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广州一农村幼儿园“校车实验”的破产观察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0日 09:54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金羊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新快报记者 郭小为

  4个月前,因为甘肃校车事故

  如今的她说,她想换回野鸡车

  这是一个中国现实中的校车困境

  根据目前的校车标准

  多数农村幼儿园已经或将要面临这一问题

  核心提示

  2010年7月1日,我国首部专门针对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的强制性国家标准,即《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正式实施。广州市南沙区“未来之星”幼儿园园长冯淑英就是按照这个标准购置了一台52座的校车。

  从去年年底开始,这个已经有11年幼儿园运作经验的冯淑英开始了一项属于她的校车实验,而实验进行4个月后,她的幼儿园损失了一半生源。原因是,很多家长说,“我们的路不好,要送孩子坐上正规校车要走很远的路,那我们的工作怎么办呢?”

  为了挽回自己的生源,这个幼儿园园长冯淑英开始了她的生源保卫战。

  她自爆自己使用野鸡车的经历给电视台,她对来访的记者说,“我已经使用了正规校车,其它幼儿园也必须淘汰野鸡校车,使用正规校车。”

  这个园长希望通过爆料来挽救危局,但这种爆料方式又使她陷入另一种尴尬其他园长对她的敌意、有关部门的压力,以及部分学生家长的不理解。现在的她终于萌生了重新用回野鸡车的想法,她说,她也没办法。

  在中国目前的道路状况和诸多现实因素下,冯淑英的遭遇是诸多农村幼儿园园长所共同遇到的问题,本期新深度关注中国农村幼儿园的校车之困。

  “校车,还是校车”,近半年来,31岁的冯淑英每天的生活几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校车”二字了。

  从20岁开始到现在,在广州市南沙区横沥镇长大的冯淑英开办自己的“未来之星”幼儿园已经11年多了。

  在不少当地人眼中,她的幼儿园牌证齐全,环境良好,生源充足,经营收入可观,看上去,她和她的幼儿园事业似乎完美得并不缺少什么了。

  如果是在2011年11月发生的甘肃校车事件前,你问冯淑英,你觉得你的生活中少了什么?她一定说,自己的生活十分完美,她确实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在校车事故发生之后,一切都变了,因为当时办幼儿园的她,没有正规的校车。

  多地“校车”出事了,要不要买正规校车?冯淑英开始考虑。

  没有正规校车,出事故了,我会不会也要坐牢?她也开始了这样的恐惧。

  而现在已经买上正规校车4个月的她又有了另一种焦虑。

  因为她的生源因为购买正规校车反而更少了。

  故事从幼儿园园长冯淑英打算买校车开始。

  “未来之星”幼儿园那时,幼儿园里的歌声,声音大到能在大半个村子里回响

  “当天空露出阳光笑脸,当花儿仰望我在路边,当我背着书包昂首向前,走向我的未来之星幼儿园……理想翅膀在飞扬,美丽的未来从这里起航。”

  每个上学日,位于南沙横沥镇长沙村的“未来之星”幼儿园里,总会不时传来这样“吱吱呀呀”的幼童歌唱声,这是一首冯淑英与她的妹妹作词作曲、专门作为“未来之星”幼儿园的园歌。

  很多时候,冯淑英总是特别沉浸于这些并不标准、也不怎么整齐的合唱声里。

  这位外表黝黑干练、言语清晰有力的年轻园长说,“就像歌词唱的一样,它表达了我对幼儿园的爱,对小孩子的爱。”

  2000年2月8日,以冯淑英为法人代表的“未来之星”幼儿园正式开班,这家几乎投入了冯淑英父母毕生积蓄的幼儿园,建起了四层高的大楼院落,甚至还建了幼儿专用的游泳池,这在当地显得气派非常。虽然幼儿园首期只招收了9名幼儿学童,但此后生源数逐步增加,到2007年之后,“未来之星”幼儿园的学生人数基本稳定在了100至160人之间,从师生规模、环境设施到经营效益等方面,都成为了当地标杆性的幼儿园之一。

  在冯淑英的幼儿园最热闹的时候,唱园歌的学生人数一度到达了将近200人,那时合唱起来的歌声,声音大到能在大半个村子里回响。而就在去年11月,村里人渐渐熟悉的幼儿园合唱声突然降到了最微弱的阶段了,那也是冯淑英至今仍忘不了的一段日子。

  冯淑英一家人的生活,开始了一场微妙的变化。

  这一切变化的源头,最终来源于一场发生在千里之外的意外事件。

  这个曾经也开野鸡车的园长

  在她看了甘肃校车事故的视频后终于下定决心买校车

  2011年11月16日,甘肃省正宁县幼儿园校车特大交通事故引发全国关注,核载9人、实载64人的校车造成21人死亡(其中19名学生遇难)、43人受伤。一时间,“校车安全问题”成了舆论聚焦的重点。

  远在千里之外的冯淑英,也注意到了媒体的报道。最初她的反应是,“死定了!这段时间肯定要查车了!”又做园长又兼做司机的她,那几天开车接送学生时,总是提醒自己要“看远点,看有没有查车的交警。”

  冯淑英的担心在情理之中:她使用的是非正规的私家面包野鸡车,而且严重超载,一个12人坐的面包车,最多时塞下了五六十个幼儿学生。“比如,在副驾驶座上,可以坐上6个小孩子。两个小一点的(小孩子)蹲在座位下,两个年龄大一点的坐在座位上,再让他们分别抱着一个小孩子。”冯淑英这样介绍那时当地幼儿园的普遍做法。

  担心正在冯淑英的内心慢慢积聚,直到她看到了甘肃校车事件中当事园长的采访视频后,她的这种担心随着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了。

  “我太理解甘肃这个园长了!他有错,我也知道他的苦,他有苦说不出,只有哭。我们的幼儿园用野鸡校车,既便宜又方便了家长,我们都是为家长服务,而不是为了孩子服务,让家长满意了,然后再让他交钱。只有真正出事了,最受伤最无辜的才是我们的小孩子。”在冯淑英的讲述中,她似乎是一刹那间就被这个她丈夫无意中打开的采访视频震惊住了。

  看完电脑视频的那一夜,她几乎彻夜未眠。

  买不买正规校车?不用正规校车出事了,到时要坐牢怎么办?幼儿园该怎么办下去?幼儿园里孩子的安全怎么保证?……一连串的问题,冯淑英想着想着就哭了,她说她那时有好强,有犹豫,有挣扎,还有恐惧……

  甘肃校车事件发生近一周后,决定“要洗心革面做好人”的冯淑英终于下定决心:购置正规校车。

  巧合的是,在冯淑英作出这一决定的第二天,即2011年11月22日,广州媒体曝光了包括“未来之星”幼儿园在内的南沙野鸡校车存在安全隐患的问题。冯淑英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她说,我心安了,就是要让大家的问题隐患都暴露出来。

  买来正规校车村民并不买账

  他们说,正规校车到不了家门

  购置校车的过程并不顺利。

  预定、换车、追尾、雇司机、跑牌证……遭遇了各种“挫折”,用了两个来月,花费将近30万元后,一辆崭新的52人座正规校巴终于停在了“未来之星”幼儿园旁。

  2012年2月1日,新一年的幼儿园招生中,有了正规新校车的“未来之星”幼儿园,却只招收到了30多名幼儿,远远低于2011年的150多人。这大大出乎了做了十多年幼儿园园长的冯淑英的预料,当时的她,还不能理解:“为什么校车正规了,来的学生反而少了?”

  冯淑英进行了调查了解,她发现,之前被媒体曝光的野鸡校车问题导致了大部分生源流失,但明明现在有了正规校车,学生还不来的原因是“正规校车车身太大了,不像很多私家面包野鸡车一样,可以深入到学生家门口的颠簸、狭窄村巷中去,家长们为了图方便,宁愿把孩子送去用野鸡车接送学生的幼儿园中去了。”

  其中,以南沙区珠江街前锋居委会永安二街为例,要进入到这里的学生家门口,必须经过一条2公里多长的坑坑洼洼的泥土路,还需走过一条长约1千米、宽约3米的村巷,而“未来之星”幼儿园正规的52人座校车只能停在远离村巷的三公里外的路口,望“村”兴叹。

  “其它幼儿园的野鸡车都把生源抢走了。”冯淑英有点可惜又愤愤地说。

  “你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了,难道还不肯为了孩子的安全,每天多走几步,去接送孩子吗?”每次,冯淑英在走街窜巷争取生源时,总是不时会这样反问学生家长。

  其中部分家长的理由和难处似乎也能理解:我们都要干农活和上班,很难有时间去接送孩子走那么一大段的路程。

  2012年3月,“未来之星”幼儿园招收到的学生人数到了50多名,4月份这一数字上升到了70多名,这与期间冯淑英不胜其烦地与家长沟通、劝说有关。

  但即便如此,冯淑英却仍旧高兴不起来,“就这点生源,我们幼儿园每个月都要亏钱。”

  生源保卫战

  墙上的日历翻到2012年2月下旬,广州媒体再一次连续集中报道了南沙野鸡校车安全问题,这一次,冯淑英从幕后的“深喉”变成了公开的行业内幕爆料者。

  她说,她想招多点学生,把幼儿园继续办下去,她要为孩子争取利益,她看不惯那些不正规办学、使用野鸡车的幼儿园。

  冯淑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出了存在于南沙横沥镇野鸡校车比正规校车“更好赚钱”的优势:前者可进家门,比后者易掉头,生源足;前者过桥费每次只需5元,后者要20元;前者省时、省油、成本小、压力小,冒险违规也值得,后者成本大,全程GPRS定位和摄像,监管严,总是被查车。

  同时,冯淑英还以此多次向当地政府部门反映诉求,要求政府大力支持她的幼儿园。为了给政府施加压力,她的措辞变得强势而直接。

  其中,在她交给记者的一份《致教育局领导的一封信》中,她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很后悔配合上级的指示;我很后悔重视岗位责任心;我很后悔维护幼儿园的利益;我很后悔重视人身安全;我更后悔自己的投入得不到合理回报。

  同时,她还直接点名爆出了当地几家与她有竞争关系的幼儿园,至今仍在继续使用野鸡校车违规接送学生,其中还有几家幼儿园属于无牌无证的违规经营。

  这被不少当地人认为是冯淑英为了争抢学生生源,而借助媒体舆论进行的“生源保卫战”,很多人并不认可她的做法,甚至还有不少敌意。

  冯淑英并不否认,她说,她要为了幼儿园的发展而战。这是她买来新校车之后,又为自己新校车的存在打的一场生源保卫战。

  女幼儿园园长的校车实验可能宣告失败

  她打算用回野鸡车

  “在你看来,这是不是一次幼儿园市场重新洗牌的机会?”

  面对记者这样的提问,冯淑英定了定神,并没有否认,她说,“我们多用一天野鸡车,对小孩的利益就多一份损害。政府不重视你的合理诉求,重视的是你的埋怨,是你成为了"不稳定因素"。我是阳光,他们天天在黑暗里运作,见到阳光了就头疼。”

  事实上,可以确定的是,冯淑英几个月来的“动作”让她的家人真的“头疼不已”。包括她的丈夫在内的多位亲人,都是在政府单位任职,都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有的被领导找去谈话了,有的被同事刻意疏远关系了。

  “你有良心有什么用?你不吃,你的孩子也要吃!你这口气,没用的!”有朋友这样劝诫冯淑英。

  “我也没有什么后不后悔的。我就是没有想到会给家人带来这么大的压力,连我妈妈去菜市场买菜,都会因为我的事情而被人骂,说什么"让你女儿小心点啊!都是你女儿搞得乱七八糟的!"我不想他们为我担心。”冯淑英说。

  远处幼儿园的园歌合唱声依稀回响,冯淑英看着停在眼前的崭新校车,指了指正驾驶着的野鸡面包校车,喃喃地对记者说,“我累了。做不了好人的话,我就回头是岸咯!”

  “回头到哪里?”

  “用回野鸡车。”

  南沙农村校车调查

  一共30位家长接受了记者的问卷调查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

  如果道路状况不好

  当孩子需要家长送到两公里外才能坐上正规校车时

  10个家长只有3个愿意送

  新快报记者 郭小为

  有了正规校车,幼儿园的生源为什么不多反少了?

  为解答这个问题,新快报记者深入广州市南沙区多个村委的乡间地头,以田野调查的方式,详细记录了南沙区前锋居委会、冯马一村、冯马三村、庙南村、二涌新农队等多个乡村的学生家长的心声和诉求,对他们进行了一个细致的问卷调查。

  在本次调查问卷中,记者就家长究竟选择什么样的交通工具接送孩子、不愿使用正规校车接送孩子的原因,以及家长所在村巷的道路状况和家长在校车问题上的诉求进行设置问题。

  本次调查的主要对象是:南沙需要校车接送的幼儿园学生家长,共有30位家长做出了有效问卷调查,他们的孩子的年龄分布在2岁半至6岁半之间,男16位,女14位。

  最后,新快报记者根据问卷形成的统计表和对政府部门的采访,得出了以下调查结论。

  调查结论1:30位家长中有19位家长选择了非正规校车

  这些家长的理由是“野鸡车能到家门口”

  在接受采访的30位家长中,除了2位家长选择了不坐校车自己接送或不上幼儿园外,其余28位家长的孩子均需由专门车辆接送。

  这些家长的孩子乘坐的接送车辆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正规校车;二是涂改车身后貌似正规校车的“单位行政用车”;三是私家面包野鸡车,对应一二三类乘坐的学生人数分别为9人、8人、11人,比例分别为32.14%、28.57%、39.29%。

  也就是说,有19位家长选择了非正规校车(非正规校车包括:单位行政用车、私家面包野鸡车)接送孩子上下学。

  在本次调查中,9位家长使用正规校车的原因除了最主要的安全因素外,还有收费便宜、熟悉信任、不便转学等原因;而19位选择非正规校车的家长最重要的考虑是野鸡车“接送方便,可以送到家门口”。

  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家长在选择中,有5位是因为正规校车进不了村巷,转而选择使用野鸡车。

  记者调查还发现,在这些选择用野鸡车的家长中,多数人认为,野鸡车“只要司机安全行驶,不超载,就能接受”。很多家长分辨不清什么才是正规的校车,部分家长甚至认为,只要野鸡面包车涂上了黄色外装就是正规校车了。

  调查结论2:

  当孩子需要到两公里外坐校车时

  10个家长只有3个愿意送

  本次校车调查中,学生家长所在村组的道路状况大致可分成三类:

  I类道路是指难以通行24坐及以上的正规校车、家长接送需行走3公里以上,较为颠簸狭窄的道路。

  II类道路是指难以通行24坐及以上正规的校车、家长接送孩子需行走1至3公里的道路。

  III类道路是指家长在家门口1公里内即可送孩子上下学的道路。

  在南沙区村镇30个家长的抽样调查中,分别对应I至III类道路的家长人数分别为9人、15人、6人,分别占比30%、50%、20%,也就说,有24个家长的情况是属于要陪孩子走至少1公里的路程才能坐上正规校车。

  另外,记者还发现,在南沙区这些道路级别较低的村组中,大部分家长选择了让孩子用非正规的校车来接送。

  以南沙珠江街永安二街为例,共有10位家长接受了采访。他们家到学校的道路都属于I类或者II类的道路等级。

  在这种道路条件下,绝大部分的孩子都需要家长送到2公里以外,才能坐上校车,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这条街道上的10个家长,只有3个家长选择让孩子用正规校车来接送。

  南沙校车困局或是中国农村校车困境缩影

  3月31日,南沙区教育局负责人杨晓余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说,地方政府没有权威性法规可执行,只能盼着新的校车条例早日出台,同时各自探索。

  记者了解到,杨晓余指的新校车条例是今年3月28日国务院审议并原则通过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条例》全文细则以及技术指标并未公布,将在进一步修改后,由国务院公布施行。

  此次通过的《条例》,国务院强调了有关校车的6个关键点:就近入学、县级以上政府负责、专人随车、设定校车使用许可、通行获优先权、明确法律责任。

  这些关键点或将为南沙区农村校车问题的解决提供助益。

  杨晓余说,在目前南沙的探索中,针对这里的校车成分比较复杂的局面,南沙采取的主要做法是进行分类管理,即要求接送学生的车辆符合一定标准,在具备道路营运、公交营运、出租营运的资质的情况下,再按照校车的管理要求来进行。

  此外,南沙还希望通过建立大量公立幼儿园来降低目前幼儿园质量参差不一的状况。

  记者了解到,到2013年,在南沙区教育部门对当地幼儿园提出的一个3年行动计划中,南沙区的公立幼儿园比例将至少达到30%,这被当地政府部门认为是逐步解决包括校车问题在内的另一有效途径。

热词:

  • 校车
  • 幼儿园园长
  • 校车问题
  • 幼儿园学生
  • 幼儿园招生
  • 实验
  • 农村
  • 生源
  • 未来之星
  • 野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