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一位省农委主任的农机合作社发展经

以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为例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5日 09:05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农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龙江粮熟,天下丰足。”九月,是收获的季节,记者来到龙江大地,感受金黄中丰收的喜悦。从伴着清晨四五点钟的鱼肚白,到忙到半夜十二点的繁星天,穿梭在克山县仁发村黑土地上收获马铃薯的,是满眼的各色大农机,这里“只见农机忙,不见人收获”。

  “龙口夺粮”的当口,黑龙江省农委主任王忠林又一次习惯地拨通了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凤玉的电话。“收成咋样?”“正忙着呢,大丰收!”“社员们咋样?”“都乐呵着呢!”

  一个在省城哈尔滨,一个远在400公里外的仁发村;一个村里的农机合作社,如何牵动着一位农业大省农委主任的心;月均一次的到访,多少次深夜的电话沟通,“仁发”干了什么?王忠林,又在关注着什么……

  要想规模经营,只有按《合作社法》来办,吸引全村农民以土地入社,还利于民,用利益把农民捆在一起,与合作社融为一体

  前年这个时候,“李凤玉们”可是一点也“乐呵”不起来。

  农业还是那个农业。基础不可谓不牢,克山黑土肥沃,美丽富饶,是国家重点商品粮示范基地县;政策不可谓不好,2008年开始,黑龙江在全省试点组建1000万元农机装备的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到2011年,组建千万元级现代农机合作社558个,总投资75.18亿元。

  政策优惠在哪?合作社千万元资产(包含农机)组成中,国家、省级补贴(以上两项简称“国投”)和社员出资占比3∶3∶4,就是说,社员出资400万元,就可“摇身一变”实现千万级合作社的“华丽转身”。

  仁发抓住了这个机遇。2009年10月,靠着国投1234万元,及李凤玉等7户农民四处拼凑的850万元,一个两千万元级农机合作社落户仁发村。目前,黑龙江省共有农机专业合作社1774个,居全国第一位。而这些,也恰恰是王忠林所担忧的。

  今年是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简称《合作社法》)颁布五周年。王忠林表示,农机合作社是诸多合作社中最复杂的形态,以农机为联系纽带,以合作社为组织载体,以提高土地生产率为主要途径,在《合作社法》覆盖的内容上有所延伸。

  通过对《合作社法》悉心研究,王忠林最关注的,是合作社的利益分配问题,尤其是国家补贴资金所产生盈余部分的分配。“国家政策普惠所有社员,没有理由不平均分配。”他说。利益分配等问题被王忠林言中,成了影响仁发合作社发展的瓶颈。

  轰轰烈烈成立的仁发合作社,2010年“秋后算账”时却“傻了眼”。他们按当地土地流转市价每亩240元,只从农民手中租到1100亩土地种植大豆;租种土地一条一块没连成片,大机械根本派不上用场,只得花钱雇人种;代耕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算下来,2000万元投入的合作社当年毛利100万元,纯利只有13万元。社员投入的850万元连银行利息都挣不回来。经过商议,仁发合作社当年的利润干脆没有分配。

  2011年4月的一天,仁发合作社内气氛相当紧张,王忠林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专程到合作社调研经营状况。站在农机停放场院内,他眉头紧锁。李凤玉等人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合作社效益怎么样?”王忠林问李凤玉。

  “不好。”李凤玉答。“为什么不好?”

  “农民不愿意入社,租种和代耕的地都是‘插着花'的,连不成片。”

  “你们合作社不是真正的合作社,更像是股份制企业,农民把土地交给你们似乎就与合作社没有关系了。”

  “那农民不愿意入社怎么办?”

  看到李凤玉急切的眼神,王忠林告诉他,要想规模经营,只有按《合作社法》来办,通过吸引全村920户农民以土地入社,采取合作经营的形式,还利于民,用利益把农民捆在一起,与合作社融为一体。他还给李凤玉支了“三招”,一要给农民每亩地有固定的保底收入;二要有秋后分红;第三最重要就是国家补贴资金所产生的盈余要平均分给社员。

  王忠林临走告诉李凤玉:“有什么问题就给我发信息。”李凤玉说:“我不会发信息。”王忠林说:“那就打电话。”由此,两人便开始了热线联系。

热词:

  • 微播间
  • 农机专业
  • 农机装备
  • 农委
  • 合作社社员
  • 合作社法
  • 田间管理
  • 连片种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