,以及未来的土地政策走势看,地方政府依靠土地出让金作为偿债来源是不能持续的。

  年过完了,要是下一期工程欠款续不上,那就彻底完蛋了。邓智祥反复强调,只要政府这笔钱不到位,就会非常艰难。

热词:

  • 除夕
  • 汤贵民
  • 汪正义
  • 邓智祥
  • 农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