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春日迟迟 刀鱼17年来收成最差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3日 15:54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文汇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以前,刀鱼吸引人们的舌头;现在,刀鱼吸引人们的眼球。为了产卵繁殖,刀鱼每年清明时节从海洋往长江上游洄游。因为肉质逐渐淡水化,刀鱼兼具绵软、鲜嫩、丰腴的美味,成为长江中首屈一指的鲜物。原先,长江刀鱼并不难吃到。近几年,因为资源减少,刀鱼有了一丝奢侈品的味道。根据去年的公开报道,长江刀鱼卖出了6000元/斤的天价,一天之内的价格浮动超过1000元。

  今年,晚来的春风吹走了刀鱼的产量。地处崇明县东南角、距离黄海佘山岛海域40公里的团结沙是接应刀鱼捕捞渔船的第一线港口,也是崇明最大的刀鱼产地和集散市场。这里的渔民告诉记者,今年尽管有几天刀鱼成交价达到5000元/斤,但大多数时候生意很难做,不但价格相比往年低,而且很折腾。渔民要面对的,可能是17年来最严重的歉收。

  春风未吹,刀鱼不见

  近50艘快艇停泊在团结沙水闸的水道内,简易活动板房搭成的刀鱼门市就建在水道两边。42岁的江苏盐城籍渔船主张嘉金向记者大叹苦经:“哪怕只要早一个星期入春,刀鱼产量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少。”

  张嘉金有17年捕捞刀鱼的经验,从未见过像今年这样的歉收。这天中午,他从10来条渔船上“东一条、西一条”零星收鱼,一共才收到约8斤刀鱼。连日来,附近的门市部每天最多收到20斤鱼,少的时候每天收不到5斤。而去年这个时候,张嘉金每天可以收到约80斤刀鱼。“像今年这样下去,八成以上的渔民恐怕要亏本。”

  老渔民告诉记者,长江刀鱼的产量确实有“大小年”规律。由于刀鱼都是从海洋洄游而来,有经验的渔民观察上一年的海刀产量,就可以大致预测下一年的刀鱼产量。去年10月,张嘉金开始为渔季忙碌,他在长江口水面打下第一根桩子,为来年排网捕捞做准备。当时,渔民之间交换信息,都说海刀“很好捕、量很大”。因此,张嘉金预计今年将迎来刀鱼丰收。

  渔谚说:“只能人等鱼,不能鱼等人。”春节过后,张嘉金迫不及待地出海试捕刀鱼,结果足足等待了1个多月。“你问我捞到几斤?哪里还能按斤算哟,只捞到那么几条!”试捕的结果让他突然紧张起来,他害怕今年的渔季会“赶不上趟”。

  有一条江南农谚是“春潮迷雾出刀鱼”,意思是说,刀鱼对应着入春时间,水温回暖才会洄游。农谚又说:“清明前鱼骨软如绵,清明后鱼骨硬似铁”,意思是过了清明以后,刀鱼鱼刺发硬,肉质鲜度下降,价格也一落千丈。也就是说,每年入春到清明的这段时间是捕捞刀鱼的黄金窗口,而这段窗口期有多长,取决于何时能够入春。

  春风未吹,刀鱼不见。

  今年,渔政部门认定的刀鱼捕捞时间是3月1日-4月15日。然而,今年上海遭遇连绵的阴雨天气,2月份有连续19个阴雨天气,创近20年来气象纪录。当月平均气温仅4.3℃,比常年同期偏低1.4℃。进入3月份以后,气温仍然在10度以下徘徊。

  鱼价每分钟都可能有变

  下午3点,渔民万小芳的门市部里有30斤刀鱼,但是她决定不卖了。“准备留到明天卖。估计明天海面上有大风,捕鱼是很难的,现成的刀鱼可能会涨价。今天2两以上‘大刀’只卖2500元/斤,这个价格太低了。”

  在万小芳的门市部里,刚捕捞上来的刀鱼装在一大盆冰水里。2个小工戴着粉色的胶皮手套,将刀鱼分拣到2个塑料泡沫箱内,再敷上一层碎冰。小工说,左边一箱是2两以上的“大刀”,价格2500元/斤;右边一箱是3两以上的“极品刀”,价格3000元/斤。从团结沙水闸开始,刀鱼一上岸就被分为几个档次。

  这些价格只是暂时的。今年刀鱼严重歉收,产量不稳定,鱼价浮动厉害。

  团结沙距离常州200多公里,全程开车要近3个小时,鱼价每分钟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据说有一年渔季开始的时候,一名经销商囤积了总价几十万元的刀鱼,准备大赚一票。就在把鱼运往常州的半途中,他接到电话,说常州鱼价跌下来了。鱼不能烂在手里,结果倒赔了几十万元。“鱼价就像坐上了直升飞机,昨天一斤卖5000元,今天变成2000元,明天又变成3000元。”

  渔民想要尽量多赚些,一般有两种办法。一是,把1两5以下的“毛刀”和1两5以上的“中刀”搭配。比如,今天“中刀”价格相对偏低,宁可把“中刀”当成“毛刀”搭售,以求能够跑量。二是,用“海刀”充做“江刀”。刀鱼的淡水化程度越高,肉质越细嫩鲜美,而“海刀”的肉质粗硬。渔民介绍,“江刀”的背呈现金色,而“海刀”的背是青黑色的;此外,“江刀”的眼珠泛白,而“海刀”的眼珠带有一点红色。

  记者离开团结沙门市时,万小芳正和一名崇明本地鱼贩争执“毛刀”的价钱。她一手敲打着计算器,一手拿着圆珠笔,两条眉毛拧到了一起:“80块一斤,价钱绝对不能让。另外,与其你欠我50块,不如我欠你50块。明天你再过来,我找零钱给你。”记者问她,囤积的30斤大刀,明天能卖出好价钱吗?她回答说:“可能有风,也可能没有风。价钱这个事,我真的说不准。”

  产销链条门槛高风险大

  若论“物以稀为贵”,刀鱼产量骤减,价格应该抬升才对。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产量不是决定刀鱼价格的唯一因素。刀鱼的产销经过包括渔民、渔船主、经销商、各地饭店等多道环节,每一级上家会对下家的鱼提出苛刻的要求。一名经销商感叹:贩刀鱼的行业门槛很高,必须有足够的眼力和经验,才能把一盆刀鱼分出三六九等。否则的话,只能自己吃进其中的巨大风险。

  追溯这根脆弱的产销链条,要从苏南的餐桌上说起。

  在刀鱼消费的重镇常州,人们用刀鱼祭祀祖先。食用刀鱼有一套考究的方法,用一根牙签剔开鱼肉和鱼骨,鱼骨油炸,鱼肉单独食用。江苏人常把“西施乳、徊鱼嘴、刀鱼鼻”挂在嘴边,意指“长江三鲜”河豚、徊鱼、刀鱼最鲜美的部位。刀鱼鼻就是指背脊靠近头部的一小块鱼肉。淮扬菜就有一道菜式,用十多条新鲜刀鱼做材料,单单挑出鱼鼻肉炒成一盘。

  就这样,刀鱼包含了礼仪与奢华的意味,被食客极尽挑剔之能。这种要求越是精细,对产销环节的压力也就越大——鲜鱼必须保证硬挺如刀,鱼肚不能有任何破烂或血水。只要鱼的品相有一丝污损,就无法挤进上等食材的范围。

  一名浙江籍经销商曾在刀鱼的品相上吃过亏:“刀鱼非常娇贵,须臾不能离水。为了保湿,渔民用水泼洒毛巾,再把毛巾覆在鱼上。没料到红色毛巾的颜色掉到刀鱼上,差点被退货,只好赔钱出手。”

  刀鱼产业的利润像一座金字塔,最高处是产量最少的2两甚至3两以上的刀鱼。为了产出这些“极品刀”,一个渔民家庭平均每年要投入几十万元的成本。如果遇到天气不利,就容易入不敷出。

  以团结沙水闸周边的渔民为例:简易活动板房的房租是8000元/年;一张网具价钱约200元,一条渔船上有200张网,就要4万元;快艇出航一次消耗柴油1500元,按工作1个月、2艘快艇每天各出航2次计算,油钱花销就得近20万元。

  一位渔民告诉记者,他以4000元/月的工钱雇了几名小工。有两个小工眼看刀鱼年景不好,没有干满半个月就辞职跑路了。记者在团结沙了解到,小工的身价已经涨到每月5000元到6000元。如果雇用10个小工做上半年时间,按照月薪5000元计算,人力支出就达30万元。

  为了捕捞到更多的鱼,渔民纷纷向外海扩展,恰似一场升级投入的军备竞赛。一位渔民说:“以前出海,只要从团结沙向东行船1小时;现在出海,行驶5小时才见得到鱼。我们主要用排网捕鱼,以往两道网相隔1公里,现在呢,隔开300米就有一道网!”

  异乡捕“刀”人

  每年春季,蟹苗、鳗苗、刀鱼的鱼汛纷至沓来,海面上呈现一派热闹的景象。同时,昂贵的水产引起渔民之间的纷争,圈地、抢鱼、霸市、伤人等事件不时上演。

  今年3月20日,上海、江苏、浙江三省市9艘海警船艇和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2架警务直升机组成联合执法巡逻编队,分别从外高桥和洋山出发,开展“平安1号”长江口海陆空治安联动专项整治。

  记者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在崇明岛,有超过1万民江苏籍渔民,他们的第二、第三代子女也继承父业。以刀鱼捕捞为例,崇明县本土捕捞刀鱼的不足100人,主要分布在南门和堡镇,而江苏籍渔民10倍于当地渔民数量。这些异乡捕鱼人不仅需要一个良好的治安环境,而且希望解决“异地船籍”的矛盾,成为有证、合法的渔民。

  抢“刀”

  上海武警边防总队奚家港派出所民警朱一帆说:“一到渔季,团结沙警务室的接警量就会上升。主要处理渔民之间的利益纠纷,说穿了,就是抢鱼。”

  最为常见的一种行径是“强买强卖”。一些渔船主通过原籍村落的宗亲力量,与散户渔民私下约定,让他们提供固定的货源。可是,一旦到了出海的时候,就会遇到意外情况——其他渔船主的快艇靠上渔船,提出要购买刀鱼。如果两边没谈好价钱,快艇上的人就会以暴力相要挟。

  今年,朱一帆曾接到一起报案。两个渔船主是一对亲兄弟,哥哥私自跑到弟弟约定的渔船上收鱼。弟弟觉得吃亏不忿,于是打架致伤。“他们走进派出所时,根本看不出是兄弟俩。两人都直呼对方姓名,就好像是仇人相见。”

  偷鱼也是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夜里,偷鱼贼下水到别人的地盘,用刀割断绳子,偷走刀鱼。有一次,一名渔船主抓到了“现行”,咬牙切齿要动用私刑。幸好边防民警及时赶到,依法做了妥善处置。

  近年来,刀鱼捕捞区域从长江口水域拓展到了佘山岛附近,长江口外,白色浮标密密麻麻。新添置的排网更靠近外海,捕到的刀鱼自然更多,恶性竞争引起了渔民的嫉恨。朱一帆记得,一个渔民认为别人的排网挡住了自己的地盘,抄起船上的砍刀,把排网的桩子砍断了。

  “刀”就是命

  为了抢鱼发生许多龌龊,因为对渔民而言,刀鱼就是他们的命。由于成本限制,一户渔民只能投资单一类型的渔网,也就是说只能“主攻”一种鱼。比如,对渔船主张嘉金来说,刀鱼季节的收入占据全年总收入的八成。

  张嘉金的大儿子叫张威,今年19岁,皮肤黑里透红,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张威说,渔季期间每天只能睡5个小时。晚上10点半睡觉,凌晨3点出海捕鱼,回到团结沙,一沾枕头就能睡着。

  中午,张家的饭桌上有一盘刀鱼。张威苦笑着说:“昨天,我把一盆‘大刀’放在门市部写字桌下面,因为太忙所以忘记卖了。可惜啊,这盘鱼值好几千块钱呢。”

  张威说,渔民拿命换钱。前些天,一个渔民在恶劣天气出海,结果被雷给劈死了。张威也遭遇过险境,一次,他跨越两艘快艇,由于颠簸不稳,翻落水中,幸好他的水性不错。“其实,只要风力是7级或7级以下,我们还是愿意冒一冒风险。毕竟,天气坏的时候,鱼价会高一些。”

  渔季的生活没有规律可言。有时候,渔民随着渔船在海上漂泊半个月,每天都靠快艇把鲜鸡、蔬菜、橘子等补给送上船。据说,在崇明陈家镇上的大众浴室里能见到刚回到陆地的渔民,他们身上落下的泥灰有半厘米厚。

  把鱼带回团结沙以后,渔民还要为卖鱼发愁。在码头,张家支起一个储存物料的帐篷,帐篷里满是冰块融化留下的积水。3月初,为了照看当天没有卖掉的刀鱼,张威搬了一张床睡在帐篷里,只过了一夜就受寒感冒了。“我们担心附近的猫狗把鱼叼走。一条鱼就是几百元,吃不起这个亏。”

  不过,令渔民最受伤的,是今年疲软的刀鱼行情。张嘉金放下饭碗,对记者瞪着眼睛,问了一连串问题:“为什么今年的鱼卖不出价钱?要我说,是不是国家禁止公款吃喝了?还是说,调控房价影响了经济?”

  为“刀”漂泊

  1万余渔民扎根崇明岛,因为崇明比苏北更接近刀鱼产销链条。刀鱼主要销往苏南地区,捕捞后只要耽搁一天,买家就嫌弃鱼不新鲜了。为了保证转运方便、保证鱼的新鲜度,所以选择住在崇明,即捕即卖。

  17年来,张嘉金只有一次回到江苏度过春节。他说:“春节返回老家,总要给爸妈、丈母娘买些东西。如果年景不好,一般就不回去了。”

  初中一年级时,张威辍学,18岁时,他正式上船参与刀鱼生意。在团结沙简易活动板房搭成的“家”里,张威有一个不足20平米的房间,房间里有一架上下铺、一张写字桌。前年,张家买了一台25寸电视,在没有电脑、报纸的情况下,这是接受外界信息的唯一渠道。不过,渔季期间张威没有时间看电视。

  在团结沙水闸附近,几百户渔民构成封闭的天地。这里有一个小型菜场,有烟杂店、桌球房、造冰室。遇上感冒发烧,渔民就去小诊所买药。张威说,他不会选择外出打工:“现在打工的工资也不高,不如帮家里做事,毕竟能省去一个小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打鱼的日子也能过得不错。”

  最近几年,这些异乡捕鱼人增添了困扰。原来,我国对刀鱼实行特许捕捞制度,但捕捞证发放的数量逐年递减。今年,崇明渔政仅发放了70余张刀鱼特许捕捞证。如果拿不到捕捞证,就变成了无证捕捞。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欠扁

0

支持

0

很棒

0

找骂

0

搞笑

0

软文

0

不解

0

吃惊

热词:

  • 长江刀鱼
  • 收成最差
  • 捕捞
  • 天价
  • 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