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陈章良:甘蔗畜牧水产助广西跻身农业大省

专访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陈章良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9日 10:12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记者曹煊一):3月8日,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陈章良。以下为文字实录:

一、160亿修水利仍然不够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网络电视台两会特别节目《煊一会客厅》我是煊一,本期我们要采访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陈章良,陈主席,欢迎您。去年您也作客过我们中国网络电视台演播室,您谈到广西水利建设,今年能不能谈一谈,水利建设到哪一步?

    陈章良:去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是关于农村水利建设,国家就增大投资,我们去年一年广西的水利的建设投资的钱达到160个亿人民币,所以是广西历史上最大一年投资。100多个亿人民币在水利上,可以想象出我们政府对水利的重视,广西对水利的重视。那么主要解决几个大的问题。

    第一,解决病险水库的出险加固

    因为大批水库是上世纪中叶修建的,大批水库目前都处在病险,有病有危险的意思,下雨的时候大坝蛮危险的。然后我们大概有差不多四千座左右的水库,都有这些问题。那么,一部分钱要放在那里面,出险加固把大坝加固,这样不至于每次台风、暴雨那么紧张,就非常紧张,就生怕水库大坝出问题,影响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同时,并且水库出险加固还可以清淤,清淤可以储备点水,这一大笔钱。

    第二,水利的钱第二笔钱就修防洪堤,海堤,修海堤,修大江大河的防洪堤保护城市,保护老百姓,这是第二笔钱。

    第三,就是修水利,就把水引到农田里面,还有一笔钱花得特别多的,是解决老百姓喝水的问题。因为我们有超过一千多万老百姓饮水不安全,去年我们解决差不多三百万,三百万老百姓饮水的安全问题。那么现在今年还在要加大力度,广西大概还有一千万左右农民饮水还是困难的,所以还得要解决这个事。去年花不少钱,今年还是要这么大力度投资。

    主持人:您说这160个亿已经都花出去。

    陈章良:去年已经完成投资。

    主持人:您说关注主要建设这几个项目已经基本上都结束了,还是说在过程当中。

    陈章良:在过程当中,水库的出险加固还得几年时间做完。

    主持人:是长期时间。

    陈章良:饮水安全起码也得在五年左右才能够完成,然后修水力要长期修,防洪堤还有海堤要花好长时间,因为钱不够,有多少钱做多少,一点一点的做。

    主持人:今年还得接着投入?

    陈章良:还得继续做,水利工作任务很重。

    主持人:这个财政压力挺大,是否也考虑社会上一些企业能够帮助一下?

    陈章良:很难,因为现人员工程,并且水库出险加固,一般公司不愿意直接参与因为挣不了钱都是公益事业,全是公益事业,农民引水,比如说引到他们家去,然后去收他们的钱很难的,因为本来就很穷,就是公益事业,就是很难。但是对我们来说一定要想尽办法要解决这些山区老百姓喝水问题,因为没有水很痛苦,每天非常痛苦。

    主持人:我们看到很多新闻报道,当时我也看到真是很困难。

    陈章良:一个贵州,一个云南,一个广西,这一块儿大石山区很痛苦。

    主持人:真的特别想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个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但是没关系只要在做就会有一天能够解决。

    陈章良:一年我们解决三百万人,差不多,一年三百万,三百万。

    主持人:这已经很不错。

    陈章良:很费劲但是很高兴,最近正在做一个村里面在山上的,一个村一千多人最近在做,让他们能够有水喝,很辛苦做这个项目。

    主持人:很辛苦,但是您仍然坚持去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陈章良:不光我一个人,我水利厅还有这么大队伍在这儿做。


二、粮食产量连增八年

    主持人:所以以后每年,您都得到我们这儿来汇报一下解决到什么程度了。您一直非常关注三农问题,您觉得三农工作重中之重是什么?

    陈章良:我们一直说我们党的工作重中之重在三农,那么我关注它是因为我觉得三农是我们整个国民经济发展跟社会发展最基础的,如果三农工作要没做好的话,比如说联资产业链要上不来的话,那就直接影响到老百姓吃饭的问题,影响到整个物价问题,就影响到社会稳定问题,所以是重中之重的工作。我们国家党和政府抓得很紧,过去的八年时间,我们一直在增长。八年时间我们叫八年增,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连续八年时间连续粮食都在增长,一般情况下都是增长几年。大家觉得现在粮食够了,就不可能再抓紧,然后就产量下去,下去完以后,然后糟了,粮食不够,然后粮食就上去,上去又下来,这一次我们拉的时间特别长八年。

    所以我觉得这过去八年农业工作做得很出色,粮食产量连增八年。但我为什么这么关注,我就特别关心连续增八年以后,然后大家就说反正现在粮食够了就放松下来。只要各个部门和各省市主要领导不提的话,不提三农的话就放松一下,保证你会看到很快产粮就下去,没人管就麻烦了,这就是我在两会期间一直很关注。在新闻媒体我一直在说千万别因为连续八年增产了,所以可以放松了,这样的话出问题的。一定要保证够吃,然后第二个要保证农民的收入,因为这也是连续几年农民收入都在上升。特别高兴的是过去两年,农民的收入现在的增长的速度超过城市的居民的增长速度,这是我觉得特别高兴的事。这样的话可以缩小一点点,不然越拉越大,这样的话也不好。如果农民过得穷的话,然后怎么能够实现我们叫做扩大消费,扩大内需,没钱买东西怎么消费。人口最多还是农民,农民没钱你叫他买什么东西,只有农民口袋有钱,他开始买电视,他开始买洗衣机,开始买电冰箱。但是一买的话不就消费就上去,所以我就觉得农民收入提高,显然是我们做三农工作一个重中之重的工作。

    主持人:所以三农工作这根弦不能松,一定要持续下去。

    陈章良:再等第九年,等第十年看看有没有可能连续四年,我们国家粮食产量都能够一直在增长。

三、一根甘蔗造就“甜蜜广西”

    主持人:好,我们也等着看,我这手里还有几个数字,说2011年广西农业经济总量超过了安徽省,在全国位次前进了一名,居第九,居西部省区第二位,都取得不错成绩。

    陈章良:我们在第九位。

    主持人:那您觉得农林牧副渔...

    陈章良:在第九位而且还有一个数字,就是我们的农业在省里面,在广西自治区GDP比例,这个比例在全国排第二位,也就说农业大省。

    主持人:全国第二位。

    陈章良:也就是农业大省。

    主持人:农林牧副渔业,您觉得哪个领域增长是最快的?

    陈章良:在这几年中增长比较快的应该是我们的甘蔗产业,广西的甘蔗是全国第一位,我们占60%以上。我们一年种甘蔗种了将近1600万亩,然后产量我们都过6000万吨。为什么这几年农业产值这么高,特别像去年甘蔗的价值特别高,所以农民的收入也跟上去了。我们6000多万吨甘蔗,一吨甘蔗过五百人民币,那么就光光一根甘蔗,甘蔗产业农民拿到了钱就超过300个亿。然后甘蔗榨成糖,我们过600万吨的糖,一吨的糖现在在6000多块钱,所以这里面还有三四百个亿人民币这就增长很多。

    第二个是我们的畜牧水厂,畜牧水厂已经过千亿,就是养猪养鸡还有养鱼,畜牧水厂这几年上升很快。

    主持人:没想到小小甘蔗大用处。

    陈章良:小小甘蔗不正常,那一根甘蔗好几百个亿的产业。

    主持人:真的是。好像全国甘蔗大部分都是广西过来。

    陈章良:我们占60%以上。

    主持人:所以物以罕为贵。

    陈章良:我一直说,我一直说是要这么算的话,广西算最甜蜜的省。都是甜,甜蜜的事业60%以上甘蔗跟糖都来自广西,所以经常开玩笑说吃糖果,如果用蔗糖跟糖做的,十块糖果中有六块糖果的糖来自广西。

    主持人:真的是蔗糖,都是甘蔗当中提炼出来的。

    陈章良:几百个亿。

四、贫困人群要积极劳动摆脱贫困

    主持人:甜蜜的广西,您还在提案当中特别关注到扶贫和交易。其实扶贫这件事情真的是做起来很难,您觉得这个难度在哪里?

    陈章良:扶贫必须要做,为什么呢?因为我总是觉得一个国家,我们说到2020年我们世界小康,那么中国如果实现小康的话,如果还有很多贫困人口,就生活在贫困县以下的人口很多的话,我就不信我们敢说我们的生活进入小康了。比如说原来我们的贫困县定的是我们中国自己定的,定1196块。去年年底扶贫工作会议温总理确定,把扶贫县跟全世界靠齐,就是一天按一个美金差不多这么算,所以现在扶贫现在2300块人民币,就跟世界拉平。但最近世界又往下拉二毛五,是一块二毛五美金一天的收入,我们还是按一块钱收入来算,不算高。

    那么低于这一块钱我们叫贫困,这一拉过来以后,我们国家的人口就从两千多万接近三千万贫困人口,一下上升到一亿两千万。但对广西来说我们原来的贫困人口是388万,已经很辛苦在那儿减平,从很大人口急速减到了388万,这已经很费力气了。现在扶贫线一拉高以后我们贫困人口就到了1012万过1千万,我只有5100万人。

    主持人:5100万人口贫困线以下的人口过了1千万。

    陈章良:对呀,你想五个人中间有一个,如果说广西要进入小康社会,五个人中间有一个没有小康的话,那你说怎么说过小康,所以必须想办法扶贫。那么扶贫你肯定会说,那人口这么多是因为人为把这个线拉高,可是刚才我说人为拉高并不算富,这个线其实很穷的。

    主持人:是随着经济发展,各方面的物价水平都不一样。

    陈章良:你说一年收入2300块以下,当然属于贫困的了,所以那么多人贫困想办法解决,这是我的提案中的,主要是一个是希望政府能够提高扶贫的财政支持的力度。因为你已经加了几倍了,已经不能跟去年一样经费,所以在预算中各级财政预算都希望能够能够大一点提高,而不是提高20%,应该提高比如说加一倍,加两倍,所以摊到每个人身上就不减少,不然摊到每个人身上变少了。

    第二特别希望在政策上支持一下。比如说在贫困的地方,然后能够发展一两个产业。无论是种水果,养猪、养鸡政府能够在政策上面凡是有公司愿意在贫困地区发展产业的,比如说给人家贴息,给人家贷款,给人家减税,给人家免税,实际上你愿意把公司、企业、生产放在贫困地区,这样的话贫困地区老百姓可以打工,一打工这几年挣工资又可以照顾家又可以挣工资。有时候公司加农户,比如说公司托你家里养20头猪,托他家里养20头猪,然后他把猪收回来,这样的话一家如果养那么多猪的话,这样收入可以上得来。就说一个造血的功能,而不是光能靠等、要。

    主持人:而不是给一点我去吃一点,你应该有一个不断自己生产过程。

    陈章良:你作为贫困人口你不能一天到晚等着政府,等、靠、要,想办法自己努力,然后一起努力才有可能解决这问题。

五、只有通过教育才能解决贫困问题

    主持人:那提案中有扶贫,您刚才还说到关注教育,您说到教育引民,如何通过教育帮助学生。

    陈章良:我关注教育主要是关注贫困家庭教育,特别是扶贫对象,扶贫的家庭教育。他们很多人都住在山沟沟里面,你看不出他们的未来,能够在山沟沟里面能做什么。因为什么,因为那些树都是水源林在保护,不让他们砍,那他们只能种点东西,种的东西不多,养活那么多人口不够。所以去年跟今年一直关注这个事,而且我们也在做。

    最好把人从特别贫困的地方能够迁出来,然后把那个地方留在那保留生态,保护一片青山绿水,然后把人能够引出来。

    主持人:这个很有难度。

    陈章良:要引出来要花很多很多钱,另外引出来引到什么地方去?每个地方都有人,你突然间一到人家村里面人家也不干,你占我的地人家也不干。移到没有地的地方的去,比如说移到县城,移到县城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他没有工作,然后人家在山沟沟里面人家还可以自己种点菜,一到县城住的话种菜没法种,全家人怎么活不行。所以迁出来要迁,但是必须实事求是,就说有地了,老百姓愿意了才能迁,老百姓不愿意不能应逼着人家迁。

    在这种情况下,成本最低的就是教育。就是把他们小家伙小孩们所有小孩全部上学,全部读书,能够现在九年制义务教育到初中,我现在看到的是这个工作做得特别好。现在穷人家庭小家伙都能读到,都能上小学了。有一次我到一个贫困家庭,三个小家伙我摸着他的头,说读书了没有,三个小孩子说读了,我们都读书了。然后我跟他妈说真好,你把小孩都送去读书了。妈妈怎么说呢?妈妈说,现在都免费读书,不去读白不读。也就说我们现在免费义务教育,使得穷人的家里小孩子都能读书了。但我关注不是这一点,我关注的是他们读到了初中以后,又没得读了,又都回到家了,然后开始背朝青天面朝红土又开始过这种日子了。我关心的就是初中毕业,这些贫困的家庭初中毕业以后能不能我们政府再覆盖给他们。

    能上高中的我们的全覆盖到高中去,就十二年义务教育,有些沿海的一些地方,有钱的城市,人家已经就十二年义务教育。我就觉得像我们这些穷人地方,其实更需要十二年义务教育,应该让他们读完高中,他一读完高中就有可能上大学。他只要能够有10%左右,20%的小家伙读完高中上大学,也就是那个村里面少了10%到20%小孩子。因为读大学的时候到外地读,读完以后大概很难回到那个地方了,这不就是人口在转移。那么如果不想读高中政府迅速覆盖过去,应该拿出钱来让他们读职业学校。初中一毕业立即读职业学校,读职业学校以后可以出去打工,一出去打工或者留在职业学校所在那个地方打工,修汽车,修摩托车,修自行车,做家教等等这种工作,就会留在当地。

    主持人:所以您说下一步最好是不是职业技术学校最好是义务上学。

    陈章良:职业学校还有高中,对这些贫困的扶贫对象的家庭,应该包括高中应该覆盖。

    主持人:也来实现免费。

    陈章良:应该十二年教育,所以一进入十二年的话,小孩子就很有希望,因为他可以继续读到那个年龄段,到那个年龄段找工作就好找一点,初中毕业到哪里去找,很难的。

    主持人:对,这样的话才能完成他一个掌握技能一个完整过程,才能更好投入社会。

    陈章良:这就是我一直在提,希望政府能够做,然后更希望政府做一点点,就这些贫困家庭的小孩,如果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如果考上大学一定要保证他们去读大学,这是知识改变命运关键时候。

    那么很多家庭,现在大学是要收学费的,都几千块钱学费,他们根本拿不出,哪来几千块钱几百块都拿不出来。

    主持人:现在不是能的款吗?

    陈章良:我就说必须政府能够绿色通道,就像我以前在大学当校长的时候,我们每次注册的时候一个绿色通道,穷人的家庭千万不能因为经济穷而不读书,我要保证每一个我录取的学生都能够读书。那么就我有一个绿色通道,或者贷学金、奖学金、助学金覆盖过去,然后让他在大学里面还打打工,再挣点钱,就这个工作大学里面必须要做。这就是在提案中我希望各个大学,绝对不能因为这些贫困家庭的小孩是扶贫对象,穷困家庭的小孩由于交不起学费,而不想读大学,这个事情必须要解决。

    主持人:这个太可惜了,通过教育来开展扶贫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办法。

    陈章良:还解决把人口迁出来。

    主持人:很好的办法。

    陈章良:它的成本比我们要低很多,我给你盖个房子你给我搬出去成本要低的多,你只要到山的外面给他盖一个房子,这个村你辛辛苦苦盖了一个很好的房子,他们都会很高兴搬出来,搬出来没几天又搬回去。因为他们又回去,因为在外面没得做,他们还是觉得我山沟沟虽然穷,但是我自己还有野菜还有菜,还有什么鸟什么搞不清楚,吃这个吃那个可以吃,一但平原去就没得吃。

    主持人:而且不仅是成本低,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教育不仅扶贫了还改变了他们的未来。

    陈章良:整个家庭的命运,而且这些小家伙们,就跟我们一样我们以前也是贫困家庭的,然后你读书了,你读大学了,你找工作了,你还会把爸爸妈妈带出来,就等于像个移民一样自己跟爸爸。

    主持人:一家的未来。

    陈章良:都出来了,然后我们就可以恢复他的整个树,生态就慢慢恢复过来。

    主持人:这个办法太好了,而且现在也在做,不断做过程当中。

    陈章良:但是因为人口太多,所以你想覆盖一个人就花很多钱,比如说直接学校,一个人你起码几千块钱,群体这么大,所以只能一点一点来做。一年比如说做那么几十万人,几十万几十万做,能做多少做多少,有多少钱做多少,然后就不停呼吁政府有关部门给钱给钱,然后我们把这个钱拿去,然后再多几十万,多几十万小孩,多几十万,就解决几十万家庭就是几十万几十万做。

    主持人:也期待着几年之后能看到这样一个变化。

    陈章良:我们做了几年,我现在已经做了几年,但是我还分管库区移民。

    主持人:有一个什么样效果。

    陈章良:我们对库区移民小家伙,实在没地方住,因为水土把他们家都淹了,他们就搬到山顶去,山顶根本很难生活。但是我分管的时候我就记得,就跟我们的自治区一把手汇报,说能不能,因为我是大学出来的,能不能多给点钱,让库区移民小家伙们全部出来读书。后来得到一些钱,一些资助,然后我就迅速给这些小孩子,每家每户通知,每家每每户通知说各位小朋友们,初中毕业你们还可以继续读书,然后我就印象特别深。

    主持人:他们高兴吗?

    陈章良:印象特别深,小孩子高兴,小孩子特别害怕我初中一毕业就被赶去打工去,就变成农民工就特别想再读书。但是我们都知道,小孩子一个人读高中这个家庭即使已经脱贫的家庭,一个小孩子读高中这个家庭就立即返贫,很快又回到那个贫困家庭。高中的开支很多,所以父母亲就不肯给他念了。然后我们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就让他们到南宁职业学校去读书,当时第一批我们从村里面带出了两千多个小孩,就出来读书了。

    读书的时候我印象还特别深,我自己还去开学典礼我还去讲课,跟小孩子们跟小朋友们讲我说家里穷不算什么,关键靠自己双手,通过读书来改变家庭的命运,一片掌声,小孩子高兴的。

    主持人:现在有毕业的了吗?

    陈章良:已经毕业了,毕业以后就业96%,他比我们本科的就业率高,原因是因为他什么工作都愿意做。我们本科有时候还要挑一挑,差一点工作不去,但这些职业学校的就业率一直都很高,我们国内职业学校就业率都一直很高。

    主持人:而且就业之后家里的困难他们也能够帮助解决了。

    陈章良:挣点钱。我就看到,他们比如说见到我,就说谢谢校长,嘴巴特别甜。我说怎么样你们?找到工作不,找到找到,修车修车。

    主持人:就是技能性的。

    陈章良:因为很多骑摩托车不是丢三就落四,就给他装上螺丝修修补补胎什么东西,就挣钱,我说挣钱有没有机会去,有啊,我爸爸妈妈都跟我一起过来住,在实现这个目标了。

    主持人:不仅有了文化还掌握了一技之能。

    陈章良:对呀,家庭也幸福多了,爸爸妈妈日子也好过一点。

    主持人:真好,我们期待着能有更多的孩子能有这样机会。

    陈章良:我也希望不光光是广西,其实我是觉得整个国家,整个我们国家扶贫。我们扶贫人口是一亿两千万现在,也就是一亿两千万在贫困线以下,我觉得像这一批小孩子,不应该光广西,应该整个国家都应该覆盖过去,都应该让他们有这个读大学的机会,我觉得大学更应该招生的时候,更应该对这一批贫困地区增加一点点名额,因为贫困地区小家伙学习的,从小的基础就因为学校差一点,基础就没有好,高考的时候再拼的时候很难拼。

    主持人:所以应该这一群体有一个特殊政策。

    陈章良:招生的名额拉多一点。

    主持人:给他们更多的一个平等的机会。

    陈章良:这样的话我们整个中国大家都兄弟姐妹,都算能够看到贫困的人口慢慢减低,你带出二十万来,不就减少二十万,他肯定的一读大学肯定就不是贫困家庭,而且不是贫困人,我觉得二十万,二十万解决,那么人口不就是慢慢下来。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陈委员,谢谢大家收看本期节目,谢谢,谢谢你。

热词:

  • 两会
  • 政协委员
  • 陈章良
  • 农业
  • 甘蔗
  • 畜牧
  • 水产
  • 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