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面对面质询 点对点督办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6日 11:35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农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电视短片“揭短亮丑”,主持人“穷追不舍”,现场嘉宾“麻辣点评”,农民群众当场提问,广播、电视、网络同步直播。8月14日,湖北省首场“电视问政”聚焦“三农”,省直5名厅官、十多位市县领导现场“应考”。据了解,此类省级“电视问政”在全国尚属首例。

  这场“电视问政”在湖北省荆州市广电大楼举行,90分钟现场直播。台上,是省财政厅、水利厅、农业厅、民政厅、林业厅负责人和特约评论员;台下,坐着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侯长安、省直有关部门负责人、部分市县领导和纪委、监察局、纠风办主任,以及200名手握“脸牌”的农民代表评审团成员。活动邀请了全国人大代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湖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马德富现场点评。

  今年6月,湖北省纪委在全省启动了“落实责任、强农惠农”维护农民利益专项整治活动,省纪委、省监察厅、省纠风办在各地开展自查自纠的基础上派出多个专班深入赤壁、黄冈、荆州、孝感等地调查暗访农民利益被侵害现象,严肃查处了一批在强农惠农富农政策落实中的违法违纪案件。为进一步加大监督检查力度,坚决纠正损害农民利益的行为,首场“电视问政”现场曝光了八起典型案例。

  平原种树怎能享受退耕还林政策补助

  “在平原上种树可以享受到退耕还林政策补助吗?”刚开始,湖北省林业厅副厅长王铭德就受到现场主持人发问。“不能享受”,王铭德没有犹豫,但接下来的电视短片却让他始料未及。

  短片介绍,在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镇石头口村,一片位于平原地区面积为8亩的林地享受了9年的“特殊待遇”,这片林地属于该村原支部书记所有,林地自2003年以来享受每年230元的退耕还林补助,而村里其他村民尽管和他一样拥有林地,却无法享受和他一样的政策。而对此,面对省纪委暗访小组,赤壁市林业工作站却给出了原林地系村集体所有,后转让给个人,不好取缔的解释。短片同时介绍,国家退耕还林政策明文规定,享受该政策一是要求坡耕地,二是宜林荒山荒地造林,这片生长在平地上的林地,显然不适合该政策。

  同样是退耕还林,在浠水县南溪镇菜畈村,村民张秋映2001年和另外一名村民承包了6亩林地,2003年,开始退耕还林时,村里只给他们算了2.2亩地,村里另外一名村民也反映,他2亩退耕还林林地,拿到手的只有1亩林地的钱。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短片中村干部不仅没有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还“理直气壮”承认挪用退耕还林补助款,而且还说出了每亩收取了50元的嫁接树苗和运输费用的事实。

  “非常震惊。”看完短片,王德铭心情沉重地表示,不管是集体还是个人,不管是村支书还是普通农民,政策是一致的,平原地区退耕还林显然不符合政策要求。国家在退耕还林中每亩已经安排了50元的嫁接费、运输费等费用,再向农民收取明显错误,必须清退、纠错,离开会场后,马上派出调查组,会同地方政府严肃处理。

  在观众席上的浠水县副县长叶又明也被主持人“点了名”。面对主持人的“质问”,叶又明现场表态:“回去后迅速查处,坚决整改,及时清退,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一周内严肃处理。”

  “篮子渠”拷问“工程验收”机制

  2011年,新华社曾以《大旱考验“终端困局”村民怒拆“摆设工程”》为题,对浠水县投资百万元的五洲大畈干渠无法使用一事进行了报道。同样是这个干渠,问政短片再次给予了曝光。短片中,记者看到农民正一趟一趟到望天湖挑水,再一瓢一瓢往地里浇,而高出地面1米多的灌渠却放不出一滴水。巴河镇芦花村、五洲村地里的农民举着水桶气愤地说:“国家投巨资新修的抗旱灌渠,一天没有用过,劳民伤财啊!”更让村民们生气的是,做“摆设”的灌渠工程剖面直径超过50厘米,架在村级公路旁边的耕地里,足足高出地面1米。画面中,不少已近老年的村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翻过水渠,前往地里干活,生产生活极为不便。

  这个渠道全长4.4公里,设计从旁边的望天湖提水,灌溉五洲等3个村的5000亩农田。因为在设计上存在取水点不合理的问题,这个应该在干旱时发挥作用的干渠自修建好后一次也没有派上用场。去年该干渠被曝光后,当地进行了整改,可是农民却并不“买账”,就连新修的方便村民跨越干渠的水泥楼梯,村民也有着自己的说法:“我家田在这里,楼梯在那里,别人田里长满庄稼,你说怎么走?”今年7月初,时隔近一年,省纠风办暗访组在该地看到,现场与去年基本一致,唯一不同的是,这里修建了不少房屋,房屋门口,U型管从地底下通过,与干渠相连。

  到处漏水的五洲大渠被当地村民戏称为“篮子渠”。尽管浠水县副县长叶又明给予反复解释,但现场仍听到一片唏嘘声。对此,现场评委叶青也给予了“辛辣”点评,他说:“投资100多万元修渠,变成被网友形容的让农民爬上爬下的‘健身设施',被群众比喻是‘篮子水渠',看到这个视频很痛心。首先这个工程的立项、规划是否有必要,第二是这个工程以这种形式建设,是否考虑了当地老百姓的意见,三是建设过程中是不是按照规划设计的要求来施工,质量为何千疮百孔,四是验收的问题,为什么两次验收、两次合格,这些都值得反思。”

  水源之争折射出观念的偏差

  如果说上一个案例是无水可取,那这个却是即将面临有水难用。

  应城市田店镇吴家坝水库是全村150亩水田的唯一灌溉水源,然而这个水库在村民未知的情况下即将被开发。当地农民说:“这个坝子是我们一锹一锹、一担一担地做起来的。开发商要在这里养鱼,我们农民要放水浇田,这不是要产生矛盾吗?”150亩农田唯一水源被开发,今后农民到哪里去取水?短片予以了质疑。

  “显而易见乡镇政府没有兼顾到农民的利益,”应城市副市长熊建平说,在经济发展中平衡开发与保护之间的关系,如何更好地保护农民利益,保护农业生产,已经是不可回避的现象。回去后,市政府将组织专门的调查,加强对基层政府的监督和指导,做到开发和保护统筹兼顾,尽可能多的照顾到农民的利益。

  “现在是现场向台上的厅长们提问的时间。”主持人的话音未落,现场参加活动的农民代表都举起手来。“我们村里泵站好多年没有使用,主要是年久失修,能否有政策支持?”来自公安县的农民李师傅提出了问题。“中小型泵站,国家还没有投资渠道,下一步我们会积极争取,相信会逐步得到解决的。”水利厅厅长王忠法答复明确,但多少让提问的农民失望。

  不合理负担坚决无条件清退

  减轻农民负担是国家强农惠农富农政策的重要内容,而湖北省纪委在暗访中发现,有些地方依然还存在着乱收费、乱摊派的现象。短片介绍,荆州市荆州区弥市镇双马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农民介绍,一直在外打工的他2011年回来后,村里组长让他缴纳“受益负担费”,他和村民纳闷不知这个费用是从哪里来的,村里解释说是村里老干部退休费用,不解的他们向纪委部门进行了投诉。而据纪委的暗访,村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老干部、烈军属、五保户,还有修桥、修村部、广播事业等公益事业,一般一亩15元。”“军烈属、五保户不需要村里抚恤,上面有拨款。村干部还有退休一说?不对吧。现在农村养老只有统一的养老金。”面对镜头,弥市镇农办一位负责人说。

  “非常痛心”,荆州区的黄祥龙副区长表示,在市区两级政府高度重视强农惠农富农政策落实的情况下还出现这样的问题不应该,说明工作还有欠缺的地方,还需要改进,将即刻组织专班,进村进一步查实,该清退的一分不少退给农民,涉及到的干部该处理谁坚决处理,决不姑息。

  省农业厅厅长祝金水认为,对于农民负担问题,是通过农民负担卡来体现的,负担卡以外收的农民所有的钱,都是不合理的负担,必须无条件的清退,对责任人还应该给予相应的处分。

  另一短片介绍:2006年,监利县沙岭镇农民王斯祥承包了6亩地,又从其他村民手里租种了22亩地,成为村里种粮大户。在王斯祥2011年的农民负担卡上清楚地写着每年的负担资金168元,然而王思祥上缴给村里却高达3295元,而且村里发的收费单更让他摸不着头脑,这让他对政策起了疑惑。在一张小组长王太平签字的2011年收费清单中,除了一事一议的人头费和投工投劳费外,水田17.3亩按照120元每亩收取,白田3.2亩按140元每亩收取,就连菜地和路边随意种植的一点地也要收取费用,另外还收取了县乡水费和组水费。王思祥说,在他们村,村干部根本不按照负担卡征收。据了解,在沙坪村,村民都没有拿到承包合同。去年村民刘和平对村里收费不满,投诉到荆州农业部门,但至今仍然没有得到答复。

  对此,监利县副县长张道毅表示不知情,同时他感谢农民及时向暗访组反映问题,他认为农民负担问题不管反映到哪里,都应该及时解决。“从短片中可以看到,一些部门还存在着作风不扎实等问题,我们回去后一定认真调查,严肃处理。”

  必须强力推进村务公开不留死角

  “三个人一个组,死人领补助。”听起来荒唐,可是在随县,却真实发生。据暗访短片介绍,在随州市随县新街镇姚庙村,村主任兼书记姚德平、副主任刘绪国和会计曾先锋组成了一个村民小组,目的是虚报200多亩地套取粮食补贴。在村民下载的2011年粮食直补表中,这个组中的书记、主任、会计直补面积过百亩,金额逾万元,而且在姚庙村,还有一个怪现象,2009年去世的加玉容是曾先锋的亡妻,但在2011年该村的粮食直补名单里,却出现了加玉容的名字。本该公开的名单没有张榜公示,村民们曾反映过情况,而财政所的回答却是:下面报多少我们就登多少。

  省财政厅副厅长何大春说,这是典型骗取国家粮食补贴资金,问题虽然发生在基层,但是省财政厅有责任,至少还存在一些问题,这个问题说明过去的监管和检查工作都存在着漏洞和问题,其次村务公开没有完全到位,特别是基层财政所在核实数据工作上不到位,同时他表示要从三个方面改进,一是强力推进基层财政所专管员制度,二是要强力推进村务公开,三是强化全省财政干部作风建设。

  “联合工作组正在调查。”随县副县长徐正友说,今年6月在自查活动中已经发现这个问题,由于涉及时间较长,目前还在紧张调查之中,月底前将调查工作落实。

  “电视问政”提高政府公信力

  “电视问政”结束后,记者采访了点评嘉宾叶青教授。叶青认为,“电视问政”是“短兵相接”,能够切中时弊,真实可信。现场通过政府领导与农民面对面,通过电视短片,不仅可以有效解决问题,更关键的是通过这种形式,让政府与农民零距离相接,可以有效提高政府公信力。

  “电视问政”是改变工作作风、提高工作效率的有效手段,叶青介绍,通过这种形式,让广大干部充分认识到新形势下工作的严肃性和紧迫性,通过一批典型案例的曝光处理,让干部感受到危机感,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要不断扩大电视问政的范围。

  “大规模专项整治全面铺开。”电视问政活动一结束,湖北省监察厅副厅长马世永、省纠风办副主任刘红就立即召开专题会议,要求各地要认真查处、举一反三,切实保持对惠农政策落实中违规违纪现象的高压态势,最大限度保障农民合法权益。

热词:

  • 富农政策
  • 粮食直补
  • 惠农政策
  • 点对点
  • 电视问政
  • 林地
  • 干渠
  • 特殊待遇
  • 篮子渠
  • 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