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致富宝典 >

信息迷雾下的蒜经济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8日 23:33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齐鲁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在经历了2010年的“蒜你狠”疯涨和2011年的狂跌腰斩后,今夏6月,来自天南海北的参加金乡大蒜节的客商再次挤满了金乡县有数的几家酒店。开幕式上朱之文、刘大成等草根明星的登台献艺,像闸门一般打开了今年金乡蒜市狂欢的洪流。

  6日一早,200余辆各类满载鲜蒜的货车,挤满了金乡山禄大蒜交易市场,但蒜经纪杨元打眼一看,“今天上货量明显比前两天少了,看来价格一上去,都舍不得卖了。”

  来自金乡县商务局的监测数据显示,今年金乡的第一批鲜蒜5月15日开始上市,较去年提前5天。当天市场平均交易价格约为1.1元/斤,与去年基本持平。但随后蒜价以每天约0.1元/斤的价格稳步上涨,到5月28日,价格已经飙升至2.8元/斤左右。金乡县大蒜现货交易市场的工作人员说,价格的上涨跟成交量放大紧密相连,“5月25日,市场里交易的蒜量从最早的100多车增加到600多车,价格也从1.8元涨到了2.4元。到了5月29日,往常一下雨就落价的情况也没发生,下午的时候,品质稍好一些的蒜价格已经蹿到4元以上了。”

  “要知道,去年这时候蒜价已经落到了每斤不到1块钱,现在的4块钱,已经快赶上2010年同期价格高点了。”5日没有收到多少蒜的杨元有点后悔,“一看涨价了,蒜农又想先放着不卖了,交易量一小,价格肯定还得涨。”

  眼下,金乡的蒜经纪们都像杨元一样看好蒜价会一路上涨,“谁都知道,今年减产了嘛。”的确,这是今年金乡蒜市唯一不需要怀疑的信息。金乡县农业局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金乡县大蒜种植面积约为70.8万亩,较去年的72万亩减少约1.2万亩;再加上去年11月以来持续寒冷天气影响,今年的大蒜总产量约为53.4万吨,较2010年价格高点时的76.4万吨,下降了30%左右。

  6日一早,拉着自己地里产的3000多斤蒜在山禄大蒜交易市场寻找买家的金乡胡集蒜农王欣亮,从一开始就咬定每斤4.5元,“去年收成不好,一亩就收千把斤蒜,可是种子、化肥、人工什么的加在一起,一亩得投入2000多。现在卖4块刚能挣点钱。”王欣亮说,“要我说价钱该再高点,一年种蒜那么辛苦,要是还不如出去打半年工挣钱多,明年谁还种蒜。”

  在山禄没有找到买家,王欣亮打算去另一个单楼大蒜交易市场碰碰运气。堆满沿路两侧的半人多高的红色大蒜尼龙袋,远远看去如同红色的“蒜河”,星星点点的帐篷和简易床铺散布其间,宛如漂流其中的小舟。

  已经在“蒜河”的帐篷中吃住了近两周的蒜商董海峰说,由于看好今年的行情,他陆续收了近20吨大蒜,“虽说现在4块多一斤的价格有点高,但是我打算先出一部分以前2块多时候收的蒜,回笼点资金再找机会进些蒜,看今年的样子,最后谁手里蒜多,谁就是赢家。”

  面对蒜农和蒜商的一致看好,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会长杨桂华认为,“目前金乡大蒜价格短时间内上涨,并没有太多炒作的成分。毕竟去年的价格低得很不正常。今年的新蒜还没完全晾干达到入库标准,即便是想囤积炒作也为时尚早。而且对于目前每斤4块钱的价格,市场基本上也是认可的。”

  如今,金乡的大蒜交易,已经大部分转到了县城西南的山禄大蒜交易市场和单楼市场,但数以百计的蒜经纪,还是习惯性地聚集在被称为“大蒜华尔街”的缗城路上报价买卖,交流市场信息。

  “蒜价以后是涨还是跌啊?”当这个问题在人群中响起时,这些蒜经纪脸上马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神色,“谁知道呢?不好说”,但是他们手中的电话和计算器却一刻不停,嘴里不停报出的数字,也是起起落落,聚成一条看不清走向的蜿蜒曲线。

  在依然采用口头报价、私下交易的金乡,大蒜经纪人成为掌握市场信息最多的人。金乡大蒜经纪人协会人士介绍,当地常年从事大蒜交易中介的经纪人多达上千人,而到价格高涨、交易活跃的好年景,外地人的加入、本地人的兼职,使得60余万人的金乡县能够云集1万多蒜经纪。“这么原始的交易方式,又有这么多人的加入,整个市场的信息就是一地碎片,看不清全局和走向。”

  在金乡做了多年蒜经纪的李辉则说,就是蒜经纪之间也分成好几个层次,“最上游的经纪人,是手握大笔资金的少数人,他们可以像坐庄一样,大量囤货,等待行情上涨再放货,基本玩的是资本运作;中游经纪人是大蒜流通的主力,他们低买高卖、囤积居奇,而且用的都是现金,所以承担的风险最高;像我们这种资金量不大的经纪人,主要就是给中游经纪人提供供求信息,帮助他们分批出货,赚点小差价和中介费。”

  本就零散的信息,又经过层层加工,深藏在不同层级蒜经纪背后各自的目的,让金乡蒜市每天都在制造传播着无数真假难辨的信息,身处其中的参与者如同置身赌局。

  6日上午,在缗城路听了一上午信息的蒜商刘宝臣,仍然没有决定是否出手,“关于大蒜的信息太多了,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只有靠自己判断,但这种判断又一点依据都没有,跟押宝似的。”刘宝臣说,实在看不清行情的时候,他会去出城的国道边观察来往的货车,如果向外运大蒜的车多,说明行情不错,价格还能涨;如果相反,那价格可能就要落。

  在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会长杨桂华看来,类似这种数货车的简单方法,根本无法判断整个市场的行情走势,“其实,每年国内消费和出口大蒜的需求是基本固定的,没有特殊情况不会出现大的波动。真正有助于分析市场行情走势的,是大蒜的供应量、储存量。”

  但这也是让杨桂华最为头疼的,“虽然今年金乡的大蒜减产了,但是外地的大蒜在源源不断涌进金乡,再加上去年行情不好留下来的库存蒜,不能说今年的蒜就比去年少。而且现在从蒜农、冷库主到经纪人、储蒜商,谁都不清楚现在金乡市场上有多少大蒜,也不知道可以卖出多少大蒜,整个大蒜市场,就是一笔糊涂账。”

  甚至就连杨桂华自己,也无法判断未来的蒜价是涨还是跌,“因为没有确切、全面的数据嘛。只能再过上十天半个月,大蒜才算真正干透,那时候大多数蒜商都会开始出手收购,价格走势也才会明朗。”

 

热词:

  • 蒜你狠
  • 蒜农
  • 蒜商
  • 看好
  • 今年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