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论文写在大地上 成果留在农民家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2日 14:15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农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由黑龙江省农科院与哈尔滨市政府共同建设的黑龙江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区效果图。

  有这样一所农科院,她用全新的理念,“顶天立地”谋发展,破解科技与经济脱节难题;

  有这样一所农科院,她用全新的体系,评价激励相衔接,探索富农与富科新路径;

  有这样一所农科院,她用全新的方法,理论实践严对接,取得论文与成果双丰收;

  这所农科院就是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短短十年,农科院在一个人带领下,在一帮人的努力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10年前“脏乱差”的破房土路到如今现代化的“农科风景线”:高达248米的国际农业科技创新中心大厦拔地而起,全国最大、占地8410亩的黑龙江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区初具规模;

  从10年前科技人员靠卖种子维持生计到如今获得省财政全额拨款支持:平均每年获得各项资金支持近5亿元,全院30个研究所个个运行状况良好,成果层出不穷;

  从10年前门庭冷落到如今声名鹊起:不仅成为省委、省政府研究部署“三农”工作的重要参谋助手,其首创的“院县共建”模式也被农业部作为十大农技推广新模式之一在全国推广,并写入今年中央1号文件。

  收获的季节,记者深入黑龙江省农科院采访,亲身感受农科院掌门人——“论文写在大地上、成果留在农民家”科研理念首创者,中共十八大代表、黑龙江省农科院院长韩贵清,和他领导下的农科院。

  首创科研新理念争取财政大支持“顶天立地”谋发展

  科研瞄准产业一线需求,破解“科技与经济脱节”难题

  科技与经济脱节,是农业科研发展中的一个顽疾。时至今日,不少科研院所、大专院校仍未摆脱这一通病。

  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就曾指出:农业科技创新要做到“顶天立地”,彻底解决科技与生产脱节的问题。“顶天”,就是要着眼长远,超前部署农业前沿技术和基础研究,力争在世界农业科技前沿领域占有重要位置。“立地”,就是要坚持产业需求导向,从农民的实际需要出发,力争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成果留在农民家”。

  随后发布的今年中央1号文件定方向、明目标、除积弊,明确提出要“面向产业需求,着力突破农业重大关键技术和共性技术,切实解决科技与经济脱节问题”。

  农业部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采取多项措施积极推动地方农科院改革发展。

  中央领导高度重视、中央文件明确规定、农业部门具体部署“科技与经济结合”问题并不是一时起意,而是实践成功和实践发展使然。

  实践成功有黑龙江省农科院的一份大功劳!

  韩贵清给记者讲了一件事:2003年他任院长伊始,时任黑龙江省主管农业的副省长申立国下乡归来后,急切地找到他说:“贵清,我刚从农民那里回来,我在地里问农民,培训的专家来没来,农民说来了;讲没讲课,农民说讲了;讲得好不好,农民说好;听没听懂,农民说没听懂;没听懂赶紧找专家问呀,农民说他们走了。”

  此事对韩贵清触动很大,“如何让农业科技更符合农民需求,如何把农业技术化繁为简,如何让更多专家常驻农村?农科院必须树立全新的办院方针和发展理念,积极推动科技与经济的紧密结合。”

  经过调研,韩贵清发现,当时农科院的科研和技术推广项目与农民的技术需求存在明显的“错位”现象,全省农村亟需的植物保护、耕作栽培、农产品加工等技术项目,在农科院科研中立项很少,仅占科研项目总数的25%左右。

  为此,韩贵清在全国首先提出“论文写在大地上、成果留在农民家”科研理念。

  要把这个理念变为现实谈何容易,首先遇到的就是经费难题!

  “农业科研具有显著的公共性特点,需要财政稳定支持。而要想获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就必须站在省委、省政府的角度思考问题。领导最看重的是什么?是你如何服务粮食生产,如何服务现代化大农业,如何帮助农民增收,而不光是你发了多少论文,拿了多少奖。”韩贵清一语中的。

  “论文写在大地上、成果留在农民家”的科研理念与省委、省政府的期望不谋而合。

  2003年8月5日,韩贵清上任仅4个月后,时任省委书记宋法棠亲自在农科院主持现场办公会,解决困扰农科院多年的生存难题。会议决定,农科院由50%差额拨款变全额拨款,从2003年起,分8年投入2.88亿元,率先在全国启动实施农业科技创新工程;3年投入1500万元,用于帮扶10个弱县发展农业和农村经济;提供1000万元启动资金,用于建设专家公寓,每引进一个人才,省财政拿出10万元。

  农科院的生存问题解决了,其后,现任省委书记吉炳轩和省长王宪魁又先后到农科院主持召开现场办公会帮助解决快发展大发展中的难题,对农科院在创新大厦、园区建设、科技创新、院村共建等方面支持力度持续加大。

  由此,一篇科教兴农的大文章在韩贵清及农科人的笔下出炉了。

  在省级财政的支持下,黑龙江省农科院建立了大豆、玉米、水稻、畜牧等12个现代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建设了海南种质创新基地、检验检测大楼、寒地植物基因银行、专家公寓和4座万米智能化温室等科研基础设施,新增各类仪器设备1100多台件,仪器设备全部更新换代。在此基础上,争取到国际中心、国家级和省部级中心(分中心)、重点实验室46个,国家级、省部级大项目512个,在全国农业科技创新领域占有重要地位。

  历经9年实践,黑龙江省农科院不仅“顶天项目”成果丰硕:2003年来,共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技成果奖169项,其中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6项,省政府科技进步一二等奖61项,省长特别奖3项;而且,“立地项目”成绩辉煌:育成推广农作物新品种376个,使全省农作物品种更新换代两次,应用面积占全省70%以上,每年为农民创造效益100多亿元。

  不仅如此,他们还构建了“课题来源于实践、成果应用于生产、效果在生产中体现、人才在实践中成长”的科研体系,推进了科技创新与生产实践相结合,使创新的新成果、新技术和新理念真正被农民所接受,及时应用于农业生产,从而构建起从科研到生产、从生产反馈到科研,互动共赢的一体化工程农业模式。近年来,全院70%以上的课题思路来源于农业生产一线。

  改革科研评价体系探索“富农”“富科”路径 激发科技人员干劲

  写在大地上的论文和写在纸上的论文享受同等待遇

  理念是先导,经济是支撑,机制是保障。没有好的机制护航,科研发展可能会事与愿违。而改革现行的科研评价体系是彻底解决“科技与经济脱节”问题的核心所在。今年中央1号文件就明确提出:“完善农业科研评价机制,坚持分类评价,注重解决实际问题,改变重论文轻发明、重数量轻质量、重成果轻应用的状况。”

  在韩贵清刚来农科院那会儿,一次评职称,院人事处向他反映,有几名常年下乡推广科研成果的科研人员,晋升研究员只差一篇论文,通过不了。回到办公室,韩贵清把他们的材料拿过来一一翻阅,有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肖本彦是克山所搞作物栽培的科研人员,一年有半年时间在基层指导农民种植马铃薯,帮助农民提高产量,增加了效益,农民把他当亲人一样。

  像这样的科研人员就因为发表的论文不够,就难以评定职称。

  农业科研人员的论文就一定要写在纸上吗?为什么写在大地上的就不可以?评职称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鼓励科研人员为农业生产服务吗?

  一连串的问号在韩贵清的脑海里翻腾,“目前的科研评价体系论文导向严重,不解决这个‘指挥棒'问题,就没有源头活水,下基层服务‘三农'就没有持续动力。”

  为此,他多次到省人事厅阐述自己的观点,最终得到相关领导的理解和支持,为这些科研人员争得了破格晋升研究员的资格,进而又将“专业技术职务直接聘任试点”争取到农科院。

  6年前的一个冬天,韩贵清作为“CCTV三农人物”走进北京大学国际英杰报告厅发表演讲。一位博士现场提问:“韩院长,你说论文写在大地上,可是写在大地上谁给你评职称?”

  韩贵清说:“黑龙江省农科院鼓励科技人员把转化科技成果当成重要任务,对那些常年下乡推广科研成果,成绩突出的科技人员,写在大地上的论文和写在纸上的论文享受同等待遇,照样可以晋升研究员。黑龙江到处都是我们的试验田,搞科技成果转化并不影响科技创新,论文写在大地上更能体现科学家的价值!”

  讲堂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韩贵清的豪言壮语并不是空话。《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专业技术人员晋升职称业绩考核办法》诠释了“写在大地上的论文和写在纸上的论文享受同等待遇”:

  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计40分,国家一级刊物发表的论文每篇计30分,国家二级刊物发表的论文每篇计10分;

  为省、市、县提供合理化建议被采纳,每篇主笔计20分;下乡技术指导、培训农民60天以上/年,计10分;在科技成果转化推广工作中,院县合作共建负责人每负责一个县,计30分;挂职科技副县长,计30分;承担主要帮扶任务人员(园区、专家大院等分项建设负责人)每承担一个县,计10分;院县共建一般参加人员每参与一个县帮扶,计5分。

  也就是说,挂职科技副县长近似于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下乡服务两个月等同于在国家二级刊物发表一篇论文,为省、市、县提供一篇合理化建议胜于在国家二级刊物发表一篇论文,以此类推。

  一时间,“写在大地上的论文”激起了科技人员的干劲。

  棚室瓜菜专家李志学在兴十四科技园区建设期间,一干就是几个月,孩子高考、填报志愿都未能回家照看,他把村子里的设施农业搞得有声有色,创造了大西瓜超百斤的纪录,批准提拔为副研究员。

  2003年以来,黑龙江省农科院就有28名科研人员因成果转化贡献突出被破格晋升为研究员和推广研究员,推动大批农业科研人员长期坚持在农业生产第一线。

  政治上有待遇,经济上得实惠。今年3月,黑龙江省启动了高效现代化农业示范区建设,提出要积极探索科技人员与农民共同富裕的机制,在实现农民年均增收20%以上的同时,实现科技人员按贡献保底增收20%的目标,真正让知识富翁变经济富翁,实现“强农惠农富农,强科惠科富科”。

  在全省范围内探索和推广科技人员与农民“共富”模式,在全国实为不多。为此,黑龙江省农科院在全省不同生态区、不同生产类型地区建设了5个园区,每个园区面积均在5000亩以上且集中连片,并且与园区所在县市签订了责任状,明确了责权利,今年底有望总结“共富”经验,并在全省推广。

  科技副县长一干三年全院优势力量齐对接颠覆干部专家旧观念

  院县(村、企)共建匡正科研方向,立项基于农民需求

  2004年春节期间,庆安县同乐乡同发村党支部书记吕贵林,连续3天往韩贵清家打电话,请他给村民讲课,点题要听现代农业。讲课当天,农民坐了满满一大屋子,专家们讲得卖力,农民们听得用心,互动场面非常热烈。

  此情此景,让韩贵清感触颇深,“过去给农民培训要付误工费,现在农民杀猪宰羊欢迎专家,农民真正把科技当回事了。”

  打那天起,同发村变成了农科院“院村共建”示范点。目前,该村已一跃成为全省第一批五星级新农村建设示范村,人均收入过万元。

  也是从这一年起,院县共建“十弱县”拉开了帷幕。

  省财政为此一年一县投入50万元,由农科院选派科技副县长,通过建设示范园区、设立专家大院、实施科技致富项目、开展科技培训“四位一体”的新模式开展院县共建。

  黑龙江省农科院总农艺师、科技合作共建办主任闫文义告诉记者:“我们通过‘竞争上岗、双向选择'的办法,在全院范围内选拔科技副县长,院里的机关干部和‘十弱县'代表是评委,选出的科技副县长由省委组织部任命,去了之后还要通过县人大选举,一干三年,至今共选拔了29名。”

  食品加工研究所所长卢淑雯是第一批科技副县长,她回忆说:“院县共建彻底改变了过去‘出出主意、搞搞调研、讲上几课、再给点钱'的传统做法,院里要求必须实实在在为‘三农'服务,要创造效益。我到的是明水县,刚开始搞试验田,落地块都很难。当农民看到大豆采用窄行密植技术,每亩产量增加了100斤以上,第二年很容易就推开了。就这样,科技园区、专家大院都建起来了。”

  在专家大院,科技人员的手机响个不停,他们说,“都是咨询问题的农民,我的电话号码在电视上公布后,少说一天得响上50次。”

  在各县市区的培训现场,走廊、楼道站满求知农民的场景经常可见,农民说得好,“不学,钱就叫别人挣去了,不学,你就致不了富。”

  卢淑雯说,离开明水5年了,一直没断了联系,院里和明水县的合作还在继续。

  可以说,每一个科技副县长都具有双重身份,既是共建县的科技副县长,又是农科院在共建县的常驻代表和科技服务团团长。他的职责是把县里的需求和农科院的专家对接好,当好联络员、协调员。

  为此,黑龙江省农科院“院县共建”实行“一所牵头,多所参与,全学科专家齐上阵”的办法,每名主管院长全权负责6~8个县,并针对该县主导产业,明确一个研究所作为牵头单位,7~10个研究所为参加单位,整合全院科技资源,集中优势力量,合力开展科技合作共建。

  “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曾几何时,这就是某些基层干部对待农业科技的真实态度,而现在则发生了彻底改观。

  闫文义给记者讲了一个例子,“原来是我们找县里共建,现在是县里主动找我们。有一个县主动拿出50万元,说全力配合专家搞共建。通过共建他们现在和富裕老窖酒厂建立了合作关系,1.5万亩高粱全部订单收购,农民每斤能多挣两三毛钱。可以说,现在农科院已经与许多县市建立了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关系。”

  与此同时,院县共建也给科研人员的身心带来巨大变化。

  郭亚华是太空椒育种方面的权威专家,她坦言,“几年下来,我对科研和生产的关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以前我们的科研立项多半是查阅资料、编写项目书,到了生产一线,才发现与农民需求有很大偏差。比如说辣椒育种,我们在实验室做的甜椒是薄皮的,而农民需要的是厚皮的。现在立项,我们提的指标都是按照农民需求来的,农民帮助我们匡正了科研方向。”

  迄今为止,黑龙江省农科院共组织了全院500多名专家,拿出800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成果参与共建,先后与34个县(市、区)开展了院县共建,与100多个村开展了院村共建,与25个农业龙头企业开展了院企共建。几年来,农科院为各县市共筛选出主推优良品种、技术1206余项次,累计增产粮食67.96亿公斤,增加经济效益110.2亿元。每年累计培训农民500多万人次;谋划实施科技致富项目363个,项目累计实施面积2500万亩,项目区年户均增收2578元。

  园区建设“深圳速度”科技带动三产发展 情动“三农”无私奉献

  科技人员辛勤付出正是为了大地丰收、农民微笑

  被誉为“龙江第一村”的甘南县兴十四村是院村共建示范点,也是省委书记吉炳轩的联系点。2010年春,吉炳轩找到韩贵清,“你有没有胆量在兴十四建一个现代农业科技园区,做到‘西有杨凌、北有兴十四'。”

  要求高,任务重,唯有迎难而上。4月起,农科院抽调了14个研究所的百余名科技人员蹲点在兴十四村开展园区建设和科技服务,仅韩贵清一年内就跑了12趟,行程1万余公里。

  “科技人员们起早贪黑,不辞辛苦,病了白天干活,晚上打点滴。就这样,奋战了大半年,一个高标准的科技园区实现了当年建设、当年使用、当年见效。”园区办公室主任郑逢琪对记者说。

  2010年10月,吉炳轩再次来到兴十四村,田成方,路相通,一派丰收景象。万米智能化温室里温暖如春,各色瓜果、蔬菜、花卉琳琅满目;600栋大棚温室全部种植了高档瓜果蔬菜,效益可观;智能化水稻催芽育秧温室设施齐全,园区水稻全部实现工厂化育秧;各类农作物产量提高30%以上,农民人均增收2000多元。吉炳轩称赞园区建设是“深圳速度”!

  丰收了,农民乐了,可想当初,农科院专家指导农民种植马铃薯没少费周折。

  “以前我们种土豆砍几瓣就种了,农科院种这‘小土豆'不是糊弄人吗?”面对农民的质疑,专家们耐心地讲解,这种“小土豆”是脱毒种薯,能减少病害,提高产量,还拍胸脯跟农民打保票,亏了是院里的,盈利了是你们的。

  当年,马铃薯产量从原来的三四千斤突破了亩产1万斤,创造了中国干旱半干旱地区种马铃薯的奇迹,加之价格好,不少农民一年就挣出一座小楼、一部小汽车。

  现如今,园区已辐射到全村2.4万亩,万亩连片的玉米、水稻产量都提高了一大截。园区副主任刘宏伟告诉记者:“农科院专家推广了玉米地膜覆盖技术,原来一垧地(15亩)能收一万七八千斤,今年预计能达到两万七八千斤。水稻采用工厂化育秧后,产量从原来一垧一万五六千斤能增加到两万二三千斤。”

  棚室经济的效益更不用说。“一个大棚正常一年三茬,一年能收入5万元,一个妇女就能管4个棚;温室的效益更好,第一茬礼品西瓜5月份就下来了,能卖到30元一斤。”

  地还是这片地,人还是这些人,就是农科院来了些专家,建了些设施,就丰收致富了。这说明科技的潜力和威力有多大,也说明科技工作者责任有多重。

  近3年来,兴十四村在现代农业科技园区的带动下,村民人均收入已从2009年的21600元增加到2011年53600元,还带动周边1万多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了5300多元。

  “通过发展大机械、大水利、大科技、大合作的现代化大农业,实现了农业产业化,促进了城乡一体化,带动了第三产业发展和小城镇建设。”兴十四村党总支书记付华廷对记者说。

  中共十八大代表、兴十四村党总支副书记王淑媛是一名大学生村官,她亲眼见证了兴十四村的发展:“我感觉最大的变化是在人才方面,院村共建之后成立了园区和管委会,给了20多个编制,招来了大学生甚至研究生,由科技骨干力量来管理园区,真正实现了筑巢引凤。”

  双城市水泉乡三邻村曾以“两瓜”(西瓜、香瓜)闻名全国,但是这几年西瓜果腐病让农民赔得不敢种。2010年,黑龙江省农科院与三邻村建立了“院村共建”绿色瓜菜基地,从育种到栽培到植保的科技人员一起研究,今年就把这个病治住了。

  三邻村党支部书记高希英告诉记者:“农科院专家说要给种子消毒,农民纳闷,种子处理那不煮熟了吗?结果一看,处理过的种子发病率只有2%,没处理的发病率40%,口服心服了。”

  “以前,我年复一年种大苞米,30亩地一年收入一万五。2010年起包了25个棚,改种棚室瓜菜,一个棚纯收益一万二以上,一年纯收入二三十万元。”前后收入差几十倍,农户苍云朋乐得合不拢嘴。

  “专家来了就住在村里的办公室,吃饭就在伙房自己做,有些女同志,小孩才几个月,抛家舍业跟着我们干。农科院园艺分院的老教授快60岁了,栽苗期手把手教农民,在地里摸爬滚打,我们看了都心疼。看到番茄叶面卷曲,专家自己买来红糖给作物喷施……”每当说起这些可亲可敬的科技人员,高希英的眼圈总是红红的。

  农民说,我们有困难时,打个电话专家就来了,丰收后我们要请专家吃饭,专家却都走了。

  科技人员的付出,正是“为了大地的丰收,为了农民的微笑”。

  令人倍感欣喜的是,今年黑龙江省粮食总产有望再创历史新高,可以说,科技的注入支撑了黑龙江省粮食实现“九连增”,农民收入实现“九连快”!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耕耘“三农”56载,黑龙江省农科院这棵参天大树已根深叶茂,硕果累累,而在新绿抽芽处,含苞待放时,她又在孕育着新的生机,这饱含着创新、向上和希望!

热词:

  • 农科院
  • 论文
  • 农民培训
  • 种子处理
  • 一年三茬
  • 窄行密植
  • 成果应用
  • 农民收入
  • 农民人均纯收入
  • 苗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