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大学生村官试“村务发言人” 完善农村制度建设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8日 15:28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让村民们了解村务有个可靠的信息源

  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东平街道罗庄村大学生村官孔庆勤发现,原本一直看起来“糊糊涂涂”的村民对村里的事关心起来,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一发现是从他自己担任村里的村务发言人开始的。

  从今年开始,东平县委组织部明确了让大学生村官任所在村“村务发言人”的制度,利用每个月的“农村党建工作日”,以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为主要内容,对村务进行公开发布。财务收支、计划生育、集体经济运行、宅基地审批、征用土地补偿、基础设施建设等敏感问题,都成为发言人发布的内容。

  自从当上了这个发言人,孔庆勤开始定期地把村里的大小事件向村民代表和党员代表“做汇报”,大到村里的账务收支,小到每个月发了多少准生证,都发给了谁家。那个时候,孔庆勤才发现,原来村民并不是不关心村务,而是“不好意思主动去问”。

  东平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白常顺觉得,这是满足村民民主参与诉求的一个渠道,因为在他看来,大多数村民其实希望能参与到村里的事情中来,但缺乏渠道。“他们大都是通过串门聊天来了解村里发生了哪些事,却没有一个可靠的信息源。”白常顺说。

  东平县彭集街道小高庄村大学生村官牛升鹏以前从来不知道村民们到底关心什么,想知道些什么,“因为很少有人会问”。做了村务发言人后,他发现,只要是跟村民利益相关的问题,村民们其实都想弄明白,“比如村干部每个月都做了什么工作,村里的收支情况等。”

  州城街道桂井子村大学生村官赵银在村里开展土地流转工作时,就有亲戚私下告诉她,村民都想知道流转后村民到底能得到什么实惠,流转后所种的经济作物每亩地能收入多少,国家对于土地流转都有些什么政策……

  “他们大多只是自己讨论,很少会真的来问村干部,但是他们又确实想知道。”在发言会上,赵银把自己收集到的资料和村里的具体情况,村民所能得到的收益,包括村里的荒地租赁合同等,都一一向村民代表公开,这让原本对土地流转还抱有戒心的村民踏实了许多。

  孔庆勤说,村务公开了就会有很大的变化,特别是村民们对村干部的信任。比如以前评低保户,村两委会根据实际情况选定名额。“很多村民其实就特别想知道是根据什么定的,为什么选那些人。”

  今年评低保户时,依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每个人都说自己有困难,对于选谁不选谁,大家都争执不下。”孔庆勤和其他村干部一起进行了考察比较,对情况进行了梳理,最终选择了两户。为了打消其他人的疑虑,孔庆勤在发言时,把自己比较后得出的结论和相关情况一五一十地摆出来,向村民公开。原本还以为背后会有什么“黑幕”的村民,在实际情况面前,心服口服。

  消除误解的关键是能否公开“财务内幕”

  让村官牛升鹏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村里的高架线换电缆工程。村里原本接的是高架线,但因为在地面以上容易被偷,村委会决定把高压线换成更安全的电缆。可是,这项原本惠民利民的工程,引来了村民们的议论。

  “埋电缆会产生一些其他的费用,比如路面比较硬,要租赁机器挖沟,还要雇人挖。村民就特别想知道这笔费用都是怎么花的,花在哪儿了,是不是应该花的。但这些问题,大部分村民是不好意思直接去问村干部的。”在做村务发言时,孔庆勤将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村民代表,很快,那种“大范围的质疑声音”便没有了。

  还有一次,村里浇地的机井老化,村委会决定重新打井。虽然这笔打井的钱是村委会从上面争取来的,但村民依然想知道,这笔钱到底都是怎么花的。

  在发言时,牛升鹏将经过仔细核算分析的数据一项项罗列给村民,找打井队的费用、购买材料的价格、工程需要的时间,甚至工作人员每天吃什么工作餐,他都说得一清二楚。

  “现在村委会要花钱,我不仅要向村民说明花了多少,还要跟他们说明白怎么花的。”孔庆勤说,这样的发言不仅让村民对村里的事更明白了,还让村干部跟村民的关系更顺畅了。

  “有时候村干部掏钱为村民办事,村民还以为我们公款吃喝了呢。”沙河站镇前河涯村大学生村官赵丽丽有时候会觉得委屈,但她也理解,毕竟村民本就不了解村里的事,出现以讹传讹的情况也并不稀奇。

  去年,村里曾经打算要做蔬菜基地,村干部们便出去考察。结果村干部们回来,风言风语也跟着来了。

  “他们是不是真的把钱用在考察蔬菜基地上了?”

  “他们是不是拿着村里的钱外出旅游了?”

  ……

  走在村里,赵丽丽不时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她觉得冤枉:“其实当时是几个村干部自己凑钱包车去的,根本没占村里的开支。”

  但是,村民们看到的只是村务公开墙上那个开支的数字,而数字背后的故事他们并不了解,误会也由此产生。

  “如果有村务发言人制度,我当时就可以向村民们公开这些事情,也就不会产生那么多质疑了。”赵丽丽说。

  司龑军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那一次,他跟别的村干部一起去别的村考察核桃的种植。来回路费加上餐费,几个人花了300多元,村干部们觉得这些也不算多,没多想,便把这个数字贴到了公务墙上。结果,一些村民便在私底下抱怨:“是不是真的花这么多?”有一位村民甚至还因为这件事情跟一位村干部吵了起来。

  做了村务发言人,司龑军知道对于“钱”这样敏感的问题要跟村民讲明白,不能让他们产生误会,因为一旦有了误会,即使后来再澄清,也会让村民和村干部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些裂痕。

  今年,司龑军又跟村干部一起出去考察为村里引进金银花种植的事情。在发言时,他把考察总共花费的600元仔细地讲给村民听。

  “车加油花了多少,过路费花了多少,什么时间花的,午餐每个人吃了一份拉面、一个鸡蛋,总共花了多少钱等。”听了司龑军的发言,村民们不仅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还对村干部们多了一份理解。

  “原来他们也不容易啊。”有村民在发言会上这样说。

  把村民想说而没有说的话替他们说出来

  村务发言人不仅把村民想知道的事情公开,还说出了村民想说而没有说的话、想反映而没有反映的问题。而想要做好这个发言人,大学生村官们要走到村民中间,去发掘他们的问题。

  没事的时候,赵丽丽喜欢到村民的家里去转。她发现,在村里有很多留守儿童,他们大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学习上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而爷爷奶奶大多并不识字,根本无法辅导孩子的学习。

  有一次,她在一个村民家里看到一个小孩在写作业,做数学题时,10道题有7道都是错的。旁边的爷爷奶奶很无奈。

  “如果能办个辅导班就好了。”爷爷这样自言自语。

  细心的赵丽丽记住了这句话。在以后的几天里,她又去另外的村民家里进行了几次调研,然后在发言会上,她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成立一个留守儿童之家。

  得到村民代表认可的赵丽丽在村委会张罗了一间房子,又请村里退休的老教师跟自己一起,就这样办起了“爷爷奶奶们心心念念”的辅导班。

  司龑军也总能在走访村民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并在村务发言的时候替村民们把问题说出来。

  司龑军所在的村是靠山而建,村里只有一口吃水井。而村民居住得又比较分散,很多人要走很长的山路才能走到井边打水。在一次走访中,司龑军发现,来井边打水的竟然还有很多老年人。原来年轻人外出打工了,留在家里的老人只能自己挑着担子打水。

  “虽然他们都觉得已经习惯了,也并不觉得有多辛苦,但看着他们年纪那么大了,还要跑那么远去打水,我还是觉得应该帮帮他们。”司龑军在发言会上将这件事情告诉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于是,经过村两委的讨论,一项“加一条管道到老年人集中的地方”的工程开始了。

  尽管只是一个小工程,司龑军却觉得很开心,因为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为村民解决一些事情,他愿意替村民说出那些他们并没有说出的问题。

热词:

  • 大学生村官
  • 留守儿童
  • 核算分析
  • 农村制度
  • 农村党建
  • 发言人制度
  • 村干部
  • 黑幕
  • 村务发言人
  • 村民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