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湖州号”农技推广“动车”启程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0日 10:43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农民日报-中国农业新闻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长期以来,农技推广都是个令人揪心的话题:一方面,每年大量的科研成果在评审,在获奖;另一方面,科技在生产领域的作用始终难以发挥,农技推广“最后一公里”始终就差“临门一脚”。在农业主管部门、教育部门、科研部门以及农业生产经营主体之间,横亘着鸿沟,大家各敲各锣,各唱各戏。

  这种部门分割、资源分散、供需分离的现象,最近在浙江湖州得到破解。该地依托高校和科研机构,构建农科教、产学研一体化农技推广联盟,通过“1+1+N”的模式,即一个首席专家团队加一个地方农技推广服务小组加若干个现代农业经营主体,开通了农业技术推广“动车”,推动湖州现代农业发展迈上新的台阶。

  2011年,湖州农业总产值198亿多元,同比增长12.5%,农民人均纯收入15381元,增长15.8%,农业科技贡献率达到58%。城乡居民收入比连年缩小,到了1.91∶1,远远低于全省和全国的比例水平。

  强力推进“三大行动”夺取粮食“九连丰” 湖州地处太湖南岸,自古以来是鱼米之乡、丝绸之府。农业结构调整以后,湖州很快崛起了一大批新兴产业,如茶叶、笋竹、花卉苗木、畜禽、蔬菜、水果、休闲观光等,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钱袋子”。

  但是,产业发展从计划经济一脚跨进了市场经济,农技推广体系却还在原地踏步。随着新兴产业的不断壮大,与技术推广之间的矛盾也在日益加剧。

  在我国,农业科研教育推广体系都是按条块设置,区域之间、部门之间各自为政,往往造成重复研究和资源浪费。而现代农业是区域化布局、规模化发展、组织化生产、市场化营销的农业,要求集成创新的思路和方法。而且,科研教育和推广往往是“两张皮”,科研教育单位盲目追求论文的数量,论文发表之日即是大功告成之时;政府主导的行政推广体系则既缺乏科研创新成果的支撑,也缺乏体制机制的活力。

  农技推广人员的素质也令人担忧。搞现代农业推广需要复合型人才,不仅要精通专业技术,而且要懂市场、会营销,但现有的农技推广队伍年龄老化、知识陈旧。湖州共有1700名农技推广系统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搞定传统产业可谓轻车熟路、得心应手,面对新兴产业则大多一筹莫展、无能为力。

  这样的“传统机车”,要带动现代农业发展显然力不从心。

  2006年,湖州和浙江大学牵手,共建省级新农村实验示范区。新型农技推广体系建设由此拉开序幕。

  浙江大学是国内著名的综合性高校,其农科许多专业在全国享有盛誉。这种以农业科研为特色的综合性优势,正是湖州农村经济发展之所需。

  一方面,作为百年名校的浙大在新农村建设的时代大潮中渴望有所建树,另一方面,湖州地形地貌丰富多样,产业发展门类齐全,现代农业蓄势待发,正是浙大梦寐以求的合作伙伴。

  在湖州市委书记孙文友和浙江大学党委书记张曦的大力推动下,双方决定共建社会主义新农村。共建的内容十分丰富,包括共同建立农技推广服务体系,共同发展农业产业等。

  农科教、产学研一体化的“1+1+N”模式

  事实上,湖州农技推广联盟是经过摸索、调整,逐步成型的。

  “校地合作”初期,双方施行的模式是:“农推中心+教授基地+示范园区+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农户”,这一模式很好地发挥了教授的积极性,但因没有确立当地农技人员的“二传手”作用,因此在整个推广链条的设计上有所缺陷。

  2009年开始,双方调整推出了以“1+1+N”为核心的产学研一体化联盟,即围绕当地现代农业主导产业,组建1个高校和科研单位组成的专家团队,加1个本地农技推广小组,加若干个农业生产经营主体。

  到目前为止,湖州已从省内外高校以及科研单位中聘请了58位专家,选配了75名市县区农技人员作为承上启下的纽带,筛选了558家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种养大户加盟其中。

  市委副秘书长、市农办主任柳国强告诉记者,湖州市高度重视农技推广联盟,和浙江大学一起共同成立了领导小组,负责整合生产、教学、科研三个部门的资源。此外,以高校、科研机构专家和当地农技推广部门负责人为主,配套成立了联盟理事会,进行具体运作。

  在农科教产学研一体化的农技推广联盟大旗下,围绕十大农业主导产业,湖州在市级层面组建成立了10个产业联盟,下属的3县2区分别根据自身产业发展特点,组建设立了41个分联盟。

  这一新的推广模式,打破了农科教产学研相互割裂的局面,将科研、推广、生产应用三个环节紧密结合,保证了新技术、新成果能够快速到达农民手中。

  如何确保联盟有效运行,湖州市还制订了专家团队工作制度,分别就外来专家和本地专家制定了清晰的考核和奖励办法。到年底,产业联盟就年度工作情况作出汇报,联盟理事会进行综合打分。2011年,十个产业联盟分别获得2万元到7万元的不同奖励,本地农技推广小组也获得了平均1万元的奖励。

  调整后的湖州农技推广体系活力倍增。2011年,十大产业联盟共引进新品种130多个,推广新技术、新模式10个,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除了“拆篱笆”,还得“建平台”

  在农推联盟的设计中,产学研各自为政的问题已经破解,农业技术可以畅通无阻进入农户,但是,湖州农业高度“碎片化”,与农业技术推广相绝缘,甚至相排斥。因此,要想让科技顺利进入生产主体,除了“拆篱笆”,还得“建平台”,培育生产主体成长。

  市委常委、联盟领导小组组长金建新分析指出,小农经营是自给半自给的经济,对良种、良法并无迫切要求。只有在区域化布局、规模化发展、组织化生产、市场化营销为特征的现代农业充分发育的基础上,才能激发出生产主体对科技投入的旺盛需求。

  “两区”建设由此进入“联盟”的视野。

  “两区”指的是粮食生产功能区和现代农业园区建设。为了确保现代农业发展,浙江提出像抓工业园区一样来抓农业两区建设,让农业园区化建设成为发展现代农业的抓手,将人、财、物,政策和服务等资源在这个平台上进行集中投放,加快现代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加快现代农业经营主体培育,加快农业主导产业的集聚化发展。

  “两区”建设不仅为湖州农技推广联盟找到了运行平台,而且通过生产经营主体的培育,大大加快了科技进入生产领域的速度。因此,湖州果断提出了“园区建到哪里,联盟覆盖到哪里”的思路。

  在吴兴区八里店镇,记者采访了尹加圩粮油植保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孙梅金,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民最近有三件喜事,一是被评为全国种粮售粮大户,国务院奖励给他20万元的东方红拖拉机1台;二是苦读3年,如愿以偿拿到了中专文凭;三是1500平方米的生产管理用房刚刚落成。

  孙梅金的承包地,就坐落在粮食生产功能区内。记者现场看到,推土机来往穿梭,正在紧张地进行土地整理。这块面积850亩的园地,原来起伏不平,只能零星种些桑树,经过整理,将变成沟渠路配套的良田,流转给孙梅金种水稻。加上原来承包的1850亩,孙梅金的生产规模将扩大到2700亩。在丘陵山地为主的湖州,这等规模的种粮面积,已属十分罕见。

  孙梅金告诉记者,在园区里搞农业,能够得到政府各方面支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流转、科技服务,既省心又省力。他可以腾出精力扩大规模。

  规模的扩大,迫使孙梅金参加学习,去了解新技术、新品种。2008年,孙梅金走进学校重新拿起了课本。

  “以前小打小闹,大不了赚不到钱。现在不同了,种那么多地,搞得不好,就倾家荡产。”孙梅金告诉记者,以前学不学影响不大,现在生产规模越来越大,不学习就搞不好。因此现在,无论多忙,只要有课、有专业讲座,孙梅金都会赶去听讲。

  透过“金农”看联盟

  为了探究农科教产学研一体化推广联盟生成的根本动因以及基本运行轨迹,记者采访了移沿山村的金农公司。

  “金农”老总名叫施星仁,原为吴兴区农机推广中心粮油经济特产站副站长,1991年从嘉兴农校毕业,在体制内一呆就是17年。名为农技推广干部,实则常常被另派用场,做些不相干的工作,久而久之业务荒废。一次,施星仁随团前往南浔区织里镇洋楼村考察蔬菜生产基地,到了田头却是两眼一抹黑,连品种的名字都叫不出,更不要说管理要点。当时,他根本不敢多说一句话。

  2002年,施星仁被派往日本学习一年,眼界大开。回国后开始搞现代农业。2007年,施星仁与工商资本合作,正式创办了金农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租了800多亩地,注册了商标,开始实施他的蓝图。

  施星仁的如意算盘是,将园区分成瓜果蔬菜、精品水果、生态养殖三大块。在经营上,不仅繁育种苗,将新技术新品种示范与推广相结合,而且组织生产,将种植与销售相结合。引入都市农业和休闲观光农业的概念,客人既可以采摘,也可以餐饮。

  施星仁的理念不可谓不超前,但是,现实不断给他沉重的打击。那一年,他在大棚里种了青椒、茄子、豇豆,恰好高温导致白粉虱大爆发,最后几乎“全军覆没”。“那时,根本不知道白粉虱的发生规律,更不知道物理防治方法,甚至连哪些特效药都一无所知。”

  就此,施星仁萌生了“攀高亲”的想法。2010年元月,在联盟举办的“相亲会”上,他认识了浙大教授汪炳良。双方“一见钟情”,很快结成连理。

  汪炳良搞蔬菜瓜果研究多年,不仅有大量的科研成果,而且实践经验十分丰富。但是,他的校内试验基地面积不断缩小。他至少需要6个大棚,但学校最多只能给3个。

  “金农”让汪炳良找到了最好的试验推广平台。他把156个新品种全部转移到移沿山进行试验推广。科研成果的供给和需求之间实现了“无缝对接”。

  如今,汪炳良一年要跑湖州70多天。他说,通过服务社会,自己收获也很大,不仅接触的人多了、信息多了、认识深刻了,而且对研究方向、思路、策略的制定都大有帮助。

  同样,汪炳良的到来,让“金农”找到了靠山。不仅品种和技术难题可以随时请教,而且经常一起探讨经营模式、发展思路,施星仁的层次得以大大提高。

  “没有浙大教授,就没有‘金农'今天的发展,”提起汪老师带来的帮助,施星仁赞不绝口。而通过施星仁,汪炳良的新技术、新品种被推广到了湖州更多的地方。仅樱桃番茄品种,在湖州辐射就达上千亩亩。

  湖州农业局局长杨建新告诉记者,在“1+1+N”产学研推广联盟中,汪炳良扮演的是第一个1,施星仁则具有双重身份,既是第二个1,扮演着“二传手”的角色,又是N中的一个主体,承接着科技的辐射。

  作为产学研紧密合作的成果之一,4月27日,施星仁与汪炳良合作的《无公害南方型哈密瓜栽培技术操作规程》通过了湖州市级地方标准审定,接下来要上报省级地标。

  湖州农推联盟的深层思考

  湖州农推联盟在较短的时间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但也有人提出思考:联盟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跟浙江大学的合作。如果失去浙大的鼎力支持,联盟还能存续吗?由此,人们进一步提出问题,湖州农技推广联盟究竟在多大层面上具有推广价值和示范意义,联盟要健康运行,应该注意哪些关键问题?

  为此,记者采访了著名农经学家顾益康。顾益康关注湖州农技推广联盟已久,并且领衔做过专门的研究报告。他认为:

  首先,农推联盟是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嬗变过程中的必然产物。

  30余年来工业化、城市化的推进,已经让湖州农业从千家万户自给半自给的小农经济迈向了区域化、规模化、市场化的现代农业。就此而言,新型农技推广体系建设具有内在的需求,可谓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因此,联盟的成功,看似因为浙大的加盟,具有着偶然性,但实际上却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然结果。

  其次,农推联盟的成功,其实质是农科教、产学研的紧密结合。

  现行农技推广体制最大的缺陷,一是农业、教育、科技等部门的分割,二是小规模小农户经营的分散,导致横向无法整合,纵向无法到底,农业科技最终无法与农户对接。湖州顺应现代农业经营主体快速成长的趋势,率先有针对性地设计出“1+1+N”模式,实现产学研、农科教紧密结合,打通了农技推广的“肠梗阻”和“沟阻隔”,从根本上改变了资源分散,难以发挥整体效力的现状。由此,我们完全可以认为,联盟的成功,实际上就是农科教产学研紧密结合的成功。

  第三,农推联盟的构建必须以相应体制机制的改革为基础。

  现代农业的发展,尽管呼唤着农技推广体系的改革,但受传统体制和制度惯性的制约,改革不可能自动生成。为了构建联盟,浙江大学对教师进行分类管理,并且改变了传统的考核标准,专门设置了“推广教授”职称。这是高校自身发展的需要,更是产学研联盟构建的基础。浙江省农科院科研机构和市农业推广部门等也顺应现代农业发展的要求,积极主动地推进科研推广体制的改革。正是这些部门的主动改革催生了新型的农推联盟。

  第四,农推联盟的产生和发展,离不开领导主推、改革主动和市场主体的“三主合力”。

  可以说,如果没有湖州市、浙江大学等主要领导以高度的自觉去主动地推进农科教体制的改革和现代农业经营主体的培育,如果没有顺应市场化潮流的体制机制的创新,来重构产学研各个环节的利益机制,那么农推联盟所涉及的高校、科研单位专家和地方农业科技人员、农业生产等多方主体,不管哪方“掉链子”,联盟的“大戏”就将难以精彩“上演”。尽管今天湖州农推联盟的“和谐号新动车”已经成功“上轨”,但还需要科学正确的“信号系统”指引。

  为此,顾益康建议要进一步对农推联盟进行顶层设计,把现代农业经营体制的创新与农技推广体制的创新更紧密的结合起来,出台更有效的政策引导措施,形成科研教育主体、农技推广主体、生产经营主体共创共推共享共赢的新机制。

热词:

  • 联盟
  • 农技推广体系
  • 动车
  • 湖州号
  • 推广模式
  • 农民专业合作社
  • 教育主体
  • 金农
  • 农业主导产业
  • 两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