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翻山越岭上学成留守儿童常态生活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6日 09:50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央视《经济半小时》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2012年3月4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小丫跑两会:翻山越岭去上学 留守儿童常态生活》,以下是节目实录:

  3月4日“两会”的第二天《小丫跑两会》继续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目前我国大约有5800万名留守儿童,占中国儿童总数的五分之一。他们远离父母,在孤单寂寞和缺少关爱的环境中成长,他们的学习和生活也充满了各种艰辛。留守儿童已成为一个巨大的社会难题,成因也很复杂,有的是因为外出打工的父母收入微薄,无法承担在城市里抚养他们的费用;有的是因为在目前的教育体系下,无法解决他们上学、升学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其实这些农村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同样优秀,他们缺的只是一个公平的学习机会。今年关于留守儿童与异地上学的话题也成为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一)“流动儿童创新性人才早期培养项目”

  在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万和城实验小学,我们见到了这群孩子们,他们的父母都是在北京打工的外来务工人员,孩子们之所以能来这里学习,是得益于宋庆龄基金会和中科院心理所在2009年启动的一项“流动儿童创新性人才早期培养项目”。芳草地国际学校是一所公办国际学校,环境优美,办学条件十分优越,师资力量也很雄厚,目前一共招收了68名进城务工人员子女,他们都在这里接受免费的教育。代表和委员们不禁感叹,尽管选拔的比例还很小,但是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他们的确是幸运的。

  来自宁波滕头村的人大代表傅企平虽然是基层的村支书,但是由于当地经济发展很好,因此也有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他连连感叹要把这些办学经验用到当地的流动儿童身上。那么开展这样的公益项目初衷和意图到底是什么?现在项目的进展情况如何呢?我们也找到了参与这个项目的几方负责人。通过和他们的交流,我们才知道,尽管有这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这些流动儿童,但是孩子们在北京的求学之路还存在这么多的困难。全国政协委员、银川大学校长孙珩超听了孩子们的遭遇后感叹到,政府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通过制度创新等方式将流动儿童纳入地区教育事业发展总体规划,多方式、多渠道地为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

  (二)我想有个家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昨天在接受采访媒体时表示,异地高考改革方案将在10个月之内出台,现在已经进入最终的冲刺阶段。我们希望政策的改变能帮助在外地上学的孩子们圆一个上学梦。芳草地国际学校万和城实验小学的孩子们是幸运的,虽然在升学的问题上还存在诸多门槛,但起码和父母亲团聚在一起,而更多的进城农民工的子女则成了留守儿童,他们只能在孤独寂寞中成长。

  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古寨乡琴堂小学,在星期日日这一天,学生们都放假回家了,整个空荡荡的校园里,只有一个女孩儿还待在教室里。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古寨乡琴堂小学学生陆泽利说:“因为生活上的问题,已经跟不上课程了,学习成绩也下降了,如果学习上再跟不上,那就真的穷到家了。”陆泽利今年13岁,父母都在杭州打工。因为父母承担不了泽利在城市的花费,这些年,泽利一个人被寄养在姑妈家。尽管姑妈对她很好,但泽利总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一堵自己设下的无形屏障让泽利不愿意与姑妈交流,即使学校组织活动需要交钱,她宁可不参加,也不向姑妈开口。

  泽利告诉我们,姑妈家生活并不宽裕,每个月姑妈会给她10元零用钱,买纸笔等学习用品。圣诞节时,学校组织活动,需要交20元钱,泽利很想参加,因为读六年级的泽利,马上要升初中了,这是她在这所学校和同学们的最后一次活动了,但是,她也没有向姑妈开口。在姑妈家,泽利总是喜欢一个人待在楼顶的露台,看到来来往往的车辆,看到别的父母骑着摩托车带着孩子,她总在期待着会有一辆车突然在路边停下。但是,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驶过门前,泽利总是一次次地失望,三年里,父母只回来过两次,一个月只给她打一次电话。在这个露台上,泽利会无声地向远方的父母诉说自己的心事。泽利说告诉记者,他们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感觉他们在自己眼前一样,总是惦念父母过得怎么样,为什么不给自己打个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泽利说,一个人被寄养在姑妈家,见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只有在学校,她才会感觉到一丝温暖。

  潘卓琳是泽利最好的朋友,无论是在教室里,还是课间休息时,两个女孩儿总是形影不离。泽利告诉我们,因为卓琳也是留守儿童,在她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泽利长得很清秀,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个浅浅的酒窝,很美。但我们发现,泽利很少笑,即使别的同学开怀大笑时,她的脸上流露出来的仍然是忧郁的神情。快过年了,外出打工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但是,泽利一直没有接到父母的电话,也不知道他们春节能否回家,这是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即使这样,泽利也没有向姑妈借电话,三年来,她都是一直等待着父母打来电话。

  当我们向她要父母的电话号码时,我们发现,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看得出来,这个号码,她一直熟记在心。或许,对于泽利来说,只有这几个数字,才能让她真切地感受到父母的存在。电话通了,渴望跟父母交流的泽利,并没有表现出亲昵,平时说话轻声细语的她,此时却很急躁,似乎不知道该跟父母说些什么,直到挂断了电话,她也没有问父母,今年回家吗?

  不和姑妈交流,不说给远方的父母,也不愿意向人倾诉,泽利选择把自己的心事一笔一划地写在纸上。在这张纸条上,泽利这样写道:寒冷的冬天又一次降临了,爸妈,你们过得好吗?我好想你们啊,只希望你们平平安安的,我怎么样都可以。一些话不能当面跟你们说,但是我会写在纸上祝福你们。泽利选择叠福字的方式记祝福爸爸妈妈,希望父母在新的一年里生活会更好,同时希望爸爸妈妈来接她。在泽利的床铺下面,我们发现,这里已经有好几个这样的纸条,都叠得方方正正的,还涂成红色,写上了大大的福字。一个纸条,或许就是泽利的一件心事吧。

  泽利告诉记者这是一个很管用的方式,写完之后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了,好像把自己的心事全都告诉了爸妈。尽管泽利理解父母外出打工的艰辛,但她还是希望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有一个温暖的家。

  常年被寄养在姑妈家,远离父母,这让小小年纪的泽利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遥远而又清晰的梦想。她希望自己有一个房子,爸爸妈妈都在里面然后她每天就去工作养活他们,一家人生活得很快乐。

  像泽利这样的留守儿童,在马山县有22000多人,占学生人数的40%。在全国有5800万留守儿童,主要集中在中西部等贫困地区。留守儿童大多由祖父母或者亲戚朋友照看,长期缺少父母的关爱与呵护,一些留守儿童不同程度地存在性格缺陷和心理障碍,有关调查显示,超过四成的留守儿童感到孤单,三成以上的留守儿童出现心理卫生问题。

  在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记者见到了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档案组副组长刘晓冰,她告诉我们,农村留守儿童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广大政协委员和民主党派中央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刘晓冰说:“从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到四次会议,每年都会收到不少这样的提案,现在统计是将近两百件,今年到现在为止收到十多件了。以往四次会议收到的提案,涉及到留守儿童的教育投入、教育布局、校车配置、安全保障、户籍管理、心理健康,还有犯罪预防等方面。针对农村留守儿童提案中所反映出的问题,全国政协和承担单位也都非常重视,积极推动解决。比如像全国妇联,联合13个部委,成立了这个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工作小组,明确职责,统筹协调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

  (三)“筑巢行动”盛大启动

  在今年2月4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春暖2012》“特殊家长会”的晚会现场,很多留守儿童艰辛上学路的故事感动了现场很多观众,中国扶贫基金会还带来了专门为贫困地区乡镇完小援建学生宿舍的“筑巢工程”,希望改善孩子们上学难、住宿难的问题。

  在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办公室里,记者遇到了在“春暖2012特殊家长会”晚会上参与“筑巢行动”的爱心机构之一,河仁慈善基金会的秘书长张银俊和中国扶贫基的秘书长王行最,当记者问到此次春暖2012晚会涉及的公益项目—筑巢行动的捐赠款项是否已经全部到账,筑巢行动项目进行的情况如何时,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王行最说:“通过根据捐赠人的意愿,根据我们制定的这个选择学校的标准,现在我们在6个省,也就是云南、贵州、四川、广西、湖南、湖北这6个省、区我们可以确定了17个县,17个县里,因为到帐的资金是2300万,一个学校原计算标准是50万,所以这可以建46所学校的宿舍,那么这46个学校,在这17个县里全部都已经确立了。因为之后还有220万,加在一块儿实际在今年至少按现有的资金我们可以建50所,绝大多数会在今年冬季来临之前就完成。

  2004年,教育部启动“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工程”;2010年,教育部和财政部实施“农村薄弱学校建设工程”,截止到目前,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一亿五千万人,在寄宿制学校上课的学生达到三千三百万人,寄宿制学校的建设还任重而道远。有人大代表表示,中央寄宿制工程拨款都是给“主体工程”的拨款,配套设施的钱,国家希望地方解决。受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资金到位情况不一。其结果是,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起来了,但运转过程中却出现了许多问题。

  寄宿制学校经费不足的问题该如何解决?在任勇看来,农村寄宿制学校两年来正处于高速发展期,但是目前,宿舍的建设仍面临较大的资金缺口,需要国家财政经费的大力支持,也需要有关部门制定农村寄宿制学校的建设标准,以改善孩子们的住宿条件。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表示,有了标准,就可以较为清楚地判断农村寄宿制学校是否达标,还有哪些需要完善之处,地方提出的要求是否合理,哪些是生存性的要求,哪些是发展性的要求等。任勇也希望,随着政府扶持力度的加大以及社会力量的参与和帮助,农村寄宿制学校的住宿条件将会得到不断的改善。很多一些重新的规划布点以后,一些投资的力度加得非常大,那么从孩子整个寄宿制住宿困难的情况依然存在,这方面需要我们各级政府还有社会的各种力量都要更多的来关心、来支持,甚至采取更多的力度把这些孩子的住宿问题解决得更快更好一些。

  (四)上学路不再难

  很多农村留守儿童的上学路都很艰辛,但是再艰苦的条件都无法阻挡他们希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愿望。而作为一次公益晚会,《春暖2012》上筹措的资金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孩子的上学难问题。大规模的投入还要依靠政府财政。

  甘肃省肃州区屯升中心小学的新宿舍,落成于2011年9月,75个房间里住着周边10个村子的661名学生。在6年级3班,记者认识了一位可爱的小姑娘----石金娟,在过去,她每天都要跋涉长长的山路上学放学。终于在去年,她幸运地搬进了这座崭新的宿舍。在石金娟的宿舍里,我们看到这里既住着高年级的学生,也住着一些低年级的学生。石金娟告诉记者,一间宿舍住六个高年级的,六个低年级的,这样高年级的可以照顾低年级的。她告诉记者宿舍的每一个楼层都有两名生活老师,她们24小时值班,为的就是全方位照顾学生。

  金娟最初读书的学校是一个村办小学,每天她上学放学都是家里的一道难题。村办小学没有暖气,要生炉子,学生一大早就要爬起来往学校赶,还得背上自家的柴禾。石金娟的父亲说:“娃娃小的时候,生炉子一般都是家里的大人陪上。”金娟的父亲是先天性夜盲症,视力很差。清晨6点钟,天还没有亮,崎岖蜿蜒的山道非常不好走。他告诉记者,那时候冬天5点6点起来就得走又冷又冻,天要不下雪还好,天要下雪就滑,还很黑。金娟说:“爸爸看东西看得不太清楚,尤其是下雪天,雪把路都盖住了,看不见就是一步一步慢慢的抓着我挪上走。有一次天下着大雪,爸爸送我去学校的时候。马上到学校里的时候,前面有一块大石头爸爸没有看见然后碰了一下,就碰伤了,然后过了好一阵子才好。”

  自2009年肃州区开始大面积实施“撤点并校”后,村里的学生开始向乡里转移,金娟也搬到了另外一座小学。这坐学校离家更远了,于是同村的几家人就包了一辆私人面包车送孩子们上学。金娟告诉记者,一个正常应该坐8个人的车,他们一共做15、16个人,特别挤,一个抱一抱一个。2009年,屯升中心小学破土动工,工程共耗资820余万元,2011年9月正式启用。连同金娟,一共有20个原先在西一就读的学生,统一搬到了新的校园。新宿舍有了,校车也有了。该校校长说:“校车我们按照家庭远近有区别,学校在4公里以上的单程是3.5毛钱,一周来回是7块钱。”

  不仅有了新宿舍和校车,让小金娟更开心的是学校的饭更好吃了。在屯升中心小学新建的食堂里,我们看到,除了两到三种的主食可供选择外,每顿饭都搭配着一荤一素两种菜品。每天早上,金娟都要带领室友们打扫宿舍卫生。作为宿舍长的她,总是做得十分卖力。

  在金娟的宿舍里,我们清晰地感受到这个小姑娘是如何地热爱自己的这个新家。最近三年甘肃省共投入106.72亿元,对全省15000所中小学的校舍进行了新建和修缮。我们期待有越来越多的孩子能像金娟这样住进新宿舍,上学的路不再难。

  半小时观察:

  翻山越岭去上学,这是我所了解的农村留守儿童很常态的一种生活。一些地方调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大规模撤点并校,这让教育资源更加集中,让孩子能够接受到更好的教育,但另一方面,由于住宿、校车等配套设施的缺失,一些偏远地区的孩子,他们的上学路变得非常艰辛。目前有关部门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今年年初,在《教育部2012年工作要点》中,我已经看到“坚持办好必要的村小和教学点”这样的字眼,衷心希望孩子们的上学路不再艰难。

热词:

  • 留守儿童
  • 农村寄宿制学校
  • 两会
  • 常态生活
  • 父母
  • 生活老师
  • 孩子
  • 高考改革
  • 姑妈
  • 阶段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