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拆迁后“一夜暴富”是福是祸?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5日 08:57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前不久,一名在浙江杭州城郊生活长大的大学生来编辑部反映说:自家所在的小村,村民们原本种菜为生,虽谈不上富裕,但小村宁静祥和。前几年,村民们因拆迁补偿而富起来后,村里的祥和被打破了,不少人终日无所事事,有靠打麻将度日,有的甚至染上了毒瘾,村里的各种矛盾也多了……

  他很困惑:“财富,带给我们的究竟是福还是祸?”

  就此问题,笔者展开了调查。

  财富是柄双刃剑:拆迁让农民一夜骤富,无度挥霍也让人一夜返贫

  杭州江干区某镇,原是钱塘江北岸的一个农业镇。2003年以来,随着杭州城市东进步伐的加快,这里建起了客运中心、地铁站,迎来拆迁高潮。这里的农民除了得到上百万元的房屋拆迁补偿款之外,还按照每人60平方米的标准分配了安置房,户均分配住房最低2套,最多4套。

  “祖祖辈辈地里刨食,哪天不想过好日子啊!没想到一下子就成了百万富翁,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了。”买高档数码产品,吃山珍海味,穿貂皮大衣……一位王姓拆迁户的消费观并不是个例。还没拿到拆迁款,老王就把原来自己抽的十几元一包的“利群”换成了四五十元一包的“中华”。钱一到手,他给自己和刚学车的老婆各买了一辆30来万元的小轿车。这两辆车子,现在多数时间只是在家里的车库待着。

  村里一位干部说,大笔的钱盲目消费掉后,村民中有些已“钱袋空空”,靠房租度日。

  财富确实是一把双刃剑!拆迁补贴,让农民过上了从未有过的幸福生活;然而,面对从未有过的巨额财富,不少农民不知所措,只顾眼前,得过且过。还有部分人沉湎于赌博,甚至染上毒瘾。某社区的许某原先做豆类生意,经济情况在当地属“上乘”。拆迁后,他拿到上百万的拆迁补偿款和两三套房子,就停了小生意,从此吃喝嫖赌、醉生梦死,没几个月跌落为村里的“破落户”。债主天天上门要债,许某东躲西藏,耄耋之年的父母每天以泪洗面。

  这个镇目前记录在案的吸毒人员比2003年翻了一倍。一位镇干部说,当地拆迁户一夜暴富后又因为赌博、吸毒等原因而返贫者,保守估计有10%。

  据了解,因拆迁安置款引发的财产纠纷、家庭纠纷这两年也在大幅增长。去年,镇司法所调解的因安置引发的分家析产纠纷就多达20来起,占调解总数的两成。

  农村的婚姻相对比较稳定,但面对拆迁带来的巨额利益,不少拆迁村出现了“闪婚”、“闪离”、“闪孕”等怪象。有村民反映,有人到外村入赘,离婚后回到村里,分走钱,立即复婚,还有的人正好相反,拆迁前结婚,拆迁后又立即离了婚。

  这些乱象不仅危及家庭稳定,也影响社会和谐。

  管理失位、生活方式剧变,让拆迁农民无所适从

  “拆迁农民”问题频出的背后,反映的是农民传统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受到冲击甚至被颠覆,新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亟待重建过程中出现的阵痛。

  一方面,与农民自身素质有关;另一方面,有关部门管理失位也不容忽视。村民们普遍反映说,这些年,村一级组织的管理职能在弱化。拆迁前只知道要他们配合,催他们拆迁;拆迁后村变成社区了,忙着通大路、造高楼,村民们的素质教育无人过问,社区的文化活动也乏人张罗。

  一位老村干部说,一切都已经变了,以前的那一套已不适合新形势,工作该怎么抓,确实是懵懵懂懂。江干区一位街道干部也坦言:“由于拆迁,社区800多户居民都分散在各个地点租房住,要找到人都很困难,甭提帮他们组织一些活动了。搞文化建设也要等完全安置后才有精力,时间起码两三年。”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拆迁后的头3年恰恰是引导失地农民步入社会发展正轨的关键。采访中了解到,有不少拆迁户不甘心坐吃山空,想做些投资,然而由于缺乏理财经验,有些人把钱投给了私募基金、企业,结果“错误投资”,一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

  一位拆迁户向记者透露,镇上一个包装厂以高额的利息从农民手中借来拆迁款进行融资扩张,但是刚好碰上了金融危机,企业垮台。这家企业欠下了7000多万元债务,其中欠拆迁户5000多万元,保守估计,上百个拆迁户遭了殃。

  多少年了,习惯于稼穑耕耘;而今,这一切都成了过去。手中呢,又攥着大把的钞票,该怎样去生活?不少拆迁农民感到迷茫。一位镇干部介绍,当地被征地拆迁的农民中“4050”劳动力占近四成左右,但有固定职业的不足1/3。囿于拆迁农民的能力,政府能为他们提供的就业岗位只能是一些清洁员、保安之类的服务型岗位。但是,几百万元的拆迁款再加上几套回迁房,靠房租、靠村集体经济分红都能有不菲的收入。如此,就业心态发生变化也就在所难免。拆迁农民中,许多人宁愿失业也不愿干保安保洁工作。“难道开着好车扫大街去?丢不起这人!”有农民这样说。

  没有固定的职业,难免精神空虚。而精神空虚,便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那些放高利贷的人知道你是拆迁户,手里有钱,便开始打你的主意,引诱你去赌博、引诱你去吸毒,手头钱不凑手就先借你5万、10万,爽快得很。开始还让你尝点甜头,可一旦踏上这条路想回头,就很难了。”一位社区干部说。当地警方对于城郊村一带的“黄赌毒”现象先后开展了好几次打击行动,但效果并不理想。杭州城郊一所小学的家庭情况调查表上,父母职业一栏,有的孩子竟写:“打麻将”。

  要让农民不是“富裕一阵子”,而是“幸福一辈子”

  拆迁农民的生存状况已引起了社会学界的广泛关注。浙江省社科院一位杨姓专家深表忧虑:“支付补偿款征地,是让农民交出了世代拥有土地的权利,一夜暴富表面下,实质是一夜顿失永久立身之所。一旦拆迁农民因为挥霍征地补偿款而返贫,许多问题会转嫁到政府和社会身上,影响社会稳定和发展。”

  随着城市化进展,新一批的农转非人口正在各地诞生。如何把拆迁农民的短期富裕变成长期收益、让他们不是“富裕一阵子”而是“幸福一辈子”呢?

  有专家指出,目前,我们的社会对征地补偿还大多是“一锤子买卖”、“一次性买断”,普遍缺乏对征地农民正确的消费和投资引导意识,甚至对失地农民的警示教育都做得还不够。对此,他呼吁:地方政府要完了地,还要从头到尾管好人。

  该怎么管?某镇有个拆迁村为了防止村民一夜暴富后挥霍一空,村委会研究后决定,将每个村民7万元的房屋预期购置款由村里代为保管。但是,这个做法遭到了村民们的坚决反对:“我的钱为什么要你管?”去年,这个村2000名安置人员联名写信,要求返回这笔款。“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过去重‘娘舅',现在能重啥?”一位拆迁安置村的村书记焦虑地反问。

  不少专家呼吁:拆迁人口管理的制度化建设迫在眉睫。这种制度,既要涵盖他们的精神生活,也要涵盖他们的物质生活。既要帮助他们转变思想、提高综合素质,也要关心他们的就业状况、提高他们的就业能力。同时,这种制度还要帮助拆迁农民完成从农民向城市居民身份的转变。

  欣喜的是,杭州已经开始就此进行探索。在拆迁人口众多的杭州江干区,区政府已经发布了一份关于加强失地农民管理工作的专门文件,对如何帮扶失地农民提升素质、增强创业就业能力、完善就业服务平台建设等等均作出了详细的规定……

  这些政策会带来怎样的效果?我们期待着!

热词:

  • 一夜暴富
  • 拆迁安置
  • 拆迁户
  • 打麻将
  • 私募基金
  • 中华
  • 破落户
  • 闪婚
  • 富裕一阵子
  • 幸福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