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新农合:农民的“护身符”(关注乡村百姓身边事)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7日 11:02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参合率95%,“看病难,看病贵”的状况不断改善

  “原本需要花费5000多元的治疗费用,报销之后我个人只承担了1000多。”对于甘肃省庆阳市农民张彩芳来说,新农合让她有病看得起,不至于因病返贫。“每年掏50元,以前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这次生病住院做手术后,我才发现新农合真是我们农民的‘护身符'。”

  2011年2月,张彩芳经诊断患上了胆结石,需要手术治疗。走出庆阳市西峰区人民医院的门诊大楼,张彩芳发愁了。对于一个没有多少收入的普通农民来说,一下子要拿出几千元的治疗费可不是小事情。

  不管怎么样,有病还得治。拿出了压箱底的4000元,又向亲戚朋友借了2000元,10天后,张彩芳怀里揣着6000元钱再次踏进了医院大门。此时,张彩芳并没有想起自己曾经缴纳过50元的医疗保险费。

  住院期间,张彩芳与其他病人聊天时得知,此前缴纳过新农合医疗保险费,出院后可以报销一部分医疗费。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张君伟告诉她,在县区级医院治疗,报销比例可达70%。而且使用基本药物,还可在70%的报销基础上再上涨10%。假如新农合报销后剩余金额超过5000元,还可以到民政部门申请大病救助报销。

  “最后算下来,总共5100元的治疗费报销了3825元,我个人只掏了1275元。我根本没想过报销比例会这么高。”张彩芳说。

  新农合制度在甘肃经过10年发展,成就斐然。数据反映了深刻的变化。

  95%:2010年以来,甘肃省全省参合率已稳定在95%以上,且参合人数和参合率逐年提高,其中2011年全省参合农民达到1918.27万人,参合率达到96.52%;参合率在西部地区位于前列。

  9个百分点:记者从甘肃省卫生厅新农合管理中心了解到,目前,甘肃的实际补偿比为50.62%,这个数据比全国平均值高出近9个百分点。

  12倍:10年来,新农合的筹资水平在逐年递增,政府补助新农合资金逐年提高,2003年筹资总额30元,其中农民自筹10元,政府补助20元;而10年后,政府补助则提高至240元,为2003年的12倍,而个人缴费仅为30—50元。

  甘肃省新农合管理中心主任郑宁介绍说,农民对新农合政策的欢迎让他感触很深:2011年,他下乡调研,随机去路边的农户,得知户主得了肺癌,去省上的医院做了化疗,花了近3万元,按照新农合政策报销了2万左右,户主非常满意。

  延伸保障范围,杜绝“因病致贫、因伤返贫”

  甘肃省静宁县界石铺镇祁岔村的王婷婷,是个可爱的女孩。可是,小婷婷在1岁时,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2006年之前,家人每年都会花掉数千元为孩子看病。

  父亲王军军耕种12亩薄田,地里的收入既要维持一家6口人的开销,还要为女儿治疗心脏病。参加新农合后,王军军得知: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白血病的0—14周岁儿童,新农合将报销70%,大病救治报销20%,个人只需支付10%。通过申请,他带女儿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做了室间隔缺损修补术,手术很成功。

  王军军给记者算了笔账:住院总共花费2万多元,新农合报销了1.4万元,大病救治报销了4000多元,一次手术下来自己只花了2000多元。重特大疾病的补偿机制,让“王军军们”看到了切实的好处。

  2003年,甘肃省新农合启动试点时,农民自己虽然只掏10元钱,但很多农民都犯嘀咕,“这是个啥?”因为这钱是现金,万一这钱交了一年也没病没灾的,不就白交了吗?多数农民还担心着另一个问题,得了重大疾病怎么办?得了大病,新农合能管用不?

  针对农民对新农合“包小不包大”的顾虑,甘肃省卫生厅在政策设计上给予了重特大疾病的补偿更大的倾斜。

  2011年,甘肃省卫生厅出台《甘肃省农村重大疾病按病种付费实施方案》,在全省对儿童白血病等8种影响农村群众健康的重大疾病,按照定额标准,对每例重大疾病住院患者实行定额付费新农合基金报销70%。

  为了让新农合能够帮助最迫切需要得到医疗救助的人,今年甘肃省又将全省58个贫困县的农村贫困家庭中的儿童白血病、先天性心脏病、妇女宫颈癌、乳腺癌、重性精神病、脑瘫儿童和老年性白内障纳入新农合和民政补助范围,这七类疾病不设起付线,不受新农合用药目录和诊疗项目的限制,新农合直报最高定额的70%。

  随着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发展,甘肃新农合从“大病住院统筹”发展到覆盖了住院、门诊和重特大疾病补偿的疾病医疗补偿机制,农民“因病致贫”的矛盾得到较好的缓解。

  旧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又出现了。在解决农民因病致贫问题的过程中,甘肃省卫生厅发现在农村生产劳动中,因伤致贫的比例很高,这些因伤(残)返贫形成的后果都迫切需要合理的统筹解决渠道。

  “由于这个问题很迫切,所以我们把着眼点放到了意外伤害上面:比如农机具造成截肢,以及烫伤烧伤,这些意外伤害以前在新农合的制度范围内没法解决,最多就是民政拿些钱;从2011年开始,我们对意外伤害应该有一定的补偿。”

  2011年,甘肃省卫生厅在白银市、庆阳等县展开对新农合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方案的试点工作,保险费由已计提的新农合风险金账户支付,2012年保险费为每位参合人员8元,以后逐步调整为人均筹资额的4%,此举延伸了新农合医疗制度的保障范围。

  责任在肩,新农合在探索中继续前行

  甘肃新农合,10年努力,成果丰硕,而这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一是中药使用问题。甘肃是中药大省,甘肃人治病一直有着看中医、用中药的传统。“要想让城乡群众享有同等医疗卫生服务,切实减轻群众医疗负担,在甘肃,最有效的就是发展中医药,”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说。

  花小钱、办大事,何乐而不为呢?结合中医药的资源优势,甘肃将中医、民族医药诊疗服务项目列入新农合报销范围,并规定参合农民使用地产中药材和中医适宜技术治疗常见病,不花一分钱。

  二是筹资标准问题。50元钱,是目前新的个人筹资标准,但农民们还是会犯嘀咕;从2003年到2012年,虽然新农合的政府补助翻了10余倍,但与此同时,个人筹资标准也在提高。从10元钱到50元钱现金,对于习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农民们来说,如何在提高个人筹资标准的情况下吸引更多的农民们参合,让新农合更具有吸引力呢?

  三是新农合基金监管问题。甘肃省卫生厅的《甘肃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运行情况分析》报告显示,在新农合基金使用方面,部分县区住院率呈现不合理增长,如广河、和政等县区住院补偿表现为高实际补偿比、高住院率,需防范过度利用而导致基金透支,同时还有病人和基金流向不合理,转往市级及以上医疗机构病人较多,“小病大治”和基金浪费的问题,同时也有甘肃夏河、武山、嘉峪关等部分县区市新农合统筹基金使用率不平衡,基金结余率过高的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进一步加强对新农合基金的监管。

  另外,新农合的法制化,是甘肃省下一个努力的重点。运用法律规范新农合基金“钱从哪里来、钱如何管、钱到哪里去”;同时,注重把解决新农合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作为立法的重点。“这是我们想做,并正在努力的方向,”郑宁说。

  延伸阅读

  新型农村合作医疗

  ●2002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明确指出:要“建立以大病统筹为主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到2010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要基本覆盖农村居民”。

  ●2011年,全国参加新农合人数为8.32亿人,参合率超过97%,全年受益13.15亿人次。

  ●新农合启动以来筹资标准逐步提高。2012年,新农合人均筹资水平达到300元左右,其中各级政府财政补助标准达到每人每年240元。

热词:

  • 微播间
  • 新农合
  • 按病种付费
  • 基金监管
  • 返贫
  • 农村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