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贫困县农民住院全额报销奥秘何在?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2日 10:55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南方农村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前有神木,后有桑植。但相对于陕西神木用雄厚财力建立起来的全民免费医疗,湖南桑植的穷县“富”医改无疑更具借鉴和推广价值——从去年6月起,农民每年只要缴纳150元,就可在乡镇卫生院享受住院全报销。这个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在桑植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实现了(新华网)。

  在人们的观念中,要搞医改,让百姓看得起病,就需要有政府财力的支持,所以当神木在前几年搞了个全民免费医疗时,舆论起初虽很惊讶,但在了解其财政实力后,也就觉得并不突然。毕竟神木的人口只有40多万,而其年财政收入即达六、七十亿,归属于地方可支配的财政收入也高达16亿多。如此强大的财政收入,完全能够填补全民免费医疗后所产生的医院收入窟窿。

  然而,即使如神木,人们也产生了医改是否可复制的疑问。这从某种意义上可解释,尽管比神木更有钱的县市很多,但在神木模式曝出后,似乎并未听到他们中的哪个地方也想学。相反,在这些地方,存在许多底层百姓看不起病的现象。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不能不为桑植的举措击掌赞叹。这个从1984年起就一直被列为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去年财政收入才2.02亿,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也只有3021元,只比全国水平的一半稍多点。可就是这样一个穷地方,竟解决了全国很多富地方都头疼不已的农民基本医疗问题,不能不说难能可贵。

  那么,桑植又是如何进行穷县“富”医改的,其价值何在?

  从报道来看,桑植模式最核心的有两点,一是在现有的新农合盘子上,改变其报销和支出方式,让农民更愿意看病,更不担心看病,来提高就诊率;二是使乡镇卫生院回归公益性质,改变其以药养医格局和赢利冲动。

  对于前者,桑植的做法是,通过制定有关住院全报销的实施细则,参合农民只要每年缴纳150元,基本医疗费用就全报销,并对农民住院全报销情况张榜监督,做到公开透明。对于后者,桑植的做法是,药品严格实行零差价;医院收取的门诊费、检查费和手术费等,由物价部门严控;取消医院的账户,其收入交卫生局的专用账户保管,所需费用先打报告审批;至于医务人员的待遇和收入,则从政府的财政和新农合的资金中直接支出。到目前为止,县财政为此已支出800多万元。

  应该说,桑植的这些做法并非“高不可攀”,且地方财政也没花多少钱。但为什么绝大多数市县做不到?关键就在于,地方政府的认识出了偏差,没有真正认识到基层民众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不但关切其幸福,而且也关切到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从而把解决民众的基本医疗困难作为大事要事来抓。而桑植县政府对此有清醒的认识,正如其县委书记在接受采访时所说,“当时我们做出这个决定,就已经想到了它的可持续性问题,我们将这项政策写进了党代会的报告,至少这五年时间我们是认真的。”

  桑植的穷县“富”医改,需要引起我们关注的另一点是,要让百姓得福利,根本的是要让医务人员受鼓舞。作为医疗技术的提供者,如果不能保证基层医务人员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甚至让他们为自己的生计操心,那任何改革都是不可能结出好果的。但在桑植,人们看到,乡镇卫生院医改之前是差额事业单位,医改后,变成全额事业单位,职工工资由上面拨,医院不需要靠过度开药、过度服务搞创收,这样,对医务人员的考核也就变成他如何用最低的成本维护民众的健康。这一点,在药品加价提成取消后,已变得十分重要。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如何看待农民在全报销后的“机会主义行为”,从而避免医疗资源的浪费?一些地方政府担心,这样做会不会鼓励农民有事没事跑来看病,或者占着病床不走?其实,这是不了解农村的情况。不排除个别农民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从整体来看,由于农事繁忙,再加之很多农民从家里到卫生院的路程不近,多数农民并不会动不动就去看病,更不会占着病床不走,至少从桑植来看,没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就在于,农民也要考虑时间成本。

  所以,从桑植的这个案例中,我们有必要追问,既然桑植都能够建立真正维护医疗公益性的新制度,为什么其他地方做不到?是不能,还是不为?

热词:

  • 微播间
  • 基本医疗
  • 乡镇卫生院
  • 住院
  • 药品加价
  • 医改
  • 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