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农民工文化生活的困局与出路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24日 09:26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四川农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随着而今城乡统筹的不断推进,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然而离乡背井所造成的精神生活匮乏和价值认同的缺失也逐渐成为困扰他们一大“痼疾”。6月18日,省统计局发布了我省《流动人口及现状研究》,其中指出要让农民工“无障碍”融入城市,而从文化层面上,加深“农民工”与城市的情感相系,自然是非常重要的。

  困局

  ●居住环境较差,缺乏参与城市文化活动的渠道●工作时间过长,没有从事文化活动的时间和精力●收入相对单薄,没有闲钱用于文化娱乐项目的消费

  ■现状点击

  上网和睡觉

  成农民工主要休闲方式

  6月11日下午,张浩像往常一样从成都市某大型企业工厂下班后回到单位宿舍,草草刨了几口饭,便来到单位附近的网吧,他每晚都会在这里上两小时的网,然后回到宿舍洗漱睡觉。老家在泸州农村的张浩,2年前从成都某职业专科学校毕业,之后兜兜转转换了好几份工作,目前留在了成都一家大型民营企业,每个月的收入大概2000元左右。

  作为一个年轻人,张浩的生活很 “宅”,基本上就是工厂、寝室、网吧三点一线。而如今,类似他这样的新生代农民工不在少数。根据团省委近期的一份 《新生代农民工精神文化生活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上网、睡觉成为新生代农民工中普遍的休闲娱乐方式,在被调查的220民新生代农民工中,有44.5%的人和38.2%的人分别将上网和睡觉作为了日常纾解压力的主要方式。而对于一些在城市打工多年的农民工而言,平日的生活也是单调而乏味的。来自简阳市云龙镇天宫村的罗小燕、杨天英夫妇来到成都已经13年了,由于从事家政服务,他俩几乎没有周末,节假日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可以说,如今的社会文化生活形式愈发多姿多彩,然而作为流动人口的农民工却似乎和多元化的城镇文化生活存在“隔阂”。造成这个隔阂的原因与农民工的生活环境、收入水平、乃至受教育程度等原因息息相关。

  以团省委此次的调查为例,单一狭窄的居住环境,让新生代农民工的生活圈子非常有限,在调查中,有45.5%的人居住在单位宿舍或者生产场所,有32.3%的人与他人合租,“通过调查我们也发现,无论是新一代农民工,还是在城里务工多年的人,他们多数要么集体生活要么在外租房,所居住的房屋多处于租金便宜的城郊接合部,或者公共娱乐设施配套并不齐全的社区和企业内,这就从客观环境上,让这些进城务工人员缺乏参与城市文化活动的渠道。”调查人员说。

  而过长的工作时间,也让农民工没有从事文化活动的时间和精力。对此在长期工作在电路生产线上的张浩体会尤深,“有的时候工厂加班,一加就是十几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那还有时间和力气干别的呢?”而对于进城务工多年的罗小燕和杨天英来讲,花时间来“耍”似乎也是不现实的,为了保证每天至少给3家人打扫卫生,夫妻俩长期起早贪黑,“想要挣钱就必须得多干,所以我们几乎没有休息日的。”杨天英说。

  除了没时间,收入也是一个重要因素,22岁的张浩目前月薪2000元左右,他每月除日常生活开销外,花费最多的一笔开销就用在上网的100多元上,而这在他看来,这是“唯一还能消费的起的文化娱乐方式。”

  40出头的罗小燕、杨天英夫妻俩目前加起来月薪还不到5000元,绝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存起来用于两个孩子的读书和老家盖新房子。夫妻俩多年以来一直租住在成都市苏坡桥附近的一个简陋棚屋内,原因就是其租金很便宜。来成都的十余年间,夫妻两人几乎没有一同看过一场电影,罗小燕说:“收入只有那么一点点,平时又忙得很,哪有那个闲工夫看电影哦。”

  可以说拥挤的居住环境,繁忙的工作,不算宽裕的收入,再加上多数农民工受教育成都偏低等原因,让他们在城市里,难以得到精神文化层面的满足,生活圈子非常封闭,张浩坦言来到成都两年除了同事以外和他交流最多的是QQ上的网友,而罗小燕、杨天英夫妇在成都日常除了和雇主接触外,只有偶尔和几个老乡通通电话。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来到了成都这个城市,但始终和这个城市 “剥离”开来……

  但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人从农村来到城市,人们在进入都市后的诉求也从最初的进城挣钱回乡发展,逐渐转变为渴望在城市内找到归属感。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讲,在城市里工作打拼已经不单单是为了养家糊口,更多的也是一种人生价值的实现,他们渴望融入城市,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

  而省统计局在6月18日发布的 《流动人口及现状研究》也指出:农民工渴望“融入”城市,需要有关部门为其提供合适的就业服务,保障其合法的劳动权益,还延伸到子女教育、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保障等农民工的社会福利要与城镇居民一视同仁,其中自然可以包括丰富农民工的精神文化生活。

  出路

  ●从制度层面推进文化服务均等化,合理配置公共文化资源●打造企业文化、社区文化,加大对农民工文化生活的关注●大力兴建农民工文化活动设施,大力培育农民工文艺骨干

  ■各方举措

  一场联欢会、一场电影、一套文化大礼包、一次关爱咨询、一顿温馨团年饭、一张维权卡、一张公益服务卡、一封慰问信

  为农民工构建精神文化乐园

  去年,我国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民工文化工作的意见》,指出到2015年,农民工文化服务将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对此,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员胡光伟表示,要让农民工在城市里找到归属感、尊严感和幸福感,除了从制度层面推进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合理配置公共文化资源外,还需要依托企业、社区平台,社会各方有效资源,“通过打造企业文化、社区文化等方式,加大对就业农民工精神文化生活的关注和投入。”

  “以丰富农民工精神文化生活为目的,目前省文化厅在全省范围内实施开展了关爱农民工‘八个一'文化维权免费套餐,即:一场农民工专场联欢会、一场专场电影、一套文化大礼包、一次关爱咨询、一顿温馨团年饭、一张维权卡、一张公益服务卡、一封慰问信,而省内也有不少地方创新开展了多项活动,丰富农民工文化生活。”省文化厅社会文化处副处长沈军对记者说。

  以宜宾县为例,从去年开始,该县统筹了“三馆一站”和业余体校等公益性文化资源,并整合了全县力量,实施农民工文化暖心工程。该县先后组建了上百人的文化志愿者服务队伍活跃在全县各大工地和农民工集聚点,在每一个农民工聚居点派驻一名文化体育辅导员,指导农民工开展文化活动,并由县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局对辅导员工作进行年度考核。

  在中秋和春节等传统节日来临时,当地县文体新局则策划了中秋诗会,返乡农民工专场慰问演出、元宵晚会、活动,深入到当地骨干龙头企业的建筑工地和园区,为企业员工和留守人员送上文化大餐。

  另外宜宾县还通过送电影、送图书到工地,组织农民工夜校,并未农民工子女免费开设声乐班、书法班、跆拳道班等6个类别的辅导班,并通过创作反应农民工生活、工作的小品、歌曲等文艺产品,组建县农民工文艺团等活动,丰富当地务工人员生活。

  在今年5月10日,举行全国农民工文化建设现场经验交流会上,省文化厅在全省组织开展的“关爱农民工‘八个一'文化维权免费套餐”受到文化部充分肯定。而宜宾县采取的采用“四送”(送文化到工地、送电影到工地、送图书到工地、送体育到工地)、“四创”(创办农民工夜校、创建农民工文化站、创建农民工文艺队、创作文艺产品),也被认为是“从农民工文化需要出发,为农民工送去真真切切的文化大餐。”

  ■记者手记

  在电影《长江七号》里,周星驰扮演的农民工形象让人难以忘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上工时辛苦劳累,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生活枯燥乏味,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乐趣……

  离乡背井,打工挣钱,单调文化的生活,封闭的人际关系,却让很多进城务工人员与城市格格不入,这自然与他们怀揣梦想,融入城市的初衷背道而驰。

  而工作形式、收入水平等多方的限制,很难改变农民工文化交往的封闭性。要促使其逐步融入城市社区生活,绝非是简单的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事儿。这必然离不开 “政府主导、企业共建、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

  要改善农民工精神文化生活现状,常住地政府作其文化服务的责任主体,要大力兴建新生代农民工文化活动设施,在统筹好“三馆一站”等公共文化资源的同时,加大对阅览室、多功能媒体室、运动场等公益性文化活动场所的投入,而农民工相对集中的社区,则建立文化俱乐部或者文化活动中心,以服务农民工文化生活的需要。

  与此同时,企业也应把解决和丰富农民工的精神文化生活纳入成本开支,有针对性地举行能够吸引他们参加的企业内部的各类文艺活动,并在企业员工的生活、工作区域,建立多功能娱乐厅(室)、文艺场所等各类文化设施,定期开放。另外文化部门也可以用 ‘播种文化'的方式,大力培育农民工艺术组织和农民工文艺骨干,鼓励农民工自发组织打工者艺术团、秧歌队等组织,将文化的阳光洒播到更多农民工身上。

热词:

  • 农民工
  • 农民工子女
  • 辅导员工作
  • 隔阂
  • 四创
  • 流动人口及现状研究
  • 长江七号
  • 居住环境
  • 三馆
  • 省统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