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两会今日观察:让低中收入阶层得到降税好处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4日 14:55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央视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温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今年要实施结构性的减税,开展营业税改征增值税的试点。税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紧密相关,在我们生活和工作当中,所要交的税可能有哪些会减少呢?如何让企业能够享受到减税带来的实惠?"减"字的文章该怎么做?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陈伟鸿和特邀评论员全国政协委员贾康、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商品中含了多少税,一位空姐的税感,感受的是什么?今年个人的税负会减轻吗?

  杨金荣是国航的一名空姐,近二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她的足迹遍布世界多个地方,她的消费也变得国际化了。

  杨金荣:(这个面霜)在美国买是两百多美元,这个在国内赛特我看了一下,它好像是两千多块钱,大概2400元左右,所以差距就比较大,等于说便宜了50%。

  由于职业需要,一些高档化妆品是杨金荣经常要从国外买回来的。此外,她偶尔也会给自己买一个喜欢的名牌包,给家人买一些名牌的羽绒服、鞋子等等。

  杨金荣:在那里这个包一百美金、两百美金,合人民币也就是一千五左右,但是这个包在国内卖,就要卖三四千块钱,还有这个包是在巴黎买的,这个当时也就是不到两百欧元就买下来了,也是我回来国内一看,这个东西它大概是在4000块钱左右。

  从国外买免税商品这件事让杨金荣有一种明显的税感,不过她觉得,如果将来税能降下来,她更愿意在国内消费。在日常生活消费方面,空姐杨金荣也给记者讲了一些体会。她平时很喜欢下厨,每到一个国家,她要去当地的超市最关心得就是各种食品的价格。

  杨金荣:你看这一片是猪肉,猪肉我也跟国内对比了一下,它现在是1.29元/磅,那就合人民币是在10块钱左右是一斤,那国内现在都得在19块钱左右一斤,那以前国内的时候,也就是六七块钱就买一斤了。

  杨金荣还发现,一些国家的日常消费食品的价格相对比较稳定。

  杨金荣:就拿一个苹果来举例子,我飞了20多年了,但是一斤苹果多少钱,变化不是特别大,但是像这开心果,其实就是它的一个食品里的奢侈品,不是每个人都要去吃开心果的,是你情有独钟,你要去吃它,你就得接受它涨钱。

  杨金荣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在2010年,她家一个月,包括米、面、肉、菜等食品的总花销在1100元左右,而今年这个数字涨到了2000元左右,这笔支出的增加,让负责家庭账本的杨金荣感觉很明显,除了物价,现在还有一个和收入息息相关的税,也是杨金荣最关心的,那就是个人所得税,对于白领阶层的她来说,就是希望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能够再提高一点。

  贾康:我们的日常消费品里都含税

  (全国政协委员《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作为居民其实主要是两种,工资中间交的税一般来说是个人所得税,这是一种直接税;另外在购物的时候,它有实际的销售税,在发达经济体中,这个税是价外的。你在购买物品的时候,它的价值多少,然后付上一个税,税率是多少也是一清二楚的,我们国家现在不是这个办法,我们是价内税。你买一个东西付了钱以后就走了,你并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税,但实际上它是含税的,这些税就是间接的。从理论分析上来说,生产厂家对间接税是一清二楚的,但是最后价格里是不是可以把这个税完全包含着把物品卖出去,情况就千差万别。间接税是可以向消费者转嫁的,但是转嫁多少,要看供求关系,要看很多其他直接的条件。总体来说,消费品里多多少少都含税。

  张鸿:我们的税收让低收入人群的压力更大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觉得生活当中很多人没那么细心,不会对税收很敏感,我们出国买东西,只会觉得他们的物价便宜,我们的物价稍微有点贵,而不会感觉到这里边有什么税。其实相同的物品在国内买和国外买,如果从税的构成上来说,我们有消费税、增值税,很重要的是关税,这就构成了一个壁垒。有政协委员建议说,如果都跑到国外去买奢侈品,不如干脆把关税等等税率降下来,这样就能在国内消费。

  第二,税感在很多时候和支出有关系,就是你交了税以后,是不是自己享受到了,如果你的支出里边,比如教育的支出、医疗的支出,已经有政府纳了税替你支出的话,事实上就意味着你的收入在增加,所以你对税负的感觉也没有那么明显,因为你觉得纳的这些税,最后其实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现在我们的税收让低收入人群感受到压力更大的一个原因是什么?因为我们是间接税,不是直接税,比如你有资产,我就对你资产收税,那我没有资产,我就不用交税了,但是如果都在商品当中,那么大家交的税都一样,比如买一瓶酱油,富人交的税和穷人交的税是一样的,所以,相对来说穷人会觉得负担更重。

  贾康:要让低中收入阶层得到降税的好处

  (全国政协委员《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如果作为一个个人的纳税人,你是属于临界点之下的,是减少的,临界点之上就是要上升,这个临界点现在是相当高的了。一个月的收入在3万左右是在收入水平之上的,和以前比是增加了税负,在临界点之下的全都是减少税负的。我们工薪收入阶层原来是28%的比重要纳个人所得税,现在变成了不到7%,这对全国来说,只有两千多万工薪收入阶层还要交个人所得税。

  就我看来,比较大的可能性是争取下一次创造条件把起征点的调整问题和整个个人所得税的配套改革问题结合在一起,不是只看起征点这一个因素。其实上一次也不是只动了起征点,同时还调了税率和税的档次,再下一次我们应该争取创造条件,把个人所得税里面的工薪收入跟其他的一些收入合并在一起,按照这个超额一定的征收,那这样再分配的调节就更加有力度了,那么所谓税费固守的原则能更好体现,更多的低中收入阶层可以得到降税的好处。

  那么,真正有支付能力的,先富起来的阶层,就可能要多交一些税了。我们还应该积极考虑引入家庭赡养负担的区别对待,这就比较合理,比如我跟你两个人都是每个月挣五千块钱,但假定你家里就你一个人,没有别的负担。而我是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有四五口人,那么以后就应该考虑有这样的家庭赡养系数的区别对待,这样会更合理、更公平。

  另外有必要的话,以后能不能够常规化,就是三年和物价挂钩一次或者两年跟物价挂钩一次?这个回应大家对物价的感受,因为大家都在说物价总在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能不能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如果常规化了以后,没有特殊情况,就按常规来做,不用每次大家都用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讨论来、讨论去,其实这个事情跟物价挂钩的问题,我个人感觉相对简单。那么,下一次再要有改革的时候,要配套考虑这些事。

  张鸿:要保证个人所得税的相对公平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首先同意说,我们的免征额、起征点,这个数字和CPI挂上钩。这样起码不用每一年都讨论这个事,能够保证一定的基本的浮动。因为CPI确实是对大家会有影响,对大家的整个收入会有影响。更重要的是,我关注的是整个个人所得税的公平,就是我们原来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的时候,我们有区域的不公平,有的地方收入高,有的地方收入低。还有关于个人赡养系数,我们没有一个精确的分析。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比如我是一个编剧,我这一个月挣了好几万,但是我接下来几个月我没钱。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在美国做访问学者,到年底的时候,他就有众多的返税的项目,因为税务局会找他说,今年的房租是你的生活必需品,那么在生活中很多的基础支出是要给返税的。然后回过头来,我们来看看这个编剧有了这一个月的收入之后,就没有其他收入了,那我们是不是也给你综合考虑?一年的综合考虑给你返税;然后看看你有几个孩子要抚养,几个老人要赡养,再都给你返税,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个人所得税相对来说是公平的。

  代表委员共话结构性减税,减税的减法如何做?

  说起减税,人大代表李东生今年带来一个议案主题,就是围绕为企业减税助企业过冬,议案援引调查数据显示,在制造企业中33%的企业认为,税收负担将直接影响他们的设备升级,42%的企业认为,将直接影响创新和转型升级。

  李东生(人大代表):如果是能够适度地降低增值税,将能够直接对这个市场需求,这个会产生一个直接的这种拉动的这个作用,消费者他买到更便宜的商品,那整个市场的销售量将会提高,企业也能够增加的国内的需求,市场需求上能够获得效益。

  政协委员李剑阁也提出减税的提案,提案指出:2004年以来,我国政府就一直在进行结构性减税,但并未让财政收入减缓增长,财政收入所占GDP的比重从2002年的15.7%,上升到2011年的近23%。

  李剑阁(政协委员):减税既是当务之急,又是历史的必然,空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人大代表宗庆后表示,税收外的费用负担同样不可小觑,规范地方行政收费也可以减轻企业负担。

  宗庆后(人大代表):做一个产品就要求有许可证,你换个口味都要许可证,许可证要收费,还必须经过专家认证,专家认证也要付钱,明明就增加企业负担。

  3月6号,财政部部长谢旭人表示,今年将进一步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减轻企业和居民负担。

  谢旭人(财政部部长):今年要进一步落实好个人所得税新的税法,减轻中低收入纳税人的负担,同时也较大幅度地减轻了个体工商户他们的所得税负担。

  贾康:税制改革要让老百姓真正得到实惠和好处

  (全国政协委员《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如果从我们提出建议角度来说,我觉得可以至少提这样几点:结构性减税就是要选择一些重点来实施税负的下调,那么首先在我们进口环节要区别对待,要挑选一部分进口品来降低关税,那么往后边的税负的传导会给生产厂家和一些消费者带来减税的实际的好处。第二,我们要特别注重上海已经先行先试的以增值税替代营业税的改革,那么它是在建筑、安装、交通运输第三产业市场主体那的,实际上给他们减少了原来营业税的重复征税因素,这就是一种结构性减税,鼓励他们发挥潜力来做专业化细分,而这样新的机制,可以使这个业态更表现的更有活力,提高他们提供给消费者服务的性价比,进而就有利于提振消费,扩大内需,成为对全局正面。良性的影响,支持意义很重大,也使老百姓得到实惠,得到好处。

  另外,关于结构性减税,我们在去年已经明确宣布的,对于小微企业、还有中小企业税收优惠这方面,要把已经定下的原则落实到实施细则上,比如小微企业的营业税、增值税所谓起征点从最高5000一下提高到了最高的20000,那么在各地怎么样执行?它有一个认定,到这个地方辖区里边怎么落实,要有实施细则。现在听说很多地方都按照最高20000来考虑实施的方案和细则了,那么要把好事做实、实事做好,这里面要防止一些扭曲,各地都要有一个可以真正把优惠政策落实下来的实施细则方案。

  再有一条,结构性减税应该在鼓励企业创新活动这方面,把原来一些政策原则兑现。比如企业能够证明自己研发投入,要能得到所得税的抵免,这就是一种结构性减税。除此之外,还有已经明确的提出,蔬菜的生产经营环节的税收要去除,就等于是整个免税了。蔬菜的生产经营免除了税收之后,还要趁势理清它整个物流全程的其他收费,这样才能使老百姓得实惠。还有一点就是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现在应该积极研究下一步的方案,年内能不能动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结构性减税方面,一定要考虑个人所得税怎么样进一步的优化。

  张鸿:营业税改增值税的上海经验值得借鉴

  (《今日观察》评论员)

  其实我们现在在上海做的营业税改增值税的试点,其实就是减税。因为营业税原来就是,比如生产一个设备,你要收营业税,然后我作为企业用了你这个设备,我又交一遍营业税。现在的增值税是什么意思?就是我用你这个设备的时候,我可以把这个设备的抵扣出去,不交税,这样相对来说,我的税收整体水平是下降的。

  还有一个就是,税其实是个杠杆,就是我们谈结构调整,就是通过税来调整,比如新能源、环保,我们就可以降低税率,然后扶持它的发展。再有,就业的扶持,比如一些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我们通过降低它的税率,他们解决就业可能就相对来说容易一些。我们整个来讲,我们要刺激消费,怎么刺激消费,让大家有钱,让务工者有钱?那么让企业把税先给降下来,务工者有了钱以后,买东西也相对便宜以后,这样消费就上来了。

  对于小微企业减税,我曾经看到一个报告,事实上有为数不少的,比如我们平常家门口的那些饭店,他如果就解决两三个人的就业,每年的收入也不多,你对他征税的这个成本甚至会高于他所交的税,所以这些就不是说"减"的问题,就干脆这种非常小型的企业,干脆就给他免了算了。

  许善达:好的税制要能够照顾穷人

  (全国政协委员 原国家税务局副局长)

  一个好的税制,你要能够照顾穷人,这是一个税制的一个基本功能。同时也要留住富人,你不能让这个富人,因为税负太高,富人就走了。在整个税制完善里面,我想它会对整个社会稳定,调节收入差距,它会发挥一部分必要的作用。

  张鸿:清费应走在减税之前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讲了半天减税,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清费,我们在网上随便一搜,就有不合理收费,就会发现各地的年终的总结里都会说,说我们去年加大了清费之乱的力度,取消了不合理收费多少项,各个省基本上都能取消100多项、200多项,就是一共有多少项。那么我们能不能先把这些费给清理了?这样的话,事实上它在减税的前面就已经减轻了企业的负担。

热词:

  • 结构性减税
  • 降税
  • 两会
  • 工薪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