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7+农业 > 微播间 >

认证危机致30万斤有机麦滞销 生态农业盼政策扶持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7日 09:53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热点专题

  • #

    2012国庆特别节目

    今年的《乡村大集合》在总结去年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演播室录制与外景小片相结合,每集一个主题,在嘉宾选择、内容整合、风格统一上都有了一些全新的变化,打造农业节目国庆“七天乐”,实现既有品位、又有可视性,体现农业节目的特色,从而进一步提升社会影响力。

  • #

    第十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

    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以下简称农交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九届,在宣传农业政策、展示农业成就、推广农业技术、活跃农产品流通、促进贸易合作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保障农产品供应、促进农民增收、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做出了积极贡献。

  • #

    第七届全国农民运动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农民运动会,也称南阳农运会,将于2012年9月16日至9月22日,在河南省南阳市举办。此次运动会共设田径、篮球、乒乓球、游泳、中国式摔跤、象棋、自行车载重、武术、民兵军事三项、龙舟、舞龙舞狮、毽球花毽、风筝、钓鱼、健身秧歌15个大项。

  • #

    2012中国新疆特色林果产业发展高峰论坛

    7+农业推出2012新疆林果论坛独家视频报道“我在现场”。7+农业记者李洁、张省、杨亚菲已经到达新疆,他们会实时发回此次论坛活动的现场报道,7+农业将及时更新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 #

    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创办四年来,“新农村电视艺术节”作为展示优秀对农电视作品、展现各地新农村风貌的重要平台,得到了各级领导与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影响力、权威性与日俱增,已成为目前惟一服务“三农”的国家级大型电视艺术节庆活动。

>>>进入[7+农业]频道

>>>进入[微播间]

  “电视里都说有机食品好,怎么我们这里的有机小麦就这么难卖?”河北农民陈福和百思不得其解。

  陈福和是河北清苑县李庄乡北李各庄村村民。去年,他加入当地的专业合作社,按照合作社“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的有机方式种植了8亩有机小麦,但今年6月小麦收割完后,5000斤小麦还全部搁在自家仓库里,“到现在也没卖出去。”

  当初合作社承诺的价格是每斤比普通小麦高出5角至1元钱,见无人收麦,陈福和降低标准,每斤只要高出2角就成,但即便这样小麦依然无人问津。

  有机小麦滞销在当地并非个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韩建明家里有3000斤,陈建奎家里也有4000多斤小麦……这些村民家里滞销的小麦加起来多达30万斤,他们现在也只能焦急地等着收麦的消息。

  村里的有机化运动

  北李各庄全村共有1000多户人家。去年,村民陈立业发起一场有机合作社运动,鼓动37户农民加入了自己建立的 “清苑县原生态农作物专业合作社”。

  “因为有机需要认证,我们只能以生态合作社的方式办理。”回想起办生态合作社的初衷,陈立业告诉记者,这主要是受近年不断出现的各类食品安全事件所触发。他与37户村民签订合作社协议,并规划以点带面建立生态农业示范村,大力推广有机农产品(5.57,0.00,0.00%)。不用任何化肥、不打任何农药、不用除草剂——这是陈立业对合作社社员最基本的要求。

  改变了农药化肥的种植方式,入社村民又像是回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传统种植方式:用鸡粪牛粪替代常用的化肥,人工除草替代除草剂。

  社员陈建奎对比了两种种植方式,最大的区别是肥料——种植一亩地需要施一方牛粪和一方鸡粪或猪粪,大概是200元左右,而化肥大概需要250元。“如果使用粪肥,用工成本会提高一倍,比如一亩地施粪肥需要一个工。”陈立业解释说,如果仅施用单一的粪肥,会造成土地板结,因此粪肥往往都配合着使用。

  由于合作社摒弃了除草剂,这使得人工除草成为用工最多的部分。陈建奎估计,一亩地除草需要一天工,而小麦生长过程中需要除两至三次草。

  遭遇“不好卖”窘境

  有社员估算,如果刨除人工成本,有机种植和化肥农药的种植成本差距不大,约为500~600元。“如果肥料用得多,可能硬性成本会到600元,最大的差别是在除草的(人工)成本上。”

  但在实际种植过程中,村民也发现了新问题。韩建明说,玉米不打药不用化肥,玉米棒子会结得很高,这样收玉米时费工夫,如果遇到大风还容易发生倒伏。

  今年6月的小麦收割季节,有社员发现,与其他用农药化肥种植的情况相比,有机麦的收成每亩普遍减少200斤左右。不过,由于当初合作社承诺有机小麦会以较高的价格收购,这让社员们略感安慰,认为这可以弥补损失。但这样的期望并没有实现,不少村民望着家里堆积的小麦备感焦虑,这也让社长陈立业犯愁。

  村民韩建明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机小麦是好吃多了,但一家人吃一年也就吃几百斤,家里几千斤小麦又怎么办?”

  面对社员的责难,陈立业每次都只能重复着一句话:“先别急,你们先别急。”但面对这批滞销的小麦,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急——小麦再卖不出去,明年就会有很多人退社了。

  韩建明决定再试一年。前不久,小麦播种季到了,韩建明按有机种植方式播下了新的种子。“不试也没办法,我们加入合作社时都签订协议了。”

  不过记者发现,合作社章程里也提到,成员入社“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热词:

  • 微播间
  • 有机种植
  • 有机认证
  • 生态农业
  • 有机化
  • 有机农产品
  • 有机产品
  • 农民专业合作社
  • 政策扶持
  • 种植方式