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劳务中介也应及时纳入法治轨道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9日 09:22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新闻晨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龙年的元宵节过了,农民工也大规模地回城了;城乡交流又有了新的话题。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遇到不少包工头、发包方和农民工;趁着城市的工期还未全面展开时,我们抓紧交流着各自的心得,哪怕是老话题也总能谈出点新内容。今年的话题聚焦在“劳务中介”上,这是劳资关系出现的新情况。

  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案例。年前,某市的法庭出现了70多名讨要劳务费的农民工,他们来自法庭500公里范围内的各地农村。经了解,自然人张某将工程发包给了某劳务输出大县的中介刘某;刘某又将该工程分包给了4个同县承包人。按照承包协议,张某付清了全部工程款,而刘某却下落不明。张某认为其与农民工不存在雇佣关系,农民工则认为他们给张某盖房子,张某就应该支付劳务费;因无钱返乡过春节,这些农民工只能告上法庭。

  法庭当天即成立了农民工劳务费清收工作小组,启动调解机制。在审查相关材料时,法庭发现发包方尚有25万元工程款质量保证金未付,便提出用这笔资金解决这些农民工返乡过年的费用,于是双方初步达成了协议。但到了执行日,发包方称全部款项要在次日才能到位,回家心切的农民工自然感到不满;为了能让他们顺利踏上归途,最后法庭干警们自筹了25万元分发给农民工。为表达感激之情,这些农民工在踏上回家过年的火车之前,将一封饱含真情的表扬信送到了法庭。

  不少和我交流看法的人,被这一结果感动,觉得“很温馨”。但我却怎么也感动不起来。首先,这样的“调解”模糊了法律责任主体,试图让已经履约的发包方(自然人)承担“无限责任”。其次,可能存在追责失范的情况,“跑路”的劳务中介应受的惩处并未得以体现。第三,或有误导之嫌,今后如有类似案例,农民工可能就无视合同条款或不签劳务合同,而在“道义”、“亲情”上“逼迫”无直接责任的政府和法庭。最后,当地法庭干警的举措虽然感人,但很难说具有“可持续性”。

  也有学者和我谈起劳务中介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换言之,能否让农民工直接面对劳务市场。我觉得,不仅现阶段,就是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劳务中介还将继续存在,关键是健全针对劳务中介的资质认定、信息锁定和司法补救等机制。具体而言,就是每一个劳务输出大县的政府社保部门或劳动服务职能机构,应掌握好劳务中介及其责任人的完整信息;在资质认定的基础上,可考虑严格按照相关比例收取、封存劳务保障金于独立账户;一旦发生劳务中介“跑路”的情况,除启动刑事程序外,由法庭和职能部门启用独立账户内的保障金进行劳务支付,这才是有意义的“司法补救”。有的发达国家还普遍对雇佣单位收取一定比例的“工资保障金”,专门用于直接劳资关系条件下的司法补救。如新加坡法律就规定:雇主按照1.5%的工资比例交纳职工“工资保障金”;在相关独立账户存在和运营的前提下,即便发生企业或雇主破产的情况,也能保障职工工资权益。

  说到底,市场经济还是要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政府以及相关管理机关更应该注重“规则”所应起的作用。因此,我们有必要大力完善农民工讨薪的制度保障。除了从源头上进行治理外,在此过程中还要积极推进对中介机构和相关责任人的监管与惩治。同时,对于农民工一方而言,既要让他们能高兴回家、体面过年,也要在今后对其进行必要的普法教育、明确合同主体意识。否则,农民工欠薪问题的解决还是不得要领,也不利于推进社会的法治进程。

热词:

  • 劳务中介
  • 农民工讨薪
  • 跑路
  • 司法补救
  • 发包方
  • 调解
  • 无限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