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茶农:不喷农药怎能种出茶叶 我们自己都喝不会有害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5日 10:14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注:“中国标准”数据来自我国4个国家标准和3个行业标准;“日本标准”根据日本相关部门公布数据;检出残余量数据来自该环保组织的农药调查报告。18份茶叶样本中,最少的含有3种农药残留,最多的含有17种,种类共计29种。制表:蔡华伟

  编者按 绿色和平组织的一则报告不但让包括立顿在内的所有国内茶商痛苦不已,也引发了茶产业领域众多专家、学者和机构关于农药残留标准的争议。

  在食品饮品安全事故频频考验消费者神经的当下,公众不但有理由质疑中国的茶叶农残标准为何较之欧盟标准更宽松,也有权利知道现行国家茶叶卫生标准中农药残留限量指标是否偏少。

  由绿色和平发布的2012年“立顿”茶叶农药调查报告引发的“立顿毒茶”事件持续发酵。

  其实,“茶叶里面包含有害农药成分”这个话题并不是第一次走入中国人的视线。早在2011年11月,绿色和平即发布报告显示,吴裕泰、张一元等9个品牌的所有18个茶叶样本检出违法违禁农药残留。此次绿色和平两份报告中都在强调这些茶叶不但使用农药,并且含有多种不同的农药残留。

  报告一出,相关专家、企业、协会都忙于否认,声称报告所依附的茶叶农残标准和中国不一样。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中国茶产业基地之一 ——福建安溪县发现,茶农喷洒农药现象确实普遍,但当地监管部门对农药残留也有严格控制。

  违禁药物

  “这种农药用多少我们都是凭经验,再拿不准就去农机店打听打听。”2月27日,在中国茶叶基地之一的福建省安溪县内,一名茶农跟王婧聊起。王婧是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连续半年时间,她正与3名同事和几名志愿者走访中国几大产茶基地调查茶叶是否使用禁用农药的情况。福建安溪是他们的倒数第二站,也是国内几大茶叶企业的重要茶叶采购市场。

  “在福建安溪和浙江嵊州几个中国最大的产茶基地,我们在田间都看到了农民用剩的农药瓶。这些药瓶上,写着——灭多威。”王婧告诉记者。

  在“中国农药信息网”信息显示,灭多威——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高毒农药,属一种内吸性杀虫剂,对人的神经系统有损害,只在我国已经批准登记的作物上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第1586号公告》规定不得在茶叶上使用灭多威。

  据了解,灭多威作为内吸性杀虫剂,作用明显,可以有效杀死多种害虫的卵、幼虫和成虫。

  而此次绿色和平检测出立顿含有灭多威等有害样品的“立顿”牌的绿茶、铁观音和茉莉花茶中,铁观音产地写明来自安徽。绿色和平并不能证明这个产地就是自己走访看到农药瓶的福建安溪。但当地一位茶农告诉绿色和平,“那些大品牌的茶叶企业产量那么大,它们根本不可能在自己的茶园里去控制采购的原料,很多都是在市场上采购收集的。”

  除了灭多威,此次绿色和平在对立顿茶叶农药调查报告中,还检测出了早在2002年农业部199号公告中就明令禁止使用在茶树上的三氯杀螨醇。三氯杀螨醇属于有机氯农药,中毒时显示神经系统紊乱。

  在绿茶样品中还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第1586号公告》规定的不得在茶树上使用的硫丹。此外,绿茶样品上发现的氧乐果也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高毒农药。

  在“立顿”牌绿茶、铁观音、茉莉花茶三份样品上发现含有多菌灵和苯菌灵农药残留。多菌灵和苯菌灵被欧盟定义为可能影响生育能力和胎儿发育,并可能损害遗传基因的农药。绿茶样本中的硫丹和铁观音中的三氯杀螨醇在2011年一份欧盟的研究中被确认属于抗雄激素;同一研究还怀疑三份样本含有的联苯菊酯可能干扰男性荷尔蒙,并认为以上三种农药都可能影响男性生育能力。

  没有农药就没有茶叶?

  在绿色和平针对中国茶叶质量问题发布的多份报告中,受到指责的并不只是像立顿这样的茶叶品牌,其背后是对整个中国茶叶产业的忧虑。绿色和平认为,通过对包括立顿在内的十个国内外知名茶叶品牌的产品进行的抽检结果可以看出:茶叶种植过程中大量使用农药是中国茶叶产业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

  一份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有机茶研究与发展中心的资料似乎佐证了绿色和平的观点。这份资料显示,目前全国有机茶产量仅占茶叶总产量的1%以上,除了被认证为有机茶园的茶树种植过程中不允许喷农药外,其他的一般情况下都喷农药。

  在整个中国茶叶产业链条当中,农药使用的真实情况是否真如绿色和平所指责的那般严重?连日来,记者深入中国最大产茶基地之一的福建安溪调查发现,中国茶叶种植过程中使用农药确实已成普遍现象,但对于农药品种的使用仍有着较为严格的监管体系。

  4月28日上午,福建安溪城区。一场大雨让这座小城街道交通变得拥挤不堪,但位于这座小城东部的全国最大茶叶批发市场里却人迹寥寥。连日来的多雨天气,让当地茶农的茶叶采摘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尽管此时是春茶上市前夕,但宽敞的交易广场上,往年人头汹涌的景象却还没有出现。

  “往年的这时候,人根本就挤不进来,早上六七点这里就已经是黑压压的人群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商都赶这个时机到这里采购春茶。”交易市场里,来自安溪长坑乡珍田村的茶农阿山(化名)对本报记者说道。在他的座位面前,摆放着一大袋自家制作的前几天尚未出售完的铁观音茶叶。

  面对记者针对他的茶叶是否喷洒过农药、是否有农药残留的疑虑,阿山笑称记者太“外行”:“不喷农药怎么可能种出茶叶来?你尽管放心,我们都是等药期退了才采摘的茶叶,自家制作,我们自己都喝,绝对不会对身体有害。”

  根据阿山的介绍,安溪茶农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自家的茶山,种植、管理、采摘、制作、销售一条龙工序都由茶农独立完成,茶叶品质则完全靠茶农的制茶技术决定,“但绝对不用担心有农药残留”。

  偌大的交易市场里的,大多数本地茶农对于绿色和平所指责的中国茶叶农药残留事件似乎都从未听闻。在他们的眼里,种植茶叶不依靠农药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茶农们对于自家茶叶农药残留问题似乎也毫无担忧,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喝自家产的茶,已经是生活习惯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但在安溪县感德镇的农技站,一名农业技术人员则向记者表达了他对绿色和平所指责的中国茶叶农药残留问题的愤怒:“即便是种植有机茶,都还会辅助性地用一些生物农药,何况是种植普通的茶叶?茶树不用药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关键在于我们茶叶的农药残留量是否符合我们国家的标准。”

  该名技术人员愤愤不平地对本报记者表示,在没有超标的情况下讨论茶叶的农药残留“毫无意义”,这是对中国茶叶品牌的一种“伤害”。

  不管如何,作为全国最大的铁观音茶叶产地,立顿茶叶农药残留事件依然给当地政府和茶农带来了警示意义。在安溪感德镇的街道上,记者看到,该镇茶叶管理委员会贴出的“把好农药安全使用间隔期,做到不合格产品不采摘”、“执行农药安全间隔期,保证茶叶卫生质量”等字样的横幅、标语随处可见。

  一切似乎正如绿色和平的报告中所言:茶叶种植过程中大量使用农药是中国茶叶产业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不过,容易忽略的是,中国茶叶种植过程中使用何种农药似乎不被绿色和平所“强调”。

  安溪的农药监管试验

  茶产业可以说是安溪唯一的经济支柱,既然使用农药不可避免,如何保证茶叶产品农残不超标,就成了安溪相关政府部门必须解决的问题。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控制农药残留标准,安溪当地政府多年前已开始着手建立一套相对完善的农药准入控制体系。

  安溪县农业与茶果局一名李姓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从2010年开始,安溪县开始对农药实行招投标制度,由农业主管部门的专家组根据“低毒、低残留、高效”的原则推荐农药品种,并委托中介组织进行公开招标,只有通过招标、准入的农药才能获准在安溪境内销售、使用。

  在这个体系中,安溪县新合作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原安溪供销社)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是当地政府指定的唯一合法农资产品代销机构。该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在安溪拥有60多个农技站,遍布各个乡镇、村落,专门负责农药代销、指导茶农使用农药。而进入安溪市场的农资产品,都必须加注条形码,通过扫描条形码能够查询产品从出厂到农民使用的整个过程,茶农也须持有该机构下发的农资购物卡才能购买到相应的农药品种。

  依靠这一套体系,包括灭多威、硫丹、三氯杀螨醇等多种剧毒农药两年前开始就被明令禁止在安溪境内销售使用。在安溪感德镇农技站的农药销售点,记者看到,货架上并没有上述药品的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哒螨灵、丁醚脲、茶病清等常用的低毒、生物农药。

  农技站站长裴传枝告诉记者,自从引入农药招投标制度之后,当地茶农使用农药受到了严格的控制,除了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高毒农药外,甚至包括两种名为“吡虫啉”和“阿维菌素”的国家允许使用的农药在安溪也被禁止使用,“我们这里的茶叶很大部分出口日本,使用这两种药物将可能使得茶叶无法达到日本设定的农残标准。”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安溪的茶农而言,使用政府农药准入目录之外的农药不仅购买途径困难,也蕴含着极高的风险。“县、镇两级单位分别对辖区的茶农每年至少执行4次随机抽查,如果发现茶叶农残有超标,茶叶将被没收销毁并处以罚款,同时也会成为下次抽查的重点‘照顾对象’。”安溪新合作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在安溪感德镇农技站,裴传枝向记者展示了该镇2011年秋茶农残检测的一些数据资料和处罚单。这些资料显示,当地政府对于茶叶农药残留的检测项目包括联苯菊酯、氯氰菊酯等多种常用农药的残留量。在当季茶叶的抽检中,感德镇就有超过10家农户因为农残检测不合格遭到了镇政府罚款1000元的经济处罚。处罚单上,茶农还被告知做好2012年春茶抽查的准备。“茶叶是本地茶农唯一的经济来源,如果被抽查不合格,茶叶会被全部没收,茶农根本难以承受这样的经济损失,所以基本没有人敢使用违规的农药。”裴传枝表示。

  在安溪蓬莱镇联中村,一名茶农告诉记者,为了避免出现农残超标而被罚款、没收茶叶,这里的大多数茶农对于茶叶农药的使用都非常审慎,“买药的时候一般农技站的人都会在药瓶上注明使用的合理剂量,我们除了会认真看药品使用说明外,还要跟农技站的人打听清楚了才敢用,安全间隔期内是绝对不敢采摘茶叶的。”

  尽管在记者看来,安溪目前的这套农药监管、质量抽检体系似乎已经比较完善,但裴传枝承认,这还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安溪的茶叶产品都能合格。因为还不能完全避免有个别茶农私下使用违规药品的可能性。“安溪农药的招投标体系是近两三年才建立的,茶农如果在此之前购买的违规农药我们无法跟踪,部分意识不强的茶农可能会存有侥幸心理,偷偷使用这些此前没有使用完的违规药品。”

  作为安溪铁观音茶叶的优质产区,感德镇被誉为中国茶叶第一镇,为了维护这块“金字招牌”,该地区实行的农残标准在某些项目上甚至高于国家的标准。裴传枝告诉记者,感德镇的茶叶是按照绿色无公害产品的标准来要求的,在农药的使用上,大多数农药的安全间隔期为7天,“但我们这边要求延长到10天到15天后才可采摘,确保农残不会超标。”

  记者采访期间,安溪县2012年度茶叶生产投入品(农药)定点供应及服务招标刚刚完成,今年共有106种农药被批准在安溪境内销售使用,由于该目录仍在整理当中,记者未能获得目录上的所有农药品种名单。“可以透露的是,去年中标拟保留农药品种有64个今年仍可准入,基本上可以满足今年安溪茶园防治病虫害用药的需要。”安溪新合作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

热词:

  • 微播间
  • 茶农
  • 丁醚
  • 农药
  • 茶叶企业
  • 农药使用
  • 茶叶生产
  • 茶叶品质
  • 农药残留量
  • 搜索更多微播间 茶农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